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钩弋夫人做局杀太子?我看不是!解析汉武帝朝储君之争

时间:2020-11-20 22:22:32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钩弋夫人是历史上的悲剧,她因武帝一句“往古国家所以乱也,由主少,母壮也”被处死,那时她不过青春正好的桃李年华,本应享受大好人生,享受来之不易的富贵荣华,可武帝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于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她为了八岁儿子成为权力祭品。

她的死太过突然,以至史官在她死后才想起予以记录,故在后来的青史上,记录这位钩弋夫人的墨水也只是点点几笔而已。

真正搅乱汉武帝时西汉朝局的,不是那些法师术士,也不是震惊华夏五千年的“巫蛊之乱”,而是大汉太子刘据之死。

在古时,人们将一朝储君称为“国本”,什么是国本?从字面意思上我们可透彻理解为“一国的根本”。

所以,刘据的存在是大汉政权在将来顺利交接的凭证,是大汉今后离了武帝可以走上正轨的依据。

如果“国本未定”会如何呢?倘若西汉朝“国本”未定,就会引发进一步的“政治斗争”,皇子“夺嫡”还是小事,怕就怕出现“政变”“军变”“民变”。

自刘据死后,朝中各路暗流涌动,因为这些势力明白,武帝一日未立太子,他们所站队的皇子都是有机会的,正因如此才会出现刘屈氂和李广利结党之事发生,而侍中仆射马何罗的行刺造反当然也要算在当中。

刘彻与钩弋夫人的相遇颇有神话味道。

武帝因巡狩正好路过河间国,听闻本地有一姑娘出落的倾国倾城不说,自小还因双手紧握一直无法打开称“奇”。

刘彻听后颇为心动,立马派人召来这位姑娘,谁知这位姑娘一见武帝那双握紧的手就打开了,刘彻这时突然发现:在那芊芊玉手中居然还有只晶莹剔透的玉钩,这不得不让刘彻连声称奇,此后这位赵姓女子便被史官称为“钩弋夫人”。

各位看官您们信吗?反正老廖不信。

武帝是何许人也?西汉第一大“神棍”,骗过他的“高人”不计其数,可就算这样,刘彻还是砍了找,找了砍。

在寻仙问道和长生不老这件事上,他是真的乐此不疲,如果他有幸遇到大明嘉靖朱厚熜,二人真要好好拜一拜。

所以,我们可把“钩弋夫人”的出现看作是她与当地官员的“投上所好”,当地官员和她精准把握住了刘彻的“二好”:一曰好美人,二曰好神奇。

钩弋夫人为武帝生有一子,名叫刘弗陵,刘彻在太子刘据还未死时就很喜欢这位皇子,喜欢到什么程度呢?

喜欢到刘据害怕自己和母后的位置不保,害怕太子之位被废除。

这种紧张情绪一直到刘彻告诉卫青让他们母子放心,刘据和卫子夫才不那么诚惶诚恐。

也正是如此,很多人在谈论刘据之死时,会将这位戾太子的死与钩弋夫人掺乎到一起,给这位年轻的女人蒙上阴谋者的面纱。

但我认为这样的说法有些牵强,因为当时刘据宠爱的皇子除钩弋夫人的儿子刘弗陵外,还有王夫人的儿子刘闳,李姬的两个儿子刘旦,刘胥,以及李夫人的儿子刘髆。

特别是李夫人的儿子刘髆,他舅舅是当时掌军的贰师将军李广利,他舅舅的亲家是丞相刘屈氂。就此来看,倘若当时刘据死了,刘髆的优势也比刘弗陵大很多。

所以将钩弋夫人和李夫人进行“做局的动机对比”,李夫人做局害死刘据的嫌疑会比钩弋夫人做局的大很多。

排除李夫人后,李姬所生的刘旦和刘胥两兄弟早于元狩六年就已被分封为王,从势力方面对比,二人可比只有几岁,且母家贫寒的刘弗陵占据主动权。

而那个更早被封在齐地的王夫人之子齐王刘闳就更不用说了。

通过老廖的层层分析可得出结论:倘若那时刘据一死,排除李广利和刘屈氂出事,获益最大的是李夫人儿子刘髆,不是钩弋夫人的儿子刘弗陵,所以钩弋夫人没有做局害死太子的动机。

  • 从各位皇子来分析

首先,皇后卫子夫和嫡长子刘据已经死去,最有可能成为储君的是李夫人的儿子刘髆,可好巧不巧刘髆的舅舅贰师将军因作战不利投降匈奴,而丞相刘屈氂也因被人告发“诅咒”汉武帝被满门腰斩。

至此,刘髆直接丧失成为储君的资格。

其次,王夫人的儿子刘闳被直接封在齐地。那时,王夫人在临终前乞求武帝将刘闳封在大汉要地(其实是想儿子在以后好争储君之位),刘彻却以”齐地更好”为由委婉拒绝,通过此点我们可看出武帝没有传位于刘闳的意思。

况且,公元前110年刘闳去世,比武帝早死了23年。

紧接着便是李姬的两个儿子,刘旦和刘胥。

有关这两个二百五,老廖还真要说道说道。

元狩六年,刘旦被封为燕王的,刘胥被封为广陵王。

待太子刘据自杀,东宫之位空缺,武帝还沉浸在失子之痛时,燕王刘旦的一纸书文可吓坏了站在他这队的诸位大臣,他要干嘛?他直接向武帝索要太子之位。

武帝是怎么做的呢?先是杀了燕王刘旦送信的使臣,然后再削去齐国的良乡,安次,文安三县。

你说刘旦不是二百五是什么?自古以来,排除造反和逼宫,太子之位哪里是皇子向父皇要的?不说违背儒家礼教,而且会让身为皇帝的父亲认为此子有谋逆之心,认为他是个没有“德行”,不具备“孝廉”的人,就更不会对他有好感。

刘旦因此受损,他弟弟刘胥自然会有影响,再加上这两兄弟平时目无王法被李姬惯坏了,直接被刘彻拉入皇位继承黑名单。

最后便是刘弗陵了,刘弗陵那时只有几岁,因长得壮实讨人喜欢被武帝宠爱。而且那时刘据自杀,刘闳被分封在外,刘旦和刘胥又因向自己索要皇位,被刘彻认为二人“德行不配”而排除在外。于是刘弗陵就成了储君的最佳人选。

  • 从汉武帝的角度分析

武帝之所以立刘弗陵首先考虑的是外戚问题。自读《资治通鉴》以来,武帝除了重事对匈奴的整治,内廷的平衡外,还尤为重事对外戚的限制,刘彻可能是因汉初“吕氏之乱”影响,所以对“外戚问题”很重视。

钩弋夫人是碧玉之年进宫,桃李年华就被处死,养育刘弗陵时不过是少女的年纪,相比那些孩子都已经封王和储君的女人来说,她的亲人至少没有李姬,王夫人以及李夫人的亲人权势更大,也恰恰是这点让武帝更放心,也恰恰能得到武帝的好感。

而且在后来武帝处死钩弋夫人时的那句“少弱母壮”也能为老廖的分析佐证,进一步折射出武帝对外戚干政的担忧。

其次便是武帝的迷信。在之前老廖对大家说过,钩弋夫人是因手握玉钩的“奇”成功引起武帝兴趣,而武帝又对“神迹”等深信不疑,这就让武帝认为钩弋夫人是上天派来给自己的“奇女子”。

除钩弋夫人“奇”外,刘弗陵的出生也很“奇”,在史料《资治通鉴》中记载,别人都是十月怀胎,而刘弗陵则在钩弋夫人肚中待了整整十四个月。

而就是这十四个月,让武帝将出生后的刘弗陵与当年也同样在母胎中待了十四个月的“尧”进行联想比较。

这就比较有意思了,老廖不禁在心中思索,钩弋夫人的怀胎十四月,究竟是巧合,还是她的故意为之?

结合她之前的“手含玉钩”来看,我认为这次的“怀胎十四月”则又是她的另一个杰作。

钩弋夫人真是在古代把“神秘学”玩到顶峰的女人。也正是这样一个女人,她将武帝的喜好揣摩的了然于心。

于是,武帝在刘据死后,将储君之位给了“在胎中十四月”的刘弗陵。

于是,钩弋夫人也因儿子得了储君之位被武帝赐死宫中。

钩弋夫人之死无疑是王朝和权力的祭品,但从武帝的角度来看确实是正确的,毕竟“吕氏之乱”的例子已经摆在那里,刘彻不能不以史为鉴,不得不担心钩弋夫人会不会是下一个吕夫人。

武帝于公元前87年在长安城内告别了这69年的风雨一生,告别了他曾经深信不疑的“神仙”,同时也告别了他的老对手匈奴。

刘弗陵则在同年以八岁幼龄即位,史称汉昭帝。他迎来了自己短短21年的人生,迎来了13年的皇帝生涯,同时也开启了“昭宣中兴”的按钮。

汉武帝很英明,他以杀掉钩弋夫人这位将来皇帝生母的手段,避免了可能发生的“外戚干政”。

可武帝也是糊涂的,如果没有外戚存在,他所指立的那些辅政大臣要靠谁来制衡?

于是,以霍光为首的霍氏家族在汉昭帝时以辅政大臣的身份登上历史舞台,这个家族将在后来的汉朝掀起巨大波澜。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老廖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