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戚横行的汉朝,窦太后的两个兄弟,为何一生都不曾任官职?

时间:2020-11-19 12:52:41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窦长君、少君由此为退让君子,不敢以尊贵骄人。

汉朝是外戚干政的高峰时期,由于几位皇帝去世时,其留下的接班人尚且年幼,所以代表娘舅家势力的太后们,皆凭借自己极高的地位和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成为了朝堂真正的话事人。

汉文帝像

汉文帝在世时,窦氏被立为皇后。消息传到民间后,窦氏年幼时失散的亲兄弟前来和她成功认亲,至此实现了从平民的侯爵的一步跨越。不过在此之后,窦氏兄弟终其一生却也没有再进一步,未曾在朝堂之上出仕。

窦氏被封皇后并和两兄弟相认

刘恒在代地任诸侯王时,已经有了一个原配妻子,而窦氏只是他的一个嫔妃。不过男人似乎总是对新鲜的事物感兴趣,刘恒十分宠爱窦氏

至代,代王独幸窦姬。
窦太后影视形象

诸吕之乱后,代王刘恒被功臣集团推举为帝位的接班人,也就是后来的汉文帝。文帝从代地到长安时,他的原配妻子已经早逝,陪在他身边的正是窦氏。

由于文帝之前有过正室妻子,所以在大臣向他提出要立皇后时,他显得犹豫不决。古人虽然可以拥有三妻四妾,但是正室妻子却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她们身后往往站着一个强大的家族,为双方的强强联合提供助力。为了避免和原配家族产生纠纷,刘恒才不敢轻易地更换皇后。

今日的河北武邑

不过对于国家来说,确立皇后是一件重要的大事,这不仅是政体结构严谨的标志,也是避免文帝子嗣为争夺权力而内斗的手段之一。最终,在大臣的建议下,窦氏母凭子贵,以太子生母的身份成为了新皇后。

消息传到民间后,窦氏的两个兄弟听说新皇后和自己同姓,而且出身地也是清河观津(今河北武邑)人,便愈发觉得其是自己姐妹的可能性较大。于是两人先后来到长安,向守门的官员禀明情况。官员闻讯不敢怠慢,立刻前去向窦皇后汇报。

起初,窦皇后担心是有人假借亲人之名前来行骗,不过窦氏兄弟,尤其是弟弟窦少君,拿出了大量的可靠证据,令窦皇后感同身受、倍感亲切,最终使得三人成功认亲。

窦氏兄弟的到来虽然令窦皇后十分开心,但是有人却产生了巨大的担忧。

功臣集团侧面向文帝施压

听闻窦皇后认亲,以周勃为首的功臣集团的心沉了下来。

要知道当年诸吕之乱出现的根本原因之一,便是吕后身边有吕泽和吕释之两位掌握了兵权的哥哥撑腰(吕泽死后,本部势力向下传递给子嗣)。

眼下,窦皇后的地位不弱于吕氏,而且族内已然出现了窦婴这种青年才俊。现在突然又凭空出现了两位兄弟,而且看起来三人感情很深厚,那么假以时日,当窦氏兄弟凭借窦皇后的地位在长安建立起本部势力后,窦氏的实力将不可估量,诸吕之乱有可能重演:

吾属不死,命乃且县此两人。此两人所出微,不可不为择师傅,又复放吕氏大事也。

于是,功臣集团推举周勃和灌婴联合上书文帝,他们称窦氏兄弟之前出身低微,不懂礼数,应当找一个有德行的长者教他们明礼,这样才不会给文帝和窦皇后带来负面影响。

周勃影视形象

这个建议从表面上看是功臣集团心系文帝,为他着想,然而帝王的家事,又岂能由大臣们谮越来处理呢?

对朝堂之事了如指掌的文帝直接读懂了周勃等人的潜台词,也明白其心中的顾虑,最终他接受了这个建议,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妥协和安抚。

而功臣集团在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也不愿意过于逼迫文帝,于是他们选择了静观其变的观望态度去对待窦氏兄弟。

为何窦氏兄弟甘愿不出仕?

认亲之后,窦氏兄弟很快便在长安有了宅院和田产,老家的二百户百姓也被安排为窦氏守陵,后来二人分别被封南皮侯和章武侯,好日子终于来到了。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在此之后,窦氏兄弟,或者说连窦皇后也算在内,他们并没有提出进一步的要求,在朝堂上谋得一官半职。而此时侄子辈的窦婴,窦已经成为了詹事(三品到四品之间,中等偏上的官职)

灌婴影视形象

之所以窦氏兄弟甘愿不出仕,主要是由于以下两点原因导致的。

首先,当年的吕氏作为地区望族,比起高祖,势力相当甚至更强,在财物和军力上都有优势,所以双方能够在高祖起兵后始终保持基本一致的地位。而窦氏兄弟本来就是平民,缺乏基础势力,因此在朝堂上就没有话语权,难以凭着军功争取到官位。

其次,窦氏兄弟数十年间生活贫困,一朝富贵后,首先会对富足的生活更向往,当二人的物质追求达到一定高度后,有很大可能会遵循人性,拥有更高的追求——出仕,然而二者的出仕需求必须要通过窦皇后传达给文帝,可是文帝早就和军功集团达成一致,堵死了这条路。

窦皇后作为陪王伴驾的第一人,必然或主动或被动了解了这个事实,最终从长远角度出发,令兄弟二人理解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彻底断绝了他们的念想。

这两大因素交织在一起,最终构成了窦氏兄弟甘愿不出仕的根本原因。

窦婴影视形象

结语

爵位和官职,看起来都是高大上的事物,实际上却不可以同日而语。就拿此事为例,爵位代表着汉朝对你过去功绩的认可和对你未来财富的保障,虽然眼下很尊贵,但是未来是可以取消掉。而官职却代表了你可以实际掌握的权利,对在朝堂上构建盘根交错的利益网,维护本族的长期利益是极其重要的。

因此,无论文帝也好,军功集团也罢,对于赏赐给窦氏兄弟的物质财富是毫不吝惜的。不过在权力斗争的零和博弈中,双方都不希望有第三方(外戚)来伤害已然定型的权力架构,这种高度默契的思想,也使得文帝和军功集团在关于窦氏兄弟二人的安置意见上顺利达成一致,彻底消灭了其出仕的可能性,避免了潜在的外戚干政隐患。

参考文献:

【1】《史记·三十世家·外戚世家》

【2】《汉书·传·外戚传上》

推荐阅读:

汉高祖预言刘濞必反,后者果然发动叛乱,难道高祖能掐算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