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解读:汉王朝是如何让强悍的匈奴一步步退出华夏历史舞台的?

时间:2020-11-30 22:48:59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匈奴人画像

01 有关匈奴的几个历史事件

司马迁在《史记》中单独为匈奴作传,且洋洋洒洒、不惜笔墨。在叙事前,我们先来看几则历史故事:

其一,李牧大败匈奴

战国末年,“战国四大名将”之一赵国李牧(?-前229年,其余三人为白起、王翦、廉颇)出动战车1300乘、骑兵13000人、步兵5万、弓箭手10万,与匈奴会战,大破匈奴十余万骑,从此匈奴十余年不敢南犯。

其二,蒙恬大败匈奴

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前215年,秦始皇命令大将、名将蒙恬(前259-前210)率领30万秦军北击匈奴,收河套(今内蒙古河套地区),屯兵上郡(今陕西省榆林市东南)。“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贾谊《过秦论》)。

蒙恬从榆中(今属甘肃)沿黄河至阴山构筑城塞,连接秦、赵、燕5000余里旧长城,据阳山(阴山之北)逶迤而北,并修筑北起九原、南至云阳的直道,构成了北方漫长的防御线。蒙恬守北防十余年,匈奴慑其威猛,不敢再犯。

前215年,匈奴被蒙恬逐出河套以及河西走廊地区。

也就是说在先秦末期及短暂的秦王朝时期,匈奴不敢“南下牧马”。但十余年后蒙恬死,秦也大乱,连守卫边防的将领都陆续离开防线,匈奴得以南下“收复失地”。

其三,匈奴大败刘邦(白登之围)

前200年(高祖七年),刘邦亲率大军32万北伐匈奴,先在铜辊(今山西沁县)告捷,后因冒进,刘邦所率先头部队被冒顿(音同“莫读”)单于40万大军围困于平成白登山(今山西大同东北马铺山)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系,被围困7天7夜后采用陈平计突围。此后刘邦不敢再伐匈奴。

也就是说,刘邦被匈奴大败后,攻守易势,汉朝被迫开始“和亲”,匈奴进入鼎盛时期。

其四,吕后忍辱负重

刘邦去世后,冒顿单于开始了对西汉的羞辱。

据班固《汉书》记载,匈奴冒顿单于给吕后的国书中写道:孤愤之君,生于沮泽,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愤,两主不乐,无以自娱,愿以所有易其所无。(司马迁《史记》仅提到有此一封书信。)

说得简单一点,冒顿单于是用“约炮”对吕后进行了无以复加的侮辱。吕后忍不下这口气,“欲击之”。武将们都劝她说“昔日高祖如此英武神勇,尚且被困平城,差点有去无回……”。

吕后(影视剧照)

吕后无奈,强咽下愤怒,回书冒顿单于:年老色衰,发齿堕落,行步失度。单于过听,不足以自汚。鄙邑无罪,宜在见赦。

大意就是“我年老色衰,而单于正当壮年,我伺候不动你了,那是对你的羞辱,你就原谅我吧。”随即选了美女若干送往匈奴。

自此,开始了频密和亲。

其四,“倾黄河之水不足以去孤之恨”

汉武帝还是太子时,一次,他敬爱的老师、太子太傅卫绾从档案馆调出了冒顿单于写给吕后的那封信,让刘彻看看如果换做他会怎么回复。

刘彻读罢此信,挥剑斩掉茶几一角,说道:

“倾黄河之水不足以去孤之恨。”

国恨家仇让汉武帝做太子时就发誓“灭了匈奴”。

由上述几个事件,我们基本就梳理清楚了汉武帝之前匈奴脉络。回到正文。

02 匈奴“身世”

司马迁在《史记·匈奴列传》里记载说,按照匈奴人自己的说法,他们的祖先至少可以追溯到大禹时期,“其先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獯鬻、熏育)。唐虞以上有山戎、猃允、薰粥,居于北边,随草畜牧而转移”。

也就是说匈奴民族其实还是属于华夏族,是华夏族中的少数民族。当然,后世史学家有不同看法,笔者个人赞同司马迁对匈奴民族的这一认知。

因为,首先,司马迁对自夏禹开始至西汉初年匈奴民族的历史脉络做了清晰的梳理,让人不得不信;其次,按照匈奴强悍的民族特质,怎么会随随便便冒认祖宗?当然,匈奴其实也包括了笼统称谓的“西戎北狄”。清末大学者、末代皇帝溥仪帝师王国维对此颇有研究,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其著作《鬼方昆夷猃狁考》。

03 一代枭雄冒顿单于

对匈奴有非常详尽的文字记录,是从头曼单于开始的(也是“匈奴帝国”的开始),头曼单于就是被蒙恬打得没有脾气那位。

1、盗马归国

头曼单于原本封了长子冒顿为太子(对,匈奴也称“太子”),但是后来因为宠爱一位年轻的阏氏(单于“妃子”,“皇后”称“大阏氏”),就想废了冒顿而立年少阏氏的儿子为太子——跟汉民族毫无二致,人性是共通的!于是头曼单于就将冒顿作为人质,扣押在宿敌月氏国——也同我们春秋战国的流行做法一模一样。而头曼单于又急于攻打月氏,于是月氏国准备杀了人质冒顿。

看到情势不对,冒顿认为留在月氏肯定是死路一条,父亲虽废了自己太子,但是或许还不至于杀了自己,回国应该有活路,于是冒顿盗了一匹好马(汗血宝马),杀出重围,回到匈奴。

回国后,父亲头曼单于觉得这个儿子简直就是“万人敌”,于是划拨一万精骑兵归其统率。

2、杀父夺权

为了打造所率部队的执行力,冒顿告诉将士们,他的响箭射向哪里,所有人的箭都得射向哪里,违令者斩。

一次,他将响箭射向了自己的爱马,左右有不敢射者皆被斩;又一次,他将响箭射向了自己的爱妻,左右不敢射者亦皆被斩;再一次,他将响箭射向了父亲头曼单于的爱马,左右皆射之。冒顿单于觉得军士皆可用。一次,带着随从跟随父亲一起狩猎,他将响箭射向了头曼单于。可怜的头曼单于立马成了刺猬,冒顿单于随即发动军事政变,血洗宫廷,自立为冒顿单于。从此,成了西汉初年最关键对手。

3、忍辱负重

那时,位于匈奴东部的胡人实力强盛,东胡王得知冒顿杀父篡位,于是向冒顿提出:

“可不可以把你父亲留下的坐骑送给我?”

冒顿问群臣。群臣皆曰:

“千里马,匈奴宝马也,勿与。”

冒顿曰:

“奈何与人邻国而爱一马乎?”(难道同好邻居之间还在乎一匹马吗?)立即派人送了过去。

东胡王认为冒顿畏惧自己,不久又提出:

“马送我了,那可不可以再将你的一个老婆送给我呢?”

冒顿再一次问左右。左右皆怒曰:

“东胡太得寸进尺了,居然还要阏氏,请出兵,扁他!”

冒顿曰:

“奈何与人邻国爱一女子乎?”立刻又将自己最爱的阏氏给东胡送了过去。

东胡王于是愈发骄狂,准备向西侵略匈奴。

东胡与匈奴东部边境之间有一块荒地,有千余里,没有人烟,以前彼此也没有认真对待,默契的认为各占一半。这次,东胡王派出使者对冒顿说:

“我王说我们边境间这一千里地,靠你们这面的500里反正你们也无法利用,我们打算来‘开荒’了,可以不?”

冒顿再次问群臣。群臣曰:

“这是一块荒地,反正我们也无意开发,给他也行,不给也可。”

冒顿大怒曰:

“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予之!”

立马将建议给地的臣子全部杀了。冒顿立马翻身上战马,率领举国军队东击胡人。并且发令:

“但凡不勇往直前者斩!”

东胡历来轻视匈奴,毫无准备,很快就被匈奴灭国。

冒顿灭了东胡,并没有停止,反身又西击月氏、南并楼烦及白羊河南王;侵燕代,将蒙恬从匈奴夺回的匈奴领地全部夺回。那时,刘邦正与项羽鏖战,无暇顾及,因此匈奴得以快速扩张,控制了中国整个北方地区,这是匈奴民族千余年来版图最大的时期。

版图扩张完成后,冒顿坐镇龙城,开始了内部整顿和建章立规,逐渐树立起了自己的绝对权威,匈奴各部落首领及贵族均认为冒顿单于“贤”。

自此,匈奴进入全盛黄金期,也就有了后面高祖刘邦被困平城、冒顿书信羞辱吕后之事。

04 汉文帝期间与匈奴的三次大战

汉文帝刘恒即位后,沿用了异母哥哥汉惠帝时期(吕后当政)的和亲政策。但是,文帝在位的22年期间(前179年-前157年),也与匈奴发生过三次被动应战的大战,很有意思的是这三战是与三代单于作战。

战事一:与冒顿单于之战

文帝三年五月(前176年5月),匈奴右贤王入侵上郡,屠杀汉人。汉文帝命令丞相灌婴(汉初名将)发兵八万五千,攻击右贤王,右贤王不敌逃出塞外。文帝亲临太原督战,准备追击右贤王并与冒顿单于决战——发扬了其父亲高祖刘邦“凡有大战必亲征”的风范。恰恰此时,济北王反,“攘外先安内”,文帝遂命令灌婴罢兵回师平叛。

后,两国相安无事。冒顿单于也集中精力解决中国北方问题,强化其在北方的霸权地位。

汉文帝六年(前173年),冒顿单于去世,其子稽粥立,号老上单于。

战事二:与老上单于之战

汉文帝十四年,老上单于亲率十四万骑兵入侵汉地,一路烧杀抢掠,兵锋直指长安附近甘肃甘泉。汉文帝命令中尉(首都卫戍司令)周舍、郎中令张武为将军,率战车千辆、骑兵十万,驻守长安周边以防不测。(张武为汉文帝做代王时的近臣。)

文帝同时命令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昌侯卢卿为上郡将军、宁侯魏蒁为北地将军、隆虑侯周灶为陇西将军、成侯董赤为前将军,发大军御敌。大战月余,老上单于率军退出塞外,汉军追出塞外即回军。

双方再次商定继续“和亲”——其实就是你送女人过来我就不打了。

战事三:与军臣单于之战

文帝晚年(军臣单于四年),匈奴再次拒绝和亲,军臣单于亲率大军攻击汉朝,烽火直逼长安,文帝几乎举倾国之军与军臣单于鏖战数月,后军臣单于因补给不足退兵,汉军也没有追击。后数月,文帝去世,景帝立。

文帝毕竟是刘邦的亲儿子,流着刘邦的血液,三次大战虽都未能取胜,但是也是气势恢宏,而面对“七国之乱”就束手无策的景帝可就差远了。不过景帝在位的15年运气非常好,军臣单于居然从未发动过一场大型对汉战争,仅仅是不断袭扰、抢夺。

骁勇彪悍的匈奴骑兵(画像)

05 中国历史上最大汉奸的出现

在《匈奴列传》中,司马迁用了约五分之二的篇幅来叙事这位大汉奸。

老上单于初立,为了双方交好,文帝选派宗室女准备下嫁单于。打算任命燕人中行说(音“中航悦”,中行为复姓)为“使团团长”,护送“公主”和亲。(其实和亲就没有派出过一位真正的公主即皇帝女儿,后文详叙。)

中行说说什么都不愿意担任这个“团长”,后“强行之”。被迫出使前,中行说撂下狠话:

“必我行也,为汉患者。”(非要我去,那我就将成为汉朝的大患!)

中行说说到做到,到了匈奴,立马投降,并且得到了老上单于的厚待和重用。

概括说来,中行说为匈奴献策有:

1、鼓动匈奴对汉朝采取强硬政策;

2、反对匈奴汉化,阻止匈奴学习汉朝先进文明,鼓吹文化“脱钩”;

3、挑动民族对立;

4、为匈奴制定对汉朝“袭扰”战略,明确哪些地方掳掠、哪些地方烧杀;

5、鼓吹匈奴与汉朝在经济上脱钩;

6、鼓动匈奴对汉朝用兵,发明细菌战(致军事天才霍去病23岁患病早死);

7、鼓励匈奴攻占长安,并立诸侯王为汉朝傀儡政权。

这个汉奸确实够狠、够“大”,在史书上也是遗臭万年。

前161年,老上单于去世,立军臣单于(景帝的主要对手),军臣单于继续重用中行说。作为友好的象征,文帝又送了一位“公主”作为军臣单于登基的礼物。

06 西汉之和亲

从上文读者已经完全看得出来,和亲政策是汉朝的无奈之举,是在汉朝对匈奴没有军事优势下的阶段性行为。双方一会儿打,一会儿和,和亲也是时断时续。

按照《史记》和《汉书》的记载,其实西汉自汉高祖刘邦在位时的前200年第一次和亲开始,到武帝时的结束,就没有送上过一位真正的公主,派出去最多的是“翁主”——刘姓诸侯王的女儿们。按照班固《汉书》的记载,至景帝时的前152年,共派出8位翁主,笔者梳理如下:

07 匈奴民族命运改变者出现

西汉王朝自建立之日起后的六七十年,汉匈军事对峙中,匈奴都占有优势,汉朝军队几乎就没有取得过像样的胜利。直到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前140年-前87年在位)出现,发往匈奴的才从一车车金银珠宝、一车车佳丽美女,变成了数十万数十万的军队。

前127年,军臣单于死,其弟、时任左谷蠡王的伊稚斜发动军事政变,击败军臣单于太子於单,自立为单于。因此,伊稚斜成了汉武帝的对手。(於单战败降汉,武帝封其为涉安侯,数月而死。)

汉武帝在位54年,其中有44年在与匈奴作战,先后有六次大的战役,最关键的有三次:

第一次:前127年,汉武帝派车骑将军卫青、将军李息率兵出云中,沿黄河北岸前进,采取避实击虚的战略,迂回到陇西,对河套及其以南的匈奴军进行了包围,完全收复了河南(黄河以南)地区,解除匈奴对长安的威胁。

第二次:前121年,汉武帝派霍去病入匈奴境千余里,和匈奴兵短兵相接,大获全胜,并攻到祁连山,再次大破匈奴军,俘虏3万多人,河西的匈奴贵族损失惨重。此次战役也将匈奴划割为北匈奴和南匈奴。

第三次:公元前119年,卫青和霍去病分东西两路进军,深入到漠北作战,这是规模最大的一次远征。卫青北进千余里,与伊稚斜单于决战;霍去病深入2000余里,跨越沙漠,同匈奴的左贤王接战,大败匈奴,凯旋而归,史称“漠北之战”。

此战彻底将匈奴打趴,北匈奴继续北迁,南匈奴向汉朝投降,提出内迁。汉武帝同意南匈奴内迁,并将他们安置在山西、河南、山东一带定居,并对其贵族赐予“刘”姓——这是极高的政治待遇。因此,现在山西、山东、河南一带的刘姓,有一部分其实是匈奴的后裔。南匈奴逐渐被汉化。

五胡十六国时期,内迁中原的南匈奴(刘姓)建立前赵、北凉和夏等国家。

匈奴的衰落时期从伊稚斜单于至呼韩邪单于,经历18任单于,从汉武帝元鼎年间到汉元帝建昭三年(前36年)灭郅支单于为止。

匈奴王庭遗址

08 匈奴的衰落

伊稚斜死后,子乌维立,乌维死,子詹师庐立,詹师庐死,季父呴犁湖立。在这十几年间,匈奴避居漠北休养生息。而汉朝因人力、物资损失很大,以及为了征伐朝鲜、西羌及西南夷,也暂时停止对匈奴的用兵。

汉朝也在东部联合乌桓,西部派张骞两次出使西域联络大月氏、大宛等国压缩匈奴的地域空间。

前87年,汉武帝崩,汉朝暂时停止对匈奴的攻击。

汉昭帝刘弗陵(前前86-前74在位)时,匈奴为缓和与汉的敌对关系,极不情愿的把扣留了19年的汉使苏武释放,以示善意。

汉宣帝刘询(前73-前49在位)时期的前73年,匈奴转攻西域的乌孙以索要公主(即西汉嫁给乌孙王的解忧公主),乌孙向汉求救,汉朝组织五路大军十几万骑与乌孙联兵进攻匈奴。

前71年汉朝与乌孙国再次联兵二十几万合击匈奴,大获全胜,直捣右谷蠡王庭。同年冬,匈奴出动数万骑兵击乌孙以报怨,适逢天降大雨雪,生还者不足十分之一。是时,丁零北攻、乌桓入东、乌孙击西,匈奴元气大伤,被迫向西迁徙以依靠西域,西域再次成为双方争夺重点。在汉匈双方反复激烈争夺车师之际,公元前60年,匈奴内部因掌管西域事务的日逐王先贤掸与新任单于屠耆堂争夺权位发生冲突。日逐王降汉,匈奴被迫放弃了西域。汉完全控制了西域,匈奴实力大减。

东汉初期,光武帝刘秀(25-57在位)期间,北匈奴内部之间因为内战,再次分为南匈奴和北匈奴。南匈奴主动归附东汉刘秀王朝为属国,逐渐被汉化,北匈奴偏安漠北。

留居漠北的北匈奴,连年遭受严重天灾,又受到汉朝、南匈奴、乌桓、鲜卑的攻击,退居漠北后社会经济极度萎缩,力量大大削弱,多次遣使向东汉请求和亲(注意,这里是“求和亲”了),均被光武帝刘秀拒绝,仅同意双方人民互市(开展民间贸易)。

北匈奴一再“求和亲”的主要目的有四:

其一,担心东汉北伐;

其二,想挑拨破坏东汉与南匈奴的关系;

其三,想在西域抬高自己声望;

其四,想通过和亲与东汉互市交换所需物资。

据范晔《后汉书》记载,83-85年(东汉汉章帝刘炟时期),短短3年时间,北匈奴就有73批军民南下降汉。

09 匈奴的消亡

东汉汉和帝刘肇(89-105年在位)时期的87年,鲜卑从东部猛攻北匈奴,杀死优留单于。

优留单于死后,北匈奴大乱,漠北又发生蝗灾,人民饥馑,内部冲突不断,北匈奴内部危机连连。东汉乘此时机,于89年到91年与属国南匈奴联合夹击北匈奴。

89年(东汉永元元年)夏六月开始,东汉名将窦宪、耿秉率军与南匈奴军队在涿邪山会合(今蒙古国满达勒戈壁附近),与北单于战于稽落山(今蒙古国额布根山),北单于大败逃走,汉军追击,俘杀一万三千余人,北匈奴先后有二十余万人归附。

窦宪、耿秉登燕然山(今蒙古国杭爱山)刻石纪功而还(燕然勒功)。90年,再出击北匈奴,北单于受伤逃走。91年,东汉军又出击金微山(今阿尔泰山)大败北匈奴军,北单于被迫西迁,率残部西逃乌孙与康居。

94年,南匈奴单于师子立。新降的北匈奴部众对单于师子不服,同年,二十几万人皆叛变,胁迫前单于屯屠何之子奥鞬日逐王逢侯为单于,匈奴再次分裂。东汉派遣大军以及属国兵共四万人大败逢侯,逢侯遂率众出塞,汉军追赶不及。118年(汉安帝刘祜时期,107-125年在位),逢侯被鲜卑击败,率领百余人投靠东汉。

91年北单于战败后,率残部西逃至伊黎河流域的乌孙国,在其立足后,仍然出没于天山南北,实施掠夺。119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杀死了汉将索班。为了对付西域的北匈奴,东汉朝廷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屯兵柳中,班勇于124年、126年两次击败北匈奴,西域的局势开始稳定。在班勇离职后,北匈奴势力又重新抬头。汉将裴岑于137年(汉顺帝刘保时期,126-144年在位)率军击毙北匈奴呼衍王于巴里坤。151年(汉桓帝刘志时期,147-167在位),汉将司马达率汉军出击蒲类海,击败北匈奴新的呼衍王,呼衍王率北匈奴又向西撤退。

锡尔河是中亚的内陆河,流经今天的乌兹别克、哈萨克等国,注入咸海。在汉时,这里是康居国。北匈奴在西域遭到汉朝的反击,已无法立足,大约在160年左右,北匈奴的一部分又开始了西迁,来到了锡尔河流域的康居国。

自此,匈奴族基本退出华夏民族历史舞台,五胡乱华及南北朝时代成为匈奴在中国历史舞台上的最后一场演出。

10 匈奴帝国时期单于世袭表

参阅资料(正史):司马迁《史记·匈奴列传》、班固《汉书·匈奴传》、范晔《后汉书》。

P2P正式退出历史舞台p2p退出历史舞台p2p正式退出历史舞台P2P退出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