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鉴中国1000年」117:大汉帝国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时间:2020-11-17 21:08:23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丞相孔光已经不是鲍宣和王嘉能够寄托希望的人了。

孔光是孔子的十四世孙,自幼聪颖好学,不到二十岁就被推举为议郎,后又被任命为谏大夫。

在汉元帝时期,他的确表现出刚直不阿、直言无忌的品行,在政事上屡屡触怒汉元帝,结果被贬为虹县县令,孔光一怒之下,就回家教书去了。

到汉成帝时期,孔光再次被推举为博士,后升迁为仆射和尚书令。由于他很出色地完成了平反冤狱、整治风俗、赈济灾民等一系列任务,一时间声名鹊起,深得汉成帝信任。

数年后,因其办事周密谨慎,又先后升迁为光禄大夫、给事中、光禄勋等职,但均兼着尚书事务。孔光一共执掌朝政机要十多年,主要负责维护法纪,修订制度。

但此时的孔光已经没有当年的意气了。在与皇帝进行答对之时,虽然仍能直言不讳,但只要皇帝不听,他也不敢再强争硬谏了。反而认为上书张扬皇帝的过失,来求得忠直的美名,是做官的大罪。

到汉成帝后期,他在太子人选上站错了队,结果被贬为廷尉。

在汉成帝暴毙之前,再次启用孔光,任其为丞相,并赐爵博山侯。

刘欣即位后,孔光在傅太号尊号一事上再次与皇帝之意相悖,结果被罢官免爵。

现在,虽然他二度为相,可几十年来,数次宦海浮沉,早已磨平了他所有的棱角。现在的孔光,如同是一颗圆润的珍珠,绣在帝国的皇冠之上,代表着皇帝那虚无的惜才之名。

一代干吏,就这样在宦海浮沉中沦落为了皇帝的遮羞布。

可是,刘欣还需要他替自己的小情人董贤的遮遮羞。

二十二岁就位列三公之首的董贤名望明显不足,为了提升他的名望,刘欣让董贤去拜访丞相孔光。

听说董贤要来,孔光立刻就理解了皇帝的意图。等董贤来的那一天,他布置警戒,身着盛装,亲自站在大门外远眺。等远远地看到了董贤的车队,他先退入大门;再到董贤的车到门口了,他又退入客厅;闻报董贤下车了,他这才连忙出来正式迎接。

这套流程是什么意思呢?按现在的制度,大司马是三公之首,而丞相是百官之首,董贤来访,孔光只需要在董贤车驾进入中门以后,出来迎接一下就可以了;只有皇帝来访,他才需要出大门迎接。也就是说,他这套礼仪的恭谨程度,仅亚于皇帝亲临。

其实这一切都是做给外人看的:看,我孔光以丞相之尊、贤达之名都对董贤这么尊重,你们以后不准小瞧人家了。

刘欣听说后,非常高兴,也投桃报李,封孔光的两个侄子为谏大夫、常侍。

按说现在董贤官爵也有了,名望也有了,再往上就差继承皇位了,可董贤的父亲董恭还不太满足——因为董氏是新贵,也就这几年才崛起,缺少底蕴。但家族底蕴这种事需要几代人的沉淀,所以他决定采用最便捷的办法:和朝中望族联姻。

刚好,他二儿子董宽信还没结婚。于是,他打算替二儿子求娶中郎将萧咸的女儿。

萧咸是前朝大儒萧望之的儿子,更是开国功臣萧何的八世孙,可以说是真正的百年世家、名门望族。并且萧氏与元城王氏也有联姻:萧咸是平阿侯王谭的儿子、中常侍王闳的岳父。

这样的家族能看上萧氏吗?当然不能。所以,萧恭拜托王闳去给萧咸提亲时,萧咸提醒王闳,说任命萧贤为大司马时,策书上说他“坚持中庸之道”,这可是帝尧将大位禅让给帝舜时所说的一句话。这种人咱们这种普通人家的孩子可高攀不起。

王闳恍然大悟,连忙回去替萧咸婉拒了萧恭的美意。

后来,刘欣请董贤父子亲戚在麒麟阁喝酒,刘欣乘着酒意看着董贤笑道:我打算效法尧禅位给舜,你看怎么样?

侍立在旁的王闳惊出一身冷汉,连忙插话道:天下是高皇帝打下来的,不是陛下您一个人的。陛下承继宗庙,应该传给刘氏子孙,千万不可戏言。

刘欣默然不悦,于是令王闳回家,不让他再随侍左右。

之后,太皇王太后替王闳向刘欣道了个谦,刘欣才又把王闳召回宫来。

到此时,王氏一门已经彻底衰落了,虽说去王莽和平阿侯王仁被召回京师,但已经无权无势。还在宫内任职的更是只有王闳和担任侍中的哥哥王去疾两个人了。

但不要着急,天地翻覆的时刻很快就要到了。

次年,也就是公元前1年,元寿二年的正月,匈奴单于和乌孙大昆弥来朝。

顺便提一句,到此时,西域五十国均归西域都护管辖,自译长到将、相、侯、王,都佩戴汉朝赐予的印信和绶带,共三百七十六人。

是年五月,再次正式确立三公官名和职权。以大司马、卫将军董贤为大司马;以丞相孔光为大司徒;以御史大夫彭宣为大司空,封长平侯。

六月,刘欣于未央宫驾崩。

这一年,是大汉帝国立国的第201个年头。

刘欣是汉朝的第十三任皇帝,也是老天给大汉帝国最后的一次机会。

在继位之前,他亲眼见证了外戚势力对皇权的侵蚀,所以,继位之后,他一方面打压王氏,另一方面限制傅、丁二氏的权势。虽然说后宫仍有傅太后的掣肘,但在朝政大事上,他基本上实现了皇权的回收。

但他什么也没干。

权力如果不能用来解决问题,那将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这里说的解决问题并不是他把王莽一刀给砍了,或者更狠点把王氏一门彻底消灭掉。毕竟人没有前后眼,他也不是后世穿越过去的。如果说在汉成帝时期,还有人认为王氏有可能取代刘氏,那么他登基后,基本上没有人还会这么认为了,更多的人反倒在为已经衰弱的王氏叫屈。

或者说,就算他把王莽砍了、把王氏灭门了,以当前的局势,照样会有人出来收拾残局——比如孔光,至于最后是演变成像霍光那样铺政还是像王莽那样摄政,那就不好说了。

他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一家一姓的问题,而是整个权贵势力的问题。

简单来说,权力的有效性不在发号施令层面,而在于是否能实施落地。比如说此前他下诏减少奴婢数量、限制兼并土地,其结果是诏令下达之后奴婢和土地的价格一落千丈,最后不得不收回诏令。就实施这几个月,估计又增加了无数失地农民。

这其中的原因固然是上层的命令不切实际,但从政治上来说,是整个权贵阶层根本就没打算认真执行这个命令。可以说,在汉武帝时期,压根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就算是再不切实际的命令,他也一定能贯彻下去——比如说白金币制度。

所以说,要解决整个权贵势力的问题,需要他具备两个素质:一是要有政治智慧,二是要有铁腕手段。

遗憾的是,这两样素质刘欣都没有。

他纯粹是为了权力需要而收回皇权,纯粹是为了政治需要而扶植朝臣。

客观来说,如果后面没有王莽篡位,他这样的行为无可厚非,基于他打压了外戚,后世对他的评价甚至可能还会高一些;但王莽篡位这个极具偶然性的结果,让后世把避免这个结果的希望放在了他身上,所以对他的评价就没那么友好了。

总而言之,他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他在位期间,权贵势力相互倾轧,有识之士含冤至死,兼并之风愈演愈烈,朝臣官吏尸位素餐,黎民百姓困苦不堪。林林总总的问题他视而不见、避而不谈,只是像鸵鸟一样把脑袋扎进董贤的温柔乡里,任由帝国这艘大船向着深渊划去。

他是历代王朝中,众多无能帝王中的其中之一,按说对他也无需太过苛责。只不过,他的无能,让大汉帝国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希望。

但还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不过,大汉帝国剩下的这一点点机会掌握在了董贤的手里。

刘欣驾崩后,太皇王太后干得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未央宫,收取皇帝玉玺,然后召集大司马董贤,问他刘欣的丧事怎么办。

这是董贤唯一的机会,甚至也是大汉帝国最后的一点机会。应对得当,他有可能成为辅政大臣之首,大汉帝国也可能驶向另一条航道;应对不当,包括他的性命在内,一切就都完了。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对董贤来说,有且只有一个正确答案:问丞相诸卿即可。

太皇王太后虽掌握了玉玺,但到此时,王氏已经没有任何的权势了。可以说,表面上看起来气势汹汹的王太后不过是一头没有爪牙的老虎罢了。董贤只要提出把刘欣的治丧之事交给丞相,那么她是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能力反对的,因为按惯例,如果皇帝没有太子的话,后事本来就应该是三公联同公卿商议解决的。

这样一来,后面的事就跟她王氏一门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太皇王太后之所以敢把这个问题抛给董贤,原因很简单:这哥们儿就是一个政治白痴。他平时跟在刘欣后面狐假虎威地捞点政治本钱还行,真玩起权术来,他哪是已经历经三朝的太皇王太的对手?

结果正如王太后所希望的那样。董贤吱吱唔唔地选择了错误的答案:脱帽谢罪,请太皇王太后定夺。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王太后立刻说道:新都侯王莽,先前曾以大司马的身份办理过先帝的丧事,熟悉流程,让他过来帮你可好?

董贤感激地跪下感谢:那样就太好了!

那真的太好了!

王太后立刻派出使者,快马召王莽入宫,并颁下诏书给尚书:征调军队的符节、百官奏章的审阅、宫里的中黄门和期门郎等调度,均暂归王莽节制。

王莽入宫后,也立刻让尚书以照顾刘欣不周为由弹劾董贤,禁止董贤再进入皇宫。董贤吓得屁滚尿流,只好跪在皇宫门外脱帽谢罪。

第二天,王莽派人拿着王太后的诏书到宫门口宣布罢免董贤,收回大司马印绶,让他滚蛋回家。

到这个时候,董贤倒是知道自己肯定小命不保了,只得和妻子双双自杀。其家人趁夜将其埋葬。王莽还疑心他诈死,把派人把他的坟挖开,把棺椁抬到监狱里验看,然后懒得再抬回去了,就把他又埋在了监狱里。

王太后这才下令让百官商量一下谁来当这个大司马。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白的事吗!再加上王莽此前官声的确不错,于是,大家都推举王莽继任大司马。但前将军何武和左将军公孙禄反对,于是,这两人相互推荐对方。

次日,王太后亲自下诏,册封王莽为大司马,主管尚书事。

干完了这一切,王太后才与王莽施施然地商量起皇位继承人的事。

他们选中的人,正是当初被傅太后搞死的冯太后的孙子:中山王刘箕子。

很多人认为王太后和王莽之所以选择刘箕子为继承人,是因为刘箕子年幼,更好控制。其实,按继承顺位来讲,刘箕子继位并无不妥之处。

当初汉元帝刘奭共有三个儿子,长子是汉成帝刘骜,次子是定陶王刘康,三子是中山王刘兴。刘骜在世时,本来想让弟弟刘康继承皇位,但刘康比他还先去世,所以立了刘康的儿子刘欣;现在刘欣驾崩,他似乎也没有兄弟,所以按顺位本来就应该是中山王刘兴的儿子刘箕子了。

于是,王太后当即封王莽的堂弟王舜为车骑将军,令其持节去将中山王刘箕子接入京中。但新帝即位还需要有一系列繁琐的准备工作要做,趁这个空档,王莽开启了新一轮的权力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