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邑王刘贺当皇帝及以后的故事

时间:2021-04-08 00:00:0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昌邑王刘贺当皇帝及以后的故事 前文说过,昌邑王于前74年六月初一接受了皇帝的印信,继承了皇帝的称号。并尊奉皇后为皇太后。昌邑王即皇帝位后,史料中却没有记载这位皇帝的“帝号”。甚至对其仍称昌邑王。《资治通鉴》记载,昌邑王被立为皇帝以后,荒淫嬉戏,毫无节度。他把原在昌邑的官吏,都征调到长安,并且常常不依资历,就升迁了他们的官爵。以前的昌邑王相安乐,就被提升为长乐宫的卫尉。龚遂见到了安乐,就哭着对安乐说:“大王立为天子以后,日渐骄傲自满,而且不再听从我的劝谏了。现在还在昭帝的丧期,却天天和左右近臣一起喝酒作乐,看虎豹相斗,还召集了作为前导的革车和九旒的旌旗,到东西各处去盘游,所作所为都违背了常理。古制宽大,规定大臣可以隐退。现在却欲退不得,想佯装发狂,又恐怕被人看穿了。像这样下去,将来只怕要牺牲了生命,还要被世人所耻笑的啊!这该怎么办呢?您是陛下当昌邑王时的丞相,应该要极力去劝谏才是啊!”史料中只有龚遂这有预见性的说教,却并没有安乐的回应。昌邑王梦见有苍蝇的粪便堆积在西阶东边,大概有五六石那么多,用大的屋瓦覆盖着。他就问龚遂这是为什么?龚遂就:“陛下所读的《诗经》中不是已经说过了:‘那飞来飞去的苍蝇,因为会变黑为白,使干净的变成脏乱,所以应该让它远远地停在那园圃的篱笆上,不可以让它飞到室内来。同样的道理,一个和乐平易的君子,也不要去听信谗言。’现在陛下左右的谗人很多,就像是这些的粪便啊!所以应该进用先帝大臣的子孙,去亲近他们,使他们成为陛下的左右近臣。如果不忍舍弃从昌邑来的那些故旧,而信用了谗言阿谀的人,一定会有灾祸发生的。希望能转祸为福,把那些人全部都加以摒除,我就是该先被弃逐的一人。”昌邑王刘贺没有听从龚遂的劝谏。 太仆孙张敞上书进谏说:“孝昭皇帝早逝无子,大臣们都很忧惧,就去选贤举圣,要来继承宗庙,当向东去迎接大王的时候,就唯恐进京太迟。现在天子以壮年刚刚即位,天下百姓无不拭目倾目期待着,急想看到有些什么善政美俗。结果却是辅国的大臣还没受到褒奖,从昌邑来的那些后进小臣竟先得到升迁,这是最大的错误啊!”昌邑王刘贺仍然不听张敞的话。大将军霍光这时便觉得很是忧心烦懑,便私下向平素所亲近的旧属大司农田延年问计。田延年直接表达了对霍光的支持,于是,霍光就把田延年引荐到殿中,任命为给事中,以便随时商讨国家大事。同时,霍光又暗中与车骑将军张安世商议。整个商议废掉昌邑王刘贺的过程,已有文章详说,这里就不再赘述。霍光和群臣一同进见皇太后,向太后详细说明了昌邑王不可以继立为帝的情形。皇太后便乘车到了未央宫的承明殿,下令各处宫门的守卫,不许让昌邑王手下的群臣入宫。霍光派人把昌邑王的臣子们都赶到了金马门外。然后又派车骑将军张安世率领禁卫骑兵去逮捕了二百多人,把他们都送到廷尉的特别监狱去。 而这个时候的昌邑王刘贺还不知道自己的皇位已经被废掉了,还对身边的人说:“我那些原在昌邑王府任职的臣僚侍从们犯了什么罪,为什么大将军都把他们逮捕起来了呢?”不久,皇太后下诏令召见昌邑王。昌邑王听说后,心里恐慌害怕起来,说:“我犯了什么罪要召见我呢?”昌邑王跪伏在皇太后面前 听候诏令。霍光和群臣一同署名奏劾昌邑王的罪状,由尚书令宣读。这份奏章很长,罗列了昌邑王的一些所谓的“罪状”。篇幅关系,我这里只摘录其中的几部分重点内容,感兴趣的朋友,可寻《资治通鉴》原文阅读。“自从即帝位以来,才二十七天,便派遣使者,带着符节,下令给各官署共有一千一百二十七件事。昌邑王这种荒淫无道,迷乱胡为,失掉了皇帝应有的礼制和仪法,搅乱了汉室的制度。祖宗是比国君还要重要的,像陛下这样的人,是不可以顺应天心,也不配去祭祀祖庙,不配去当老百姓的君父,所以应该废掉他。臣请能派遣负责的官员,准备一份牛羊猪的祭礼,前去祭祀高庙,向高祖详细说明废立昌邑王的事情。” 这里该为昌邑王说一句公道话。按照礼制,昌邑王刘贺即位时,应当去高庙祭祀,向高祖报告他是皇帝的。这一仪式,也叫“告庙”。可是,昌邑王却没有去“告庙”。也就是说,高祖应该还不知道昌邑王是皇帝。而这个时候再去向高祖说要废掉昌邑王,这不是无中生有吗?皇太后听完尚书令宣读的奏章,便下诏令,说:“照准。”于是,霍光就要昌邑王站起来,然后行跪拜礼去接受皇太后的诏令。昌邑王说:“我听说:‘天子只要有七个谏诤的臣子,即使他荒淫无道,也不会丧失天下的。’我怎么会就被废掉了呢?”霍光说:“现在皇太后已经下诏令把你废了,怎么还能称是天子呢?”说着就走近昌邑王,抓住他的手,把他身上所佩带的玺绶解了下来,进呈给皇太后。然后扶着昌邑王走下殿阶,出了金马门,群臣都跟随着去送行。昌邑王向着西面拜辞,说:“我这个人真太愚蠢糊涂,承担不了汉朝的事。”就起身上了天子的副车。大将军霍光护送到昌邑王原设在长安的官邸。然后,向昌邑王谢罪,说:“你昌邑王的行为,是自己使得自己被上天所弃绝。我宁可对不起你,不敢对不起国家。希望你自己保重。我从此不会再在你的左右了。”霍光说完,流着眼泪离开了。 接着,群臣都上奏说:“古时候凡是被废弃放逐的人,都会被斥退隔绝到远方去,不使他再干预政事。所以请把昌邑王斥逐到汉中郡的房陵县去。”皇太后则下诏令,仍命刘贺回到昌邑去,并赐给他一块有二千户的汤沐邑,供他沐浴斋戒之资,以为日常的用费。过去王府中的家财也都送给他。还有昌邑哀王刘髆的四个女儿,每人也都各赐给汤沐邑一千户。但是,却撤消了昌邑国的封国,仍改为原来的山阳郡。朝廷对于刘贺原在昌邑国时的群臣,由于未能及时举发奏闻,使得朝廷不能事先有所知悉,又不能尽心辅佐劝导昌邑王,使他陷于罪大恶极,所以都把他们关进了监狱,一共杀了两百多人。只有中尉王吉和郎中令龚遂因为都曾多次劝谏过昌邑王,两人得免死罪。之后,便是汉武帝的曾孙刘病已即帝位,是为汉宣帝。《资治通鉴》中刘病已即皇帝位是这样记载的:“(秋,七月)庚申(二十五日),到了未央宫,见了皇太后,先封他为阳武侯。过了不久,再由群臣奉上天子的印绶,即了皇帝位,然后去谒见高庙,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与之对比,刘贺即皇帝位时,明显是少了一道最为重要的程序的。前64年,汉宣帝心理上还对废居在山阳郡的前昌邑王刘贺有所忌惮,于是就暗中派山阳太守张敞,查明刘贺的相关情况。在得知刘贺是个不足以畏惧的人后,于前63年下诏令册封刘贺为海昏侯。再往后二千多年,当南昌的海昏侯刘贺的大墓被世人所发现的时候,人们从考古中又对这位曾当过二十七天的皇帝进行了再认识。刘贺被废,不外乎这几个方面的因素:一、霍光在汉武帝去世后已实际掌握朝政大权;二、二十三岁驾崩的昭帝的皇后是霍光的外孙女。刘贺即位后,尊皇后为皇太后。霍光也可以借以皇太后的名义行事。;三、《汉书》史料记载,刘贺“清狂不惠”,也就是说刘贺神志不十分健全,是个“白痴”;四、刘贺登基后,没有举行“告庙”仪式。等等。实质上,第四条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条。因为汉高祖以后,按照祖训,新皇帝登基,只有进行过“告庙”之后,皇帝才算是正式合法的皇帝。那么,刘贺为什么没有进行“告庙”仪式呢?这是个令人生疑的历史悬案,也是霍光敢于废黜一个在位皇帝的重要借口。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刘贺没有进行“告庙”仪式,本身就是一个“不合法”的皇帝。 所谓“告庙”,就是汉代皇帝同时也是后来历代皇帝在即位的时候,都必然要履行的一道程序。只有经历了到“太祖”庙里向高皇帝刘邦之灵禀报自己登基即位,才算完成出任皇帝一职所需要的全部仪式,才能成为人神共认的汉家天子。唯独刘贺没有办这道手续。难道他真的是“痴”到不知道有这道手续吗?或许霍光心里最为清楚。历史已经给出了一个答案:霍光废黜刘贺帝位是一场地地道道的宫廷政变。这场政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其本身是成功的。但是,从宣帝刚刚继位就下诏“求微时故剑”看,他日后必将会有所作为:宣帝最终还是把“以权术挟主者”、“擅废立,亡人臣礼,不道”的霍光及其家族,以及同流合污者全部铲除了。

处在历史的漩涡中,想要明哲保身是很难很难的,除非你远离漩涡,过平常的日子,那怕是苦日子也行。【图片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