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大师诸葛亮,轻轻松松将蔡瑁、刘表玩弄于股掌之上

时间:2019-07-29 13:26:18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这才是真正的诸葛亮(9)

主笔:闲乐生

诸葛亮在”隆中对“给刘备提出的一揽子战略计划中,第一步就是趁北方曹操尚未攻来,取刘表而代之,占据荆州这个”用武之国“,以此联孙抗曹。

如果在几年前,刘备绝对不会听从诸葛亮这个计策,一则他与刘表有同宗之谊,而且在刘备最落魄的时候收留了他,并以上宾之礼相待,还给他兵给他粮,让他驻扎在新野,若鸠占鹊巢,多少于名声有损;二则刘表经营荆州十八年,其势力盘根错节,宗族同乡门生姻亲遍布郡县,想把他拉下台谈何容易;三则刘备之前还对刘表抱有幻想,毕竟刘表是党人、名士,与宦官之后曹操是政治的对立面,且又是汉室宗亲,与自己一样都是西汉景帝之后,他们二人联手,必能打败曹操,兴复汉室。

然而,这三条障碍在这几年间,已一一破灭了,首先,刘备在荆州厚树恩德、广布信义,又听从诸葛亮之计,在南阳游户中招兵征税,操练水军,实力日增,引得刘表甚为疑忌,二人表面虽维持亲密,实则剑拔弩张,郭颁《魏晋世语》所述之刘表设鸿门宴加害刘备、刘备乘的卢马逃脱一事虽然可信度不高,但也从侧面说明了二刘当时面和心不和,乃众所周知之事。另外,这些年来,刘备多次劝刘表趁曹操征伐北方之时偷袭许昌,刘表皆不听,最可惜的是建安十二年曹操北征乌桓,身陷塞北之地近一年,刘表竟始终不敢袭许!刘备没来荆州之前,已在曹操身边听说过大家对刘表的评价,比如贾诩就说刘表乃“平世三公之才,然不见事变,多疑无决,无能为也。”但直到此时,刘备才深刻体会到了这点。而当曹操北征乌桓凯旋而归,刘表竟又向刘备表示了悔恨:"不用君言,失此大机会矣。"(注1)

刘备对刘表的“多疑无决”已然无语,但也只能无奈的安慰他道:“今天下分裂,干戈日起,事机之来,岂有终极乎?若能应之于后者,则此未足为恨也。”

看来,正如诸葛亮“隆中对”所言,靠刘表是绝不可能守住荆州的。能抓住机会的人永远都有机会,不能抓住机会的人永远都只能后悔!为今之计,刘备只有取而代之,但唯有一点,刘表毕竟经营荆州十八年之久,这些年来投归刘备的荆州豪杰虽日益多,但最强大的两个豪族蒯氏与蔡氏仍尊奉刘表,并对刘备防备甚深,这件事,不好办。

然而,诸葛亮却表示,这件事,不好办,但也不是完全办不了,既然是我提出来的,那就交给我吧!

刘备一时愕然。这诸葛亮再厉害再聪明,也毕竟只是隆中乡下一个二十七岁的农夫,他如何有能量,能为刘备这个寄人篱下的客将,夺来荆州最高领导权呢?

诸葛亮笑了,我是农夫,但我可不是个普通的农夫,别忘了,刘表是我老婆的姨夫,蔡氏家族是我老婆的母家,蒯氏家族是姐姐的婆家,我与荆州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件事不交给我,还能交给谁呢?

刘备狂喜:看来先生是胸有成足了?但具体我们要怎么做呢?

诸葛亮于是给刘备分析:这件事的关键还在刘表,如今刘表虽对将军既防备又忌惮,但我只要稍使手段,就可以让刘表改变想法,最终哭着将荆州托付给将军。

啊,这怎么可能呢?

现在当然不可能,但我们只要抓住一个突破口,就一定能突破刘表的心理防线。这个突破口,就是刘表的长子刘琦。

哦~~~刘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顿时茅塞大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先生真乃高人也,备心服口服了。

刘备真的是震惊了,他请诸葛亮出山本是看重其战略规划能力,没想到,这小伙子对于权谋宫斗也有一套,看来,这位深不可测的卧龙先生还有很多能力没展现出来,只有期待了。

原来,刘表有两个儿子,长子刘琦,次子刘琮。最初刘表更喜欢刘琦,也早将刘琦预订为自己的接班人,原因跟袁绍差不多,袁绍更喜欢和自己一样帅的三子袁尚,刘表也更喜欢长得跟自己一样帅的刘琦(史书说刘表身高八尺,姿貌温伟)。但后来,虽然不够帅,但能说会道、很有女人缘的次子刘琮,想方设法搭上了继母蔡氏这条线,形势立刻发生了变化。

当初,年轻貌美的蔡氏嫁给垂垂老矣的刘表做续弦,目的就是巩固蔡氏家族在荆州的权力与地位,如今刘表日益衰老,说不准哪日就归天了,蔡氏自然要为自己找后路,所谓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她既然是继母,自己没有儿子,那么只能依靠两个继子了,而刘琦身为嫡长子,接班在望,自然疏忽了与蔡氏搞好关系,结果被刘琮趁虚而入,大献殷勤,夺得了蔡氏的垂青。蔡氏遂将自己的侄女(也就是蔡氏家族当家人、刘表军师蔡瑁的女儿)嫁给了刘琮。如此一来,若刘琮上位,则“太后”和“皇后”都属蔡氏家族,蔡氏家族的地位必然稳如泰山(注2)。

于是,两位蔡氏联合蔡瑁、张允(刘表外甥)组成夺嗣集团,每天轮流在刘表耳边吹嘘刘琮、诋毁刘琦,搞得就连敌国曹丕都知道当时“刘琮有善,虽小必闻;有过,虽大必蔽。蔡氏称美于内,瑁、允叹德于外。”(注3)

如此,刘表可能为蔡氏家族所裹挟(蔡家为荆州头号豪强,拥有大量财富、产业与私家武装,刘表有时亦不得不为其所左右),又可能为其所迷惑,总之,刘表日益疏远了刘琦,并开始偏向立刘琮为储。刘琦生性慈孝,根本玩儿不来这种“宫斗戏码”,身边也没有一个得力的夺嗣班底,甚至连一个可商量的智士都没有,如今又亲爹不喜,后娘不爱,危机四伏,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他听说表妹黄氏嫁给了一个号称”卧龙“的高人,几番接触下来发现确是一个智谋之士,于是多次向诸葛亮讨教”自安之术”,却每次都被诸葛亮托词拒绝。

当时,诸葛亮并不想蹚这趟浑水,蔡氏家族不但势力强大,而且是他老婆的母家,面子上抹不开,况且事情万一传出去,不但刘琦危险,他自己也难在荆州立足了。再说了,这种事情只有刘琦被逼到一定份儿上,自觉危险至极,时不我待,他才会听得进诸葛亮的以退为进之计。

然而,事到如今,刘表已年老体衰时日无多,曹操又厉兵秣马随时南征,诸葛亮也正式投入刘备麾下,现在若继续观望,只恐让荆州所托非人,到时只会白白便宜了曹操。

所以,隆中对策之后,诸葛亮便再未躲避刘琦,并爽快接受其邀请,来到襄阳刘琦府邸,与其游观后园,登上高楼饮宴,刘琦见诸葛亮言语之间似有松动,便命人将楼梯撤去,确定不会隔墙有耳了,这才哀求道:“今上不着天,下不接地,旁无他人,言出子口,只入吾耳,决然不会泄露,先生可以言否?”

诸葛亮心想这刘琦也不傻嘛,孺子可教也,于是点拨他道:“君不见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居外而安乎?”

春秋时期,晋献公的宠妃骊姬欲立其幼子悉齐为嗣,于是联合亲信,发动内乱,太子申生不愿逃亡,结果被害;而公子重耳带了一群大臣顺利逃走,而后流亡列国十九年,最终在秦穆公的帮助下,回到晋国拨乱反正,即位为晋文公,创立晋国霸业。

刘琦一听,立刻感悟:诸葛亮这是叫他学习重耳,离开政治漩涡,去外面发展势力、结交外援,等待机会回来拨乱反正啊!

诸葛亮又告诉刘琦,重耳的外援是秦穆公,你的外援就是左将军刘备。

刘琦当下大喜,刘备乃当世枭雄,有他相助,蔡瑁张允之辈有何惧哉!

于是,在诸葛亮的牵线下,刘备与刘琦暗自结成政治同盟,等待时机,共抗蔡瑁张允。

而就在这时,江东孙权突然发威,率军攻入荆州东面门户江夏郡,屠洗夏口(今湖北汉口,为长江与汉江交汇处),将其仇人黄祖枭首,并虏其男女数万口,威震江南。刘表吓得立刻病倒,遂紧急召集群臣商量应对之策,在此关键时刻,孝顺的刘琦来给父亲分忧了,他竟主动要求率军前往残破的江夏,以抵御孙权,屏藩荆州。

蔡瑁等人正发愁不知如何应对这内忧外患,现在“内忧”竟然主动上门,要求去对付"外患",这可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于是力劝刘表让刘琦代黄祖为江夏太守。结果刘琦如愿来到江夏,因此时孙权后方山越作乱已退回江东,刘琦遂得以监军于外,手握万余江夏水军,与樊城刘备暗通款曲,静待时机。

蔡瑁觉得自己好像傻逼了一回,但没关系,毕竟刘表快死了,曹操也快来了,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罢了。

果然,不久,建安十三年七月,刘表病重,各大势力乃蠢蠢欲动,山雨欲来,风满楼。

首先,曹操展开应对,他立即召开军事会议,准备伐荆事宜。

与此同时,刘备与刘琦也接到消息,他们立刻放下军中事宜,星夜赶往襄阳,准备面见刘表,亮剑出鞘,摊牌决胜。

蔡瑁张允等人当然不可能让刘琦见到刘表,在这关键时刻,万一刘表又想起刘琦的好来,回心转意立其为接班人,那他们可就惨了,于是二人拦在病房门口,坚决不让刘琦进去探望,并准备了一大套说辞:“将军命君抚临江夏,守荆州东面门户,其任至重。今弃众擅来,江夏若有险,主公必怒责于你。你号称慈孝,岂能破坏尊亲之情绪,加重其病情,此非孝敬之道也。”刘琦说也说不过他们,打也打不过他们,只好哭着离开了。

襄阳百姓看着悲伤的刘琦在大街上哭啼,都觉得蔡瑁张允太过分了,竟然不让儿子见父亲最后一面,还好意思提“孝敬之道”?

刘琦此行,虽未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但总算在舆论上获得了一定的支持(注4)。

另外一边,刘备却见到了刘表。大概蔡瑁张允他们以为刘表一向疑忌刘备,所以放他们见面,又有何妨。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刘表一见刘备,竟然哭着托起孤来:“我子皆不成器,而诸将并零落(如黄祖),我死之后,卿便摄荆州,我那不肖二子,也一并托付予卿了。”话虽突然,但言语间不似试探,倒是有万分的无奈。(注5)

刘备听了这话觉得好耳熟,哦~~~当年陶谦将徐州让于我,说的也是类似的话。

想到这儿,他不禁太佩服孔明了,一句“重耳居外而安”,就让刘琦掌握了江夏重兵,得与自己的南阳兵联手,兵力加起来超过两万,比襄阳城内的荆州兵还要多出将近一倍。如今刘表命不久矣,曹操又已攻来,他自然得掂量掂量后果了!

确实,刘表这下傻眼了。就在前几年,袁绍的长子袁谭也是占据了青州,与继承了袁绍之位的三子袁尚发生火并,刘表还特意各写了一封信劝他们兄弟齐心、共抗曹操,不要让亲者痛仇者快(注6),不料二袁已杀红了眼,根本听不进去,结果被曹操渔翁得利,终将二袁赶尽杀绝。刘表虽然“多疑无决”,但也不是脑残,二袁之败,殷鉴不远,为今之计,还不如将荆州和两个儿子都托付给刘备,也免得兄弟阋墙、手足相伤,又白白便宜了那个曹操!

然而,旁边的蔡氏姐弟与张允蒯越等人听到这句话,顿时大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刘表居然要把荆州托付给刘备,这荆州可是能说送就送的吗?经过我们同意了吗?但没办法,刘表话已说出口,现在就看刘备怎么应对了,如果刘备敢答应,蔡、蒯二人绝不会让刘备全身而退。

其实,就算蔡、蒯二人也附和刘表,刘备也会像当年徐州那样谦虚个几回合,最后拗不过去了再答应,这样才保险;何况现在蔡、蒯二人面色阴沉,眼睛冒绿光?刘备察言观色,于是赶紧拒绝:"诸子自贤,君不用担忧,可安心养病。”说完便推脱军务告辞退出,回去再和诸葛亮从长计议吧!

刘表的同乡兼幕僚伊籍向来与刘备相善,他见此情景颇为刘备可惜,于是追出府去劝刘备答应刘表,刘备头也不回的说道:“此人待我厚,今从其言,人必以我为薄,所不忍也。”

其实哪有什么忍不忍,只有能不能罢了。当年,没有蒯氏与蔡氏的支持,刘表根本不可能拿下荆州(注7);所以如今,荆州也绝不是刘表说送就能送,刘备说接就能接的。伊籍,幼稚!

荆州,刘备做梦都想要,但绝不是现在。成大事者,必须能等。要隐藏自己的欲望,等待最好的时机,千万不要眼前利益迷惑了心智。这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往往是最诱人的,切记,切记。

注1:出自《三国志 先主传》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

注2:出自《后汉书 刘表传》:“二子:琦、琮。表初以琦貌类于己,甚爱之,后为琮娶其后妻蔡氏之侄,蔡氏遂爱琮而恶琦,毁誉之言日闻于表。”

注3:出自曹丕《典论》

注4:出自《三国志 刘表传》裴松之注引《典略》

注5:《魏书》《英雄纪》《汉魏春秋》三书皆记载此事,特别是《英雄纪》的作者,乃时任刘表幕僚、后任魏王曹操侍中的王粲,乃事件亲历者,可信度极高

注6:出自《三国志 刘表传》裴松之注引《魏氏春秋》

注7:出自《三国志 刘表传》裴松之注引司马彪《战略》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