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们死战,刘禅却先降;阿斗并不傻,只是没担当

时间:2018-01-05 19:46:01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后世有许多聪明人翻案,说,刘阿斗根本不笨,是大智若愚,是明哲保身,甚至是有大局观云云。

然而事实如何呢?

后来刘禅著名的乐不思蜀之前,有个细节。司马昭饮宴,出蜀汉歌舞,旁人悲戚,刘禅言笑自若。司马昭的评价是:

「人之无情,乃可至於是乎!虽使诸葛亮在,不能辅之久全,而况姜维邪?」

当然会有人分析说刘禅是大智若愚什么的。但司马昭根本没在乎他聪明不聪明。他的重点是,刘禅无情。

岂止无情,简直没有血性。

在刘禅投降前,他的儿子刘谌劝他:

「若理穷力屈,祸败必及,便当父子君臣背城一战,同死社稷,以见先帝可也。」

刘禅不听。刘谌自己去哭昭烈庙,先杀妻子,而后自杀。这是真刚烈。

刘禅投降前,成都的局势的确危险。刘禅自己,也确实朝政内乱,政令不一。所谓主暗而不知臣过。

但并非不能打。

姜维全师,尚在剑阁;钟会在汉中,已考虑回师。罗宪在东,霍弋在南。邓艾本是孤注一掷,侥幸成功。

若论艰难,刘璋在同等情况下,撑了刘备一年。孙权面对曹操大军临江、内部意见不一时,依然懂得奋起对抗。

更不用提刘禅他老子刘备,在徐州之败、汝南之败、当阳之败后,经历了多少次险境,照样还是挺过来的。

就在此事五年前,诸葛诞在淮南面对司马昭二十六万大军,还是死扛到了最后。

相比起三国其他案例,刘禅是:在还能打的前提下,自己选择了投降。

就是无情。就是

所谓黄皓专权,其实有点为尊者讳。因为众所周知,东汉用宦官者,多是天子的白手套,用来对付外戚。

黄皓一个宦官,有狗屁背景,还不是刘禅给他撑腰?

所以陈寿都直说了,用诸葛亮时,刘禅还是个循理之君;用了黄皓,刘禅就是昏君——问题是,天下皆知,诸葛亮在时,实乃蜀汉实际的掌权者。

所以是诸葛亮的光辉遮盖了刘禅的混蛋,刘禅自己本来就是个无情无才之人,关键时刻,自然就显出来了。

刘禅的性格,怎么形成的呢?

刘禅生于建安十二年,十三年就发生了当阳之战长坂之变,赵云保护他脱身。

到他懂事时,刘备已经坐领荆州,而他自己没有母亲。

刘备早年流离奔走、不避艰险、髀肉复生的感叹、得到卧龙的欢喜,刘禅都没经历过。

未成年,父亲逝世。诸葛亮为他统筹一切。二十八岁,诸葛亮逝世。三十刚过,妻子张皇后逝世。

到蒋琬246年过世时,刘禅时年近四十岁。

魏略曰:琬卒,禅乃自摄国事。

说他自小当了孤儿,之后当了四十年的傀儡……并不为过。

所以无情无血性,实在不奇怪。

刘禅投降前后,有个关键角色,谯周。

这本是个搞笑的家伙:

蜀记曰:周初见亮,左右皆笑。既出,有司请推笑者,亮曰:「孤尚不能忍,况左右乎!」

这人在蜀汉,根本不参与政治,只是个絮絮叨叨的儒生。

周虽不与政事,以儒行见礼,时访大议,辄据经以对,而后生好事者亦咨问所疑焉。

如上所述,谯周劝刘禅投降前,刘禅有许多选项:去南中,东到白帝,坚守待援,都可以。

但谯周这个狗屁不通、不懂政治的王八蛋,就在那里说了:

南中心思叵测,不能去啊!——只要刘禅您降了魏国,魏国一定会厚待。

谯周还吹牛呢:魏国不裂土封您为王?我亲自去跟司马昭辩论!

魏不裂土以封陛下者,周请身诣京都,以古义争之。

司马昭若知道了,估计心想:神经病……

结果刘禅就听了他的话,投降了。怎么说呢?王八看绿豆,对眼了。

刘禅的心思,其实不难理解。

他自小无母,成年丧父,三十来岁丧妻。

他一生没受过苦难,却也没有过征伐的功业。

他父亲与关张奔走天下矢志不渝的汉室,对他而言只是个词汇。

他在成年后就没离开过成都。他的世界很狭小。他只想好好活着。姜维、罗宪、廖化、张翼们的奋斗,对他而言,太遥远了。

能活着就好。他一定是这样想的。他跟谯周一样不切实际,又因为从小到大,接触的人都没欺负过他(他父亲、诸葛亮、蒋琬、费祎都对他尊重),所以他一定觉得,只要自己乖乖的投降,就没啥事了吧?没血性就没血性呗,投降呗。

于是就降了。

虽然姜维们在剑阁怒吼“我等死战,奈何先降”,虽然姜维在竭力地“日月幽而复明”,但那些对刘禅而言,太遥远了。

——曹丕轻薄,但他经历过宛城之战。

——孙权不厚道,但他确实带兵打过仗,还亲自打过老虎。

——曹睿到过前线。曹髦甚至被认为有曹操的英武。

——三国靠谱的君主,多少都有过实际做事的经验。刘禅,没有。

最后一件搞笑的事。

“如果魏国不封您为王,我亲自去洛阳跟司马昭辩论!”

吹完牛,哄到蜀汉投降后,谯周没去洛阳。走到半路,到汉中,“哎呀我生病了,去不了了!”就这样怂了。

孙盛如此评点:

禅既闇主,周实驽臣。

刘禅和谯周,就是昏君加驽臣,笑煞邓艾,气煞姜维,逼死了自己的儿子。史有定论的一个无情之人,而已。

当年白帝城,话说到这地步,刘备不是不知道自己儿子有问题的。

毕竟刘备看人之准,从没错过眼。

后来孙皓降伏,三国一统之后,孙秀哭道:

昔讨逆壮年,以一校尉创立基业;今孙皓举江南而弃之!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当年孙策一个人创立基业,今孙皓举江南而弃之!这他妈什么人哪!

同理,昔昭烈、关张马赵黄、诸葛亮,以新野一县之地,奔走流离,创立基业,奠定西南,汉室得多享半个世纪,今刘禅举西南以弃之。这他妈什么人哪?!

自然有和平主义者会说,刘禅降得明智,他降了,百姓不受苦。

嘿嘿,那真是小瞧古代了。

须知在古代,征服者并不会因为你投降了便把你当人看。三国时多少屠城不提,投降者连二等公民都算不上。

就在刘禅投降之后不久,因为钟会事件,发生了成都之乱,结果死者无算。魏国士卒趁乱大杀成都百姓——刘禅投降后,并没人给他们做主。

所以刘禅投降,导致他儿子死了,姜维死了,关羽后代全被灭门了。成都遭遇空前劫难。所有人都牺牲了。

成全的,只有刘禅和谯周的两条性命

所以啦,就是这么混蛋的昏君驽臣,千古定论。他们当然不算特别傻,但无所谓了:他们没有血性,没有担当,只是无情的利己主义者。在保全自己方面,他们可聪明了。

但如果赞美他们大智若愚,那真是,跟他俩一个德行去了。

禅既闇主,周实驽臣。

所以姜维们怒吼“我等死战,奈何先降”,后来又继续“日月幽而复明”,其实是一个苍凉的悲剧。

对面是弑君谋逆的司马家,自己背后却是无血性无担当的君王。保哪一面,都让人痛苦。

所以姜维殉了蜀汉,带走了邓艾和钟会,既悲哀,却也大概是,他最好的归宿了。

最后,后台不断问《三国志异》的诸位,这周应该就铺开上市了。

当然也有人上海书展已经买到了的,您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