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景之治?别傻了,那是一个饿死人的升平盛世

时间:2019-09-05 16:50:34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周末跟朋友聚会结束,喝了点小酒就打算步行回家,反正离家又不是很远。当我走在深夜的大道上,看着路边昏黄的路灯,扭头看下自己的身影与周边的树木影子相应交错,在微醺的状态下,就在那一瞬间想到了一个话题,如今我们生活太平安康,百姓富足,安居乐业。

那么在历史上,盛世真的就是安居乐业,国泰民安的状况吗?为何在一些历史记载上也有“饥饿”的一面吗?

以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盛世文景之治为例,晁错在给汉景帝介绍《论贵粟疏》时说,假设一个五口之家的农民,最多耕种一百亩地,收入也不过一百石,但是家里还要出2个人的徭役,一年四季不得休息。要是遇到天灾暴政,就要忍饥挨饿,有甚者还要售卖儿女、田宅才能应付了。

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过百亩,百亩之收不过百石。春耕、夏耘,秋获、冬藏,伐薪樵,治官府,给徭役...四时之间亡日休息...勤苦如此,尚复被水旱之灾,急政暴赋,赋敛不时,朝令而暮当具。有者半贾而卖,亡者取倍称之息,于是有卖田宅、鬻子孙以偿责者矣。——《汉书·卷二十四上·食货志上》。

盛世形成的原因

汉兴,接秦之弊,作业剧而财匮......量吏禄,度官用,以赋于民。-----资治通鉴

盛世形成,最根本的就是外部没有战争的困扰,内部完成统一。就以历史上的第一个盛世文景之治为分析的对象,那时候结束了秦朝的残酷统治,汉朝建立了统一政权。

摆在眼前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安定发展的问题。发展的方向就是让国家慢慢富裕起来,让国家富裕的最小目标就是让民众富裕起来,民众富裕起来的根本就是需要稳定的环境,没有人因为战争的需要丢失性命。

继以孝文、孝景,清净恭俭,安养天下,七十余年之间,国家无事,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资治通鉴

根据马斯洛需求理论,由于刚刚结束战争,民众对幸福生活的追求降到了最低,只要活着就是幸福。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只要不出现大的暴政,老百姓能保证安全就已经很满足了。而汉初也因为刚刚经历完战争,人力消耗极大,无力再次发动大规模的工程,所以国家也在政策上给予百姓休养生息的支持,减轻徭役跟赋税,实施着无为而治。

这样,民众开始慢慢的存粮多了,经济也就慢慢的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整个国家,也有了一个向盛世发展的基础。

盛世背后的“饥饿”

随着盛世的形成,贵族和百姓之间的关系也从脆弱的平衡上开始发生变化,社会财富也进一步集中到贵族的手中。

正如之前晁错和董仲舒所言,盛世中获利最大的还是官僚、地主阶层,普通老百姓比起乱世只是获得了相对的人身基本安全。

但是普通百姓负责的劳役等却是没有减少多少,遇上天灾人祸,照样会打回原形,只能卖儿卖女,行成了盛世之下的另一个“饥饿”的盛世!

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钜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资治通鉴

在文景之治的时候,民众富足,国家运营良好,国库中的铜钱连串钱的麻绳都朽了,仓库中的粮食太多,堆积在外面都腐朽了……

在这样一派表面的盛世景象下,从宗室以下,什么公、卿、士大夫,都变得极为奢侈,毫无限度的浪费。

宗室有土、公、卿、大夫以下,争于奢侈,室庐、舆服僭于上,无限度。-----资治通鉴

但是老百姓呢?

董仲舒在向汉武帝上书时,也曾议论到“文景之治”下百姓生活的现状,称他们穿的是破衣烂衫,吃的是猪狗食,如果不肯做豪强的佃农,往往会在生计无着的情况下沦为盗匪,这样的人往往成千上万。

“贫民常衣牛马之衣,而食犬彘之食。重以贪暴之吏,刑戮妄加,民愁亡聊,亡逃山林,转为盗贼,赭衣半道,断狱岁以千万数。”——《汉书·卷二十四上·食货志上》

所以说在表面上文景之治盛世背后的隐藏着的都是老百姓的苦难,是人祸!在封建社会的整个体系中,都是有着严格的阶级制度,民众被这样的制度压迫着的意志逐渐萎靡,这样的盛世对于老百姓来说已经获得了基本安全、生存的需求;而贵族士大夫则获得了更高的社交需求、尊重需求、乃至个人的自我实现需求。

文景之治时期,当时的“田赋”(土地税)、“口赋”(人头税)、“徭役”“三座大山”虽说为了初期发展已经减轻了很多,甚至一度破天荒的取消了田赋,但是民众的“口赋”、“徭役”并未减轻多少。

当时民众跟国库粮食充沛,就是因为减轻了“田赋”带来的最直接成果,但是仅仅减轻这个还是不足够的,“口赋”因为发展初期,战争刚结束也是有点少,但是在后期的时候,人数暴增,土地分配不均匀,造成的“口赋”也在逐渐增加。“徭役”也是在初期为了发展国力减少了很多,但是国家发展建设,也是需要人口的,水利工程,道路乃至宫殿的修葺都需要人。最重要的“徭役”的指挥权在当地的官员手中,他们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加大人口的投入,很多时候不会考虑民众的感受。前两点为了发展有相应的减少,但是“徭役”在后期成了民众苦难的最根本的原因。

“饥饿”一直存在着

分析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明白,盛世也是有“饥饿”的。从文景之治开始到后面的康乾盛世,它都没后消失。正如阳光伴随着黑暗,如影随形,想分都分不开。这样的“饥饿感”一直在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着。

如何消除这样的“饥饿感”。其他的事情我们做不了,我们能做的也仅仅是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方式很多,正能量的改变永远是最好的选择。

参考文献:《资治通鉴·汉纪》、《汉书·卷二十四上·食货志上》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