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中死的最可惜的人,若他不死可能超越诸葛亮成为千古第一人?

时间:2020-03-30 22:17:55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大家好,我叫庞统,绰号“丑男”,啊不,是绰号“凤雏”。

诶,没办法,被人“丑男”叫了几百年,想改口还真难!有时候连我自己都顺口当自己是“丑男”了。

我的容貌问题

其实,我冤,我真的冤,关于我的容貌问题,足可以六月飞雪、大旱三年。

在罗贯中的《三国演义》里,他把我说的离奇的丑:“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形容古怪”,在整本书里,我就一直顶着“丑男”帽子——直到死!我这形象吧,对比我那个身长八尺、仪容伟岸、人见人爱的同学诸葛亮,我的存在简直就是专门来制造反差萌的!

其实呢,我呸,老罗他这是赤裸裸的嫉妒!不信的话,咱看信史:

陈寿在《三国志》是这么说我的:少时朴钝,未有识者。啥意思?就是我长得很亲民、很朴素!但绝不是丑!

我们同朝杨戏的《季汉辅臣赞》是这么夸我的:军师美至,雅气晔晔。看到没,“军师美至,雅气晔晔”这是在说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无论怎么说,“丑”字跟我就不沾边!

只有后来的罗贯中,那老小子坏得很,非要说我丑,没办法,我早就死透了,即便按不住棺材板,也没法跳出来和他理论。

凤雏这块金字招牌

知道我是谁发现的吗?水镜先生司马徽。说起我俩的事,还有一段传奇:

庞统字士元,襄阳人也。少时朴钝,未有识者。颍川司马徽清雅有知人鉴,统弱冠往见徽,徽采桑於树上,坐统在树下,共语自昼至夜。徽甚异之,称统当南州士之冠冕。

翻译一下,就是我20来岁的时候跑去见司马徽,司马徽老头子正在爬树采桑葚,我俩就在树底下侃大山,结果一辈子没对手的司马徽,居然跟我唠了一整天。就这一次,老司马认定了我是南方人中的NO.1!

而这,就是我“凤雏”金字招牌的起点。

其实,颍川名士司马徽之所以这么看得起我,完全因为我的背后有一个超级经理人——我叔叔庞德公。

在荆州这地面,论资历、论名望,我叔庞德公才是首屈一指,司马徽都比他要矮半头。当然,最关键的是我叔和司马徽俩人是老铁。

我庞统作为老庞家最优秀的一根苗,我叔庞德公一定要为我打造一块金字招牌。

也正因为此,司马徽才会跟我一小年轻唠了一整天,这既是因为我有才,也是因为我叔。

既然得到了司马徽的“南州冠冕”的赞誉,我叔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他给我了一顶金光闪闪的招牌——凤雏。

求职之路

有了叔叔庞德公亲手打造的金字招牌,在汉末三国那个乱世,按说我这职场之路一帆风顺才对,可事实却是,老庞我几乎就没顺过

“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我这一身本事,自然也得找个平台发挥一下。作为一个南方人,我首先想到的是江南的孙权。

但是,“据说”我和孙老板的见面有点尴尬。我俩的对话是这样的:

孙老板问:小庞啊,你都有啥本事?学的是儒家、道家、法家,还是阴阳家、纵横家?

嘿,孙老板居然拿老掉牙的诸子百家考验我,这不是侮辱我吗?那我也就老实不客气的怼了回去:我啊,无门无派,但是我啥都会!

这回答就类似于你们21世纪的人才应聘,唐骏回答马云:我虽然只有一张西太平洋大学的结业证,但我比985、211毕业的那帮货们,牛多了,用我你就对了。

结果孙老板阴了脸:这么牛?那你比我这边的周瑜大都督咋样?

我又一次怼了回去:我俩不在一个领域。

结果,这一下捅了马蜂窝了,后来我才明白:孙老板这辈子最服的就是总经理周瑜,可我一个面试的,居然直接就把CEO给踹一边去了,孙董事长能喜欢我才怪。

彼时,我想着自己一身才华,还挂着闪亮亮的金字招牌,孙老板对我应该视若珍宝才对,他应该对我吹的牛,有百分百的信任。可惜我这种想法,就是典型的职场小白思维

结果,你们也都知道,我被孙董事长一巴掌拍了出去。

关于这事,后人都说我老庞情商太低,脑子秀逗,不会来事,活该被雪藏。

其实上面这情节,纯属“演义”,都是后世那个叫罗贯中的编出来的。试想我一职场小白,无论有多牛掰,我也不会傻到拿自己跟CEO比高低,那纯属找死。

实际情况嘛,比这要简单的多:

我当年其实就是周CEO的从事,也就是秘书,平时我跟周CEO接触还是很多的,凭心而论,CEO的本事和品性,我是非常之佩服,堪称我老庞一辈子的楷模。跟他比?我那会儿根本不够格。

不过,戏剧的是,我所在的耒阳县,居然在“借荆州”的过程中,被后来的老板——刘皇叔“借”走了,摇身一变,我就成了刘老板的下属。

原想着刘老板刚创业,无论是执业经理人还是分区经理都奇缺,对于我这样的人才,应该重视、重用才对,可没成想,居然对我不闻不问。

问世间,比怀才不遇还郁闷的事,有吗?

于是,我果断撂挑子不干了——耒阳县令这小芝麻官,谁爱干谁干!

你还别说,我这耍赖的招数果然惊动了刘董事长,不过,刘董事长一开始是想拿我“杀鸡吓猴”的。

关键时刻,幸亏有老朋友鲁肃,以及和我齐名的卧龙诸葛亮的求情,刘老板终于发现了我的才华。我凤雏,终于要飞了。

我和卧龙谁厉害?

看过《三国演义》的都知道,凤雏、卧龙齐名,司马徽老先生甚至还说:二者得一可安天下。

但是,所谓凤雏,就是小凤凰,对这个名号我本来不太满意,为啥不让我叫“x龙”或者“龙x”呢?直到后来,我见到了“龙”的真正归属——诸葛亮。

我叔叔直接把“卧龙”的名号给了他,我凤雏,他卧龙,虽然是齐名,但后人一直想知道我俩谁更厉害。关于这个问题,我今天也不藏着掖着,大胆来一把“龙凤大比拼”:

首先,必须说,卧龙啊,他太完美了,他做事,几乎都要严格按规矩来、按道德约束来。一句话,他是以圣人标准在要求自己。其实,在我看来,他活的太累了

而我更追求雷霆霹雳的结果,对我来说,俗世的规范、约束,并不适合我这样的人,我更在乎结果,而不在乎手段和过程。简单说,我是一名实用主义者。

如果非要对比一下,我可以这么说:论智商,我俩半斤八两,各有所长。但是,刘备集团在占领益州的时候,我出力比诸葛亮还多。

换句话说,如果论治国安邦,我可真比不了孔明;可如果开疆拓土,耍奇谋诡计,我老庞那一点都不比孔明差。

这不同的性格,就决定了我和孔明完全不同的职场之路

拿下益州

我入伙不久,刘老大就决定开辟四川市场,他果断选择带我一起闯江湖,而不是卧龙。

之所以选我而不是卧龙,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荆州的稳固需要孔明这样的理政高手;二是因为夺取本家刘璋的地盘,没有道德负担的我更适合。

这一点,从我献的“上、中、下”三条计策就能看出来:

上策:率领精兵,突袭成都,斩首刘璋,就能占领四川全境;

中策:就地开花,逐步蚕食,占领四川;

下策:咱回荆州,稳扎稳打,慢慢推进。

这三条计策中,尤其上计,以卧龙的道德约束,他就算想到,也不屑于使用。

最后,刘老大选择了中策——他要一边收买人心,一边开辟市场。刘老大,求的就是一个“稳”字。

既然如此,当小弟的我,也只能尽心尽力地帮助老大。

只是可惜,在围攻雒县时,一只不长眼的箭,要了我的老命!我死了,在我人生事业的快速上升期,死在了战场上。临死前,我觉得我对不起司马徽,更对不起叔叔庞德公。

有人批评我太急躁、太鲁莽,老庞又不是战将,不该亲临前线,这不是越俎代庖吗?

我确实急了一点,但我能不急吗?北面的曹操对四川这块地,虎视眈眈不是一天两天了,私下里早就预当自留地了。

我之所以急,是在和时间赛跑,和曹操拼速度。

只是可惜,我就没人家曹操的命——你看人家曹阿瞒:被董卓追杀过,被吕布火烧过,被张绣追砍过,被审配伏击过……可人家曹阿瞒就是命大、死不了。

啥也不说了,这都是命。


如果我不死

最后来说一个千古疑问“如果我没死,刘皇叔的未来能走多远?”

嘿,告诉你吧,这个答案是——不可限量。

司马徽那句“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可绝不是广告词。不但我俩的金字招牌含金量很高,而且我俩还是“黄金搭档”。

前面说了,卧龙和凤雏,其实是一正一奇的关系

孔明更擅长治国理政、战略规划、治军安民,他的特点是稳扎稳打、谨慎严整,堪称这个时代的最强之盾,无论是谁,想在正面击败孔明,那几乎都不可能。

换句话说,只要有孔明在,刘老板的根基,永远都没问题。

而我呢,相比之下,就是锋锐之矛,我更擅长寻找和捕捉战机,在瞬息之间,发起进攻,论战术实施,我比孔明更适合。

如果我不死,卧龙就会和关云长一起镇守荆州,也就不会有后来“大意失荆州”,而荆州就会成为威胁曹魏东南门户的一门重炮。

有卧龙料理和稳定后方,加上善用诡道的我,嘿嘿,老曹家的墙角,注定要被我们挖个底朝天。

只是可惜,我死的太早了,我死之后,刘老板身边的战术高手,只剩下了一个法正,而法正死后,就只剩下了一条孤独的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