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辟邪三件套:翁仲、司南、刚卯

时间:2021-01-19 17:06:13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玉翁仲一般雕成文人形象,尺寸不大。整体呈扁担形为半圆雕,着长袍伫立状,头顶有长发髻,前低后高。脸长,表示出两眼一嘴,没有鼻子。五官刻画简单,只用一道短粗阴线表示,感觉像“汉八刀”的雕刻技法,刀法简练,粗犷有力。

头下部直至胸部用压砣斜磨成一斜坡,近头处深,近胸处浅,非常平整。腰间以两道粗横弦纹,表示拱手,腰细,长衣拖地,下口拢集呈鸡笼式裙。

玉翁仲穿孔有两种形式,一是腰部两侧对穿孔,一是从头穿到腰际,再与腰两侧穿孔想通,成为人字眼,这样翁仲人悬挂时就可以立着。

翁仲是厌胜佩中唯一的人物造型,历史上确有其人。《明一统志》载称:翁仲姓阮,秦时安南人,身长一丈三尺,气质端勇,异于常人。始皇并天下,使翁仲将。翁仲死后,铸铜为其像。通过历史记载,我们知道翁仲是秦代一个大力士,还是一个威严勇猛的大将军,秦始皇曾令翁仲兵守临洮,威震匈奴,以他的形象作佩饰,有驱除邪魔之意。

为了使活着的普通的人也能够沾翁仲的光来辟邪驱恶,在汉代,经常有玉工将翁仲形象雕琢成小拇指大的玉翁仲,将其挂在腰间,以求平安。

汉代玉翁仲多数无胡须。汉代以后,唐宋直至现代多仿玉翁仲,主要为老叟形象,留有长须,宽袖长袍。阴刻线刻画粗略,刀口较深,边沿有崩茬和毛道。后仿的穿孔有的从上至下呈直孔状,为通天孔;也有的为倒“丁”字孔,是从头顶至腰部两侧,不是“人”字孔或腰部两侧对穿孔。

形如工字,扁长方体,又因分上下两节,为两长方柱相连形,横腰环一凹槽,也称“两节佩”。顶端置有一勺,下端琢一地盘,全器光素无纹。在中间凹细处或小勺柄处,有一个横穿或竖穿的孔,可穿系佩挂。此器用于辟邪,汉代时最为盛行,多见于墓中,出土数量不多,后世有仿品。

司南本是我国古代发明的利用磁场指南性制成的指南仪器,用于正方向,定南北。其构造上有勺,下有地盘。无论地盘如何放置,勺如何转动,最后勺会指定南方。汉代占卜之风大盛时,又成为测算凶吉的工具。

后人仿司南之形,琢成顶部有司南形状,下端圆盘,中间类似扁小玉琮的玉佩,佩戴用于辟邪压胜,称为司南佩。

司南佩后期还衍化出一一系列厌胜佩,其中有去掉了勺和盘,但保留立体感的“串字佩”。

去掉司南佩两端的小勺和地盘,整体器型偏扁平状的“工字佩”。其形制比司南佩更加硬朗,工艺也简单一些,因而有不少实物流传。

另一种在形制上与司南佩相关的厌胜佩是“双胜佩”,“胜”的意义多与西王母有关,为西王母头上的装饰。是祥瑞的象征,同时具有辟邪的作用。

双胜佩直到两晋南朝仍旧延续,只是更加简化和扁平化,衍生出两晋时期风行的金胜。

司南佩宋以后有仿。宋代司南佩大多有桂花沁、牛毛纹等,包浆较好,器各部刻画过渡自然。明代的司南佩,刻画线条较硬,边缘锋利,细部碾琢不甚讲究,呈工字形或圆柱形,抛光技术较好,玻璃光感很强。清代亦有司南佩,主要特点是器型较大,形制有变化与创新,碾琢精细,抛光讲究。

刚卯严卯是汉代独有的一种佩玉,一般成对出现,均作小方柱形,一般长约2厘米,宽约1厘米,玉器上下穿孔贯通,以穿丝带佩戴之用,但是当时的古人具体是如何佩戴它们的,并没有文献记载。

刚卯严卯四面皆刻有属于秦汉时的书体“殳书”,其书体源于兵器铭文。一般为每面两行8字,也有一面10字的。严卯刚卯得名,源于开头铭文:“正月刚卯”“疾日严卯”,所刻皆为驱鬼除疫之辞,佩在身上用作辟邪。当时人们认为,通过佩戴刚卯严卯,借助这些咒语的“魔力”,可以驱疫辟邪、祈求福祉。

据史书记载,刚卯严卯在汉代流行期间,曾一度被废止使用。《汉书?王莽传》有云:“正月刚卯,金刀之制,皆不得行。”由于刚卯铭文的首句——“正月刚卯”,既是说明刻制的时间为正月卯日,卯字为繁体“刘”字的假借字,又有“强刘”之意,王莽视刘汉为政敌,所以这种玉器在王莽新朝时曾一度被废止。

东汉时期,“谶纬”流行,谶纬是一种迷信,谶是方士们造的图录隐语,纬是相对于经学而言的,即以迷信附会来解释儒家经书。那时的人们相信刚卯严卯上的文辞能强化其隐含的巫术力量,因此佩戴刚卯在东汉极为盛行,从王侯至庶民,依照身份不同,刚卯质地各异。正如 《后汉书?舆服志》中所记:“乘舆、诸侯王、公、列侯以白玉。”即玉质刚卯严卯主要为皇帝、诸侯王、公、列侯等享用,此外,据其爵级高下,分其他士夫、百姓依次使用黑犀、象牙、桃木等材质。

刚卯刻书34字,为“正月刚卯既央,灵殳四方,赤青白黄,四色是当。帝令祝融,以教夔龙,庶疫刚瘅,莫我敢当。”,所刻文字略有不同。

大意为:“正月中所制作的刚卯已经完成,具有威灵的殳书覆盖东西南北四方、贯通春夏季秋冬四季、掌管金木水火土五行;四神各当其职,四季天地时顺。炎帝向火神祝融发号令,让其驯教夔与龙两神兽。当驯教夔龙保护我后,众多的厉鬼疫病鬼魅没有可以战胜我的了。”

严卯刻书32字,为“疾日严卯,帝令夔化。顺尔固伏,化兹灵殳。既正既直,既觚既方。庶疫刚瘅,莫我敢当。”,所刻文字略有不同。

大意为:“在子卯之日佩戴严卯来刚尅不吉之事,(这是因为)炎帝下令(祝融)驯教了夔兽。夔龙顺从人,并长久侍奉人,并化作严卯上具有神威的殳书。刚严卯如书写文字的方与觚一样,为方柱型(书写字数小于百字的工具为方、大于百字为策)。(有了刚严卯辟邪)众多的厉鬼疫病鬼魅没有可以战胜我的了。”

综上所述,可推知刚严卯的作用:

其一,为辟除邪灵,去除疫病,强身健体以求长寿。

其二,作为门户装饰的刚卯和严卯可镇宅,驱除寒气,使院内植物茂盛,家人平安的作用。

其三,为刘姓(汉代)朝代强大的吉祥圣物。如《汉书王莽传曰》‘刘’之为字‘卯、金、刀’也,正月刚卯,金刀之利,皆不得行”,这也是王莽篡汉后,怕汉代复辟,故一度严令禁止人们佩戴刚卯和严卯的主要原因。

考古出土的汉代刚卯和严,以细浅草率不规为特征,不仅来回复笔多,而且有毛道和漏锋。据研究,系采用高硬度石质尖状器反复蹭刻所致。因为需要在正月卯日,甚至卯时,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制作,如果使用砣具雕刻是来不及的。

玉刚卯与玉严卯上的字体与篆书接近,是先秦八体中的殳书。基本可用辨识篆书的方法认读,字形线条直来直去,硬朗而少有圆滑转角,并有减笔与假借的现象。

古人关于玉质的刚卯、严卯的文献记载十分稀少,只散见于《汉书?礼仪志》 《汉书?王莽传》及《后汉书?舆服志》中。相对来说,南朝范晔的《后汉书?舆服志》中的记载较为详细:“佩双印,长寸二分,方六分,乘舆,诸侯王、公、列 侯以白玉,中二千石以下至四百石皆以黑犀,二百石以至私学弟子皆以象牙。上合丝,乘舆以縢贯白珠,赤罽(jì)蕤,诸侯王以下以綔赤丝蕤,縢綔各如其印 质。刻书文曰:“正月刚卯……”凡六十六字。”

作为汉代特有的一种吉祥配饰,刚卯严卯深受历代鉴赏家青睐。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笺》、张岱的《夜航船》,都将刚卯列入“奇珍”。近代郑逸梅先生在《“皇二子”袁寒云的一生》中写到袁克文收藏刚卯严卯的一段传奇经历:“袁克文收藏中最名贵的,当然要推刚卯和严卯了。他得刚卯于西子湖头,白玉明润,如冰如雪,隶文浅刻,直一小汉碑,诧为奇宝,颇以不得严卯为匹,引为遗憾。丹翁告之,严卯为道州何子贞曾孙星叔,见之于吴门潘氏,鬻(yù)三百金,星叔力不胜,便由丹翁得之。克文愿以千金重宝及宋刊 《韦苏州集》易归,与刚卯合。丹翁允之,该印为玉质,长寸有二分,方六分。克文因名其居为“佩双印斋”,作文纪其经过。”袁寒云所藏玉刚卯,尺寸合于《后 汉书?舆服志》“佩双印,长寸二分,方六分”之记载,是难得的文物珍品。

出于对汉玉刚卯的尊崇,明清两代人对其亦有仿古、伪古作品,所仿制的除四方柱形体外,还有六棱、八棱体,大小也不一致。铭文有篆书、隶书、殳书等,它们继承了汉玉刚卯严卯的一些神韵,显得古朴神秘。其中制作较精的,也是值得珍藏之物。

以上内容来源于古玩元素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