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名将家族:比杨家将还厉害,灭掉匈奴,守护东汉

时间:2021-01-07 22:26:27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杨家将讲的是北宋名将杨业及其后代率领大宋军队抗战辽国的故事。在中国基本上可以说是耳熟能详。《杨门女将》《忠烈杨家将》等影视剧都为我们展现了这个家族荡气回肠的忠义史书。

但大家是否知道,有一个在历史舞台上活跃了近两百年的家族,每个人都对历史贡献巨大,耿家将代表人物为东汉开国名将耿弇(yǎn)。

耿家将的传奇故事,要从先祖耿弇开始说起。

耿弇(3年~58年),字伯昭,扶风茂陵(今陕西省兴平市)人,汉族。东汉开国元勋、军事家,他是东汉''云台二十八将''第四位,上谷太守耿况的儿子。

耿弇喜好兵事,随父投奔刘秀,授偏将军,参与平定河北地区。刘秀称帝后,授建威大将军、好畤县侯,败延岑、平齐鲁、定陇右,平定四十六郡,攻取城池三百余座,屡立战功,为东汉的统一立下赫赫战功。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辞去大将军之职。

永平元年(公元58年),耿弇去世,享年五十六岁,谥曰愍侯。

耿弇将围点打援、声东击西等战术发挥到了极致,受历代军界推崇。并成为有志者事竟成的典范。

耿弇为东汉的开创立下了赫赫军功。

耿弇的父亲是担任上谷太守的耿况。王莽的新朝败亡之后,天下群雄并起,耿况担心自己是王莽旧臣的身份会遭来灾难,决定派当时21岁的儿子耿弇去找了刘秀。

耿弇先是击杀了王郎麾下的大将、九卿等四百余人,拿下了涿郡、中山等22个县,给刘秀献上一份丰厚的见面礼。

刘秀看到前这个这个年少有为的少年将军,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大礼”。

最终刘秀成功招揽了耿弇,他还回去说服了父亲耿况和渔阳太守彭宠,带领上谷和渔阳两郡的兵马归顺了刘秀。

事实证明耿弇的眼光都不错。

耿弇没有跟错人,刘秀最终登基称帝,他也成为了“云台二十八将”中的开国功臣。

刘秀称帝之后,耿弇被封“建威大将军”,继续为刘秀征战天下。他决策河北,定计南阳,收集燕卒,克拔齐疆,在十数年的征战中平定收服了46个郡,攻下了300多座城池,而且没有一次战败。真的是弓马无双,战绩彪炳,被称为是“韩信再世”。

除了耿弇,耿家还为刘秀贡献了很多军事精英。

耿弇的弟弟耿舒,率兵攻取代郡,转而又击退五校流民军20多万人,并平定了彭宠之乱,斩杀匈奴二王,封牟平侯;

耿弇弟弟耿广、耿举,耿国等都是东汉戍边征战的将军。

耿弇的儿子和侄子们则为东汉驱除鞑虏,护卫江山安稳而努力着。

他们所代表的耿家军,犹如一把见血封喉的利刃,狠狠地插入了西域异族的心脏。

西汉时期,匈奴打不过汉朝军队,西域诸国也都归顺大汉,统归西域都护府管理。

但是在东西汉两朝交替的时候,中原内地战火不断,自顾不暇,西域就乘机脱离了朝廷的控制,又投入了匈奴的怀抱。

汉明帝刘庄继位后,天下已定,所以就派兵出征西域,想要收复西汉时期的领土,再次打通已经阻绝很久的丝绸之路。

公元74年夏,汉明帝派奉车都尉窦固率领东汉大军出征敦煌,耿弇的侄子耿秉也随军出征。大军一路征伐,到了车师国。

车师国分前后两个王庭,前王庭由车师王子统治,后王庭由车师国王统治。

元帅窦固认为后王庭离得更远,大军开进的道路艰险,而且天气寒冷,不利于作战,应该先打离得比较近的前王庭。

但是耿秉坚持要去攻打由车师国王坐镇的后王庭,认为只要拿下国王,那么前王庭的小王子自己就会投降了。

他立下军令状,自愿充当先锋,带着自己带来的耿家军一路向北往后王庭杀去。

车师国王听说大汉军队又来了,吓得肝胆俱裂,还没交战就直接开城投降了。

然后果然和耿秉预料的一样,前王庭的小王子一听说父亲已经投降了,也乖乖束手就擒了。

车师国投降之后,很多西域小国也都跟着一起归降了。

就这样,汉朝不费兵卒,又重新设置了西域都护府,恢复了对西域地区的控制。

耿恭:“十三将士归玉门”的悲壮军歌

公元74年,西域都护府重新设立之后,汉明帝任命耿弇的儿子耿恭为戊已校尉,驻扎金蒲城,镇守西域。

第二年,不甘心放弃西域的北匈奴单于,派两万精兵进攻车师国,杀死了车师的老国王,然后开始攻打耿恭的驻地,把戍边的几百军官围困在了金蒲城里。

《后汉书》中记载这场守卫战时写到“虏中矢者,视创皆沸”。这是说,耿恭让百余位守军的弓箭手,把箭都涂上毒药,站在城头就往下射,中了箭的匈奴士兵全都吓得鬼哭狼嚎。

耿家军凶猛的攻势把匈奴军队吓破了胆,两万精兵溃不成军,自动撤军了。

虽然这次守卫战大胜,但耿恭心里明白自己的部队也损耗了不少,而且驻军只有几百人,万一匈奴缓过神又来了,那就再也防不住了。

所以他又把部队带到了疏勒城。果然没多久,匈奴人又带着大军杀过来了。

匈奴人这次还学乖了,知道自己不擅长攻城,就开始了“围城”的战术。他们仗着人多疏勒城团团围住,然后切断了进城的河流,想等着城内的汉军殚尽之后,自己出来送死。

但是匈奴人低估了耿家军的铁血军魂,也低估了大汉民族的坚韧意志。

漫长的围城持续了数月。汉朝守军先是开始缺水,一度“笮马粪汁而饮之”;然后开始缺粮食,城中“食尽穷困,乃煮铠弩,食其筋革”,把弓弩上用动物筋腱做的弦和盔甲上的皮革等都统统煮了吃了。战士们一个个死去,但依然牢牢守住了边城要塞,幸存者宁死不降。

匈奴看看时机差不多了,就派了使者来和谈。耿恭却把使者抓到城头一刀杀了,然后和将士们生饮期血,用火烤其肉。一千多年后,岳飞写下慷慨激昂的《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讲的就是这段典故。

耿恭在这边苦苦坚守,洛阳城里却正值汉明帝驾崩,皇权交替而无暇发兵。一直到汉章帝登基,才派援军过来。

公元76年,坚守一年多的耿家军终于等来了援军。

当年一起来到疏勒城的几百名官兵,最后活着走出来的只有26个,最后活着进入玉门关回到故国家乡的,只剩下13人。

这就是东汉史上最悲壮的“十三将士归玉门”,耿家军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大汉的军魂!

公元91年,章德窦太后派东汉大将军窦宪率军,第三次率师北伐匈奴。

二月,大军兵出河西,左校尉耿夔(耿弇的侄子)率八百精锐骑兵,长驱直奔北匈奴王庭,并在阿尔泰山下成功伏击匈奴单于亲自率领的军队,俘虏了单于的母亲,并斩杀大部落王以下五千余人,取得大胜。

单于本人只带了一小支骑兵逃跑,不知去向。此战之后,北匈奴就此败亡。

可以说,耿夔率领的这八百精骑急行军,令匈奴不复望中原,彻底解决了东汉朝被匈奴威胁的边境危机。

东汉末年,权臣,宦官集团势力达到顶峰,皇帝彻底沦为了傀儡。

可怜的汉献帝被曹操控制在手里,成了他“挟天子令诸侯”的筹码。

但是朝中依然有许多大臣对汉室忠心耿耿,这其中就有耿弇的曾孙耿纪。

建安二十三年,眼看着曹操变成了魏公、魏王,距离帝位仅一步之遥,耿纪再也等不下去了。

他联合丞相司直韦晃、太医令吉本等人,起兵许都,直接杀向曹操的老窝邺城。

但可惜,此时的耿家并没有先祖那样的兵力,这次起义无异于以卵击石。

果然,他们很快就被镇压,耿纪被杀,耿家三族被灭。

起义虽然失败,但是耿纪没有辜负耿家“忠于汉室”的祖训,用自己的鲜血,为200多年来耿氏一族对汉王朝的拳拳忠心尽了最后一份力量。

南宋史学家范晔说“三代为将”,因为杀戮过重,所以历史上的名将世家到后来一般都没好下场。

但是耿家伴随东汉一朝,绵延历经两百余年,总共出了大将军二人,将军九人,中郎将、护羌校尉及刺史、二千石官员数十百人,世世代代功勋卓著,但都善始善终,绝对算得上是“中国第一名将家族”。

这两百多个春秋中,耿家的人不管身处什么位置,都秉直着“忠心”二字,直到最后为自己的王朝殉葬。

耿家的人是汉家男儿热血忠胆的代表,是真正成就东汉历史的幕后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