历史上,胡人并没把汉人当两脚羊,那为何说是五胡乱华、神州陆沉?

时间:2019-09-07 20:29:1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编者按:许多对两晋历史略有耳闻但未曾通览的朋友,往往有一个疑问。网传说法说五胡乱华时胡人以汉人为食,并将后者称作“两脚羊”,这是真的吗?

胡人是否曾大规模的以汉人为食?这事可以很坦白地告诉大家:不存在。中国历史上因缺粮而食人很常见,但整个两晋十六国时期并非由于粮食缺乏,而大规模食人的情况有史可查的只有一起,是河间王司马颙麾下的汉人大将张方(虐杀司马乂,炙而杀之)干的。换而言之,从道德水准上来谴责异族,肯定是说不通的。但是之所以连后世的圣君李世民都有“夷狄人面兽心”的评价,则是因为在封建社会背景下,异族往往更倾向于考虑本民族利益,在汉人看来则往往是背信弃义。五胡乱华时代除了阶级矛盾之外,往往还有胡人施加于汉人的民族矛盾。

▲五胡乱华惨烈,但也需要辩证看待

异族落后的社会组织结构,对于生产力和文化往往会形成很消极的作用。西罗马帝国崩溃后,绝大部分日耳曼人其实并不算残暴,颇有克洛维、狄奥多里克这样的贤君,他们的统治比起东方五胡中的匈奴、羯、慕容鲜卑算得上宽仁有德,然而西欧仍然长期陷入生产力与文化发展缓慢的黑暗时代,这是蛮族的落后性质导致的。不过,对于东方的五胡等异族,我们也不应一概而论。平心而论,五胡乱华的滥觞匈奴王刘渊,也算得上半个英雄。刘渊汉文化造诣很深,与晋朝大量名士交游,得到好评。

▲匈奴王刘渊算得上半个英雄

但如果我们相信所谓刘渊本来毫无野心,只是因为晋朝廷对其“非我族类”的猜忌才将其逼上反晋之路的说法,也未免将这位枭雄想得太白莲花了。在公元300年之前(八王之乱在300年之后才激化),刘渊就已经娶氐族首领单征之女单氏为侧室,考虑到后来匈奴果然通过这层关系得到很多羌氐部落的支持,这样的跨族联姻目的可想而知。刘渊建立匈奴汉国之后,面临着匈奴族人的汉化程度和眼界都远未跟上他本人水平的矛盾。因此刘渊难以有效地实施将匈奴贵族转化为汉人士族的改革,也无法完全制止匈奴军队对汉人百姓的劫掠与杀害,然而这些野蛮的匈奴人都是他的基本盘。刘渊只能采取胡汉分治的方式和稀泥,并在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之前就早早去世。其子刘聪和其孙刘粲都以野蛮嗜杀著称,且压迫汉人,匈奴人的统治也就走向末路,虽然有旁支刘矅试图振兴,终究由石勒的羯族取代。

▲过河拆桥的羯族领袖石勒

羯人首领石勒以狡诈卑鄙著称,是借助汉族流民力量发迹而后过河拆桥的人物。在势力稳固之前,石勒将自己打扮成汉人流民利益的代言者,并拉拢庶族地主以打击支持残晋力量的士族势力。当在河北统治稳定后,石勒就以羯族为基础,广泛招募进入中国北方的白种杂胡,凭借这些来自西域和中亚的高加索人种构筑起称作“国人”的特权阶层压迫汉人,同时收买大量缺乏气节的汉人庶族地主作为帮凶,建立起反动的统治。冷研之前的文章《如果不是冉闵的杀胡令,这个内亚帝国就要在黄河流域立住脚了?》对此有所论述。

▲后赵帝国是五胡乱华中最为黑暗的时代

之后,冉闵政治远见不足而被鲜卑慕容氏消灭,慕容氏的统治往往被溢美。实质上前燕慕容氏虽然汉化程度尚可,但慕容俊、慕容恪兄弟的反动程度比起羯族石氏也不遑多让。前燕师法曹魏的屯田制度,然而前燕王朝的屯田叫做军封,是和众多贵族豪强共同经营的,出粮食了贵族豪强拿大头,国家只能拿小头;因此华北平原大量人口成为国家农奴,比例远高于曹魏时代。慕容恪去世后不久,悦绾一次出户,就解放了20多万户,100多万口屯田户。悦绾的改革并未持续,就被慕容评所杀。

▲名过其实的“古之遗爱”慕容恪实际上是豪强地主的保护神

即便不是屯田户的普通底层百姓,在前燕治下也一样痛苦不堪,“赋法靡恒,役之非道”,比起后赵石氏的残暴统治,亦不见得要好。氐羌二族从东汉末年开始和汉人相爱相杀,受汉文化侵染程度深,其统治倒是有可称之处。苻坚王猛这一对能君贤相能够打击豪强,保护底层人民利益。而《苻坚载记》中称苻坚继位后北地文化才复兴,可见之前石勒、慕容俊之流的文教工作不过是面子工夫,实效有限。然而苻坚在攻灭关东的前燕之后,没有将打击豪强的政策推进到关东,而是保障了关东豪强利益来换取快速稳定北方局面来进攻东晋,这样的做法当然无法长久,最后身死国灭。

▲苻坚有进步的一面,是应该肯定的,但他不具备平定天下的大格局

羌族姚兴也是可圈可点的贤君,在爱护汉人方面甚至比苻坚更胜一筹,其子姚泓也能力不差。但羌族后秦毕竟格局有限,无法带来长期稳定局面,终为刘裕所灭。最后勃兴的北魏拓跋氏实质上在拓跋珪时代汉化程度已经很高,拓跋珪试图在鲜卑贵族中效仿晋朝的清议体制,已经看到后世孝文帝改革的雏形。只是因为其孙拓跋焘对于汉化的反动,导致拓跋鲜卑的汉化倾向才往往被低估。

▲北周武帝宇文邕剧照

北魏王朝统治下,社会相对安定,文化繁盛,与十六国时代大不相同,因此北朝一般不被视作五胡乱华的一部分,当然也绝非黑暗时代。拓跋鲜卑及随后的宇文鲜卑往往也被列于五胡之外,譬如北周武帝宇文邕就曾说“朕非五胡”。由于孝文帝的英年早逝,汉化改革的弊病未曾解决,导致后世六镇兵变后的鲜卑化反动,但北齐北周仍又向汉化方向发展。而杨坚以篡弑的激进手段加速了这个过程,隋唐盛世从北朝的机体中诞生,这是以北朝本身汉化底蕴可观为基础的。因此北朝确实不应视作“五胡乱华,神州陆沉”的一部分了。

①《晋书·卷一百一·载记第一》:龆龀英慧,七岁遭母忧,擗踊号叫,哀感旁邻,宗族部落咸共叹赏。时司空太原王昶闻而嘉之,并遣吊赙。幼好学,师事上党崔游,习《毛诗》、《京氏易》、《马氏尚书》,尤好《春秋左氏传》、《孙吴兵法》,略皆诵之,《史》、《汉》、诸子,无不综览。尝谓同门生朱纪、范隆曰:“吾每观书传,常鄙随陆无武,降灌无文。道由人弘,一物之不知者,固君子之所耻也。二生遇高皇而不能建封侯之业,两公属太宗而不能开庠序之美,惜哉!”

②《晋书·慕容暐载记》:暐仆射悦绾言于暐曰:"太宰政尚宽和,百姓多有隐附。《传》曰,唯有德者可以宽临众,其次莫如猛。今诸军营户,三分共贯,风教陵弊,威纲不举,宜悉罢军封,以实天府之饶,肃明法令,以清四海。"暐纳之。绾既定制,朝野震惊,出户二十余万。慕容评大不平,寻贼绾,杀之。

③《晋书·慕容暐载记》:赋法靡恒,役之非道。郡县守宰每于差调之际,无不舍越殷强,首先贫弱,行留俱窘,资赡无所,人怀嗟怨,遂致奔亡,进阙供国之饶,退离蚕农之要。兵岂在多,贵于用命

④《晋书·苻坚载记》:自永嘉之乱,庠序无闻,及坚之僭,颇留心儒学,王猛整齐风俗,政理称举,学校渐兴。关、陇清晏,百姓丰乐,自长安至于诸州,皆夹路树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驿,旅行者取给于途,工商贸贩于道。百姓歌之曰:“长安大街,夹树杨槐。下走朱轮,上有鸾栖。英彦云集,诲我萌黎。”

⑤《资治通鉴》:十一月, 魏主珪如西宫,命宗室置宗师,八国置大师、小师,州郡亦各置师,以辨宗党,与才行,如魏晋中正之职。

⑥《广弘明集》:佛生西域,寄传东夏,厚其风教,殊乖中国,仅魏晋世,似有若无,五胡乱治,风化方盛。朕非五胡,心无敬事,既非正教,所以废之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残星几点哥,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