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秦国灭亡有一个微妙原因,司马迁也只能用轮回来解释

时间:2021-04-18 18:01:59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脱胎于秦邦国的大秦王朝,未能像秦始皇生前预想的那样传至万世,就在秦始皇沙丘病逝后的数月,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揭开了秦末天下分崩的序幕。

3年后,秦朝函谷以东疆土尽数失守,而二世皇帝胡亥的被杀,也宣告了秦王朝的灭亡。出身嬴秦宗主的子婴被拥立为秦王,将秦重新降格为邦国。

子婴继位时,秦军东出的主力基本消耗殆尽。

南下岭南的秦军在赵佗示意下封锁北上通道闭关自守;作为平叛主力的20万王离军团在巨鹿被项羽击溃,随后,章邯带着20万刑徒军向项羽缴械投降。

就在项羽与秦军主力在河北决战的同时,刘邦的一路人马却沿着河津、宛城一带一路西向,在攻破宛、穰等十七县后,逼近武关。

虽然秦军在各个战场上接连失利,但秦国赖以统一天下的关中、巴蜀等地却并未遭受战乱,无论是兵源、财力都足够支撑秦军闭关自守。楚汉之争时,刘邦屡次大败,萧何依然能从关中源源不断征集到粮饷、兵员,也佐证了这一点。

刘邦显然也很清楚秦军尚存的实力,所以,在进军武关时,刘邦做出了2条关键性的决策:一是遣郦商攻旬关,定汉中,截断秦国关中和巴蜀的联系;二是假意遣郦食其、陆贾游说武关守将,趁机破关。

武关的失守,虽然让秦军失去了咸阳东向的险关屏障,但在广袤的关中,秦军依然牢牢控制着雍城、废丘、咸阳等坚城要塞。

如果子婴选择凭坚城据守,那么将使远道而来的刘邦陷入孤立无援、补给困难的险境。后来楚汉之争时,章邯采取的正是坚守废丘城的战术,与汉军对峙长达10个月。

可见,凭城据守对于防御一方而言是最佳战略。但奇怪的是,面对疲师远征的刘邦,子婴却做出了弃守坚城与刘邦在峣、蓝田决战的命令。

结果,秦军大败,子婴投降,享国560余年的秦国宣告终结。对此,司马迁曾言道:“向使婴有庸主之才,仅得中佐,山东虽乱,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庙之祀未当绝也”。显然,司马迁对子婴持批评态度。

如果说二世皇帝胡亥的昏庸葬送了秦王朝,那么子婴有违常理的军事指挥则直接丧失了保有秦国的最后机会。为什么子婴会做出弃城出击的奇怪举动呢?

2000多年后,咸阳城的考古发掘,发现了其中的微妙原因。原来,秦咸阳城只有宫城而没有外城。临潼出土的“少府”“咸亭”陶文也证实,秦咸阳城以骊山、渭水为界,都城的规划和建制,根本没有考虑筑城墙。

咸阳这种“席卷天下,并吞八荒”的修建方式,也的确实现了“秦王扫六合”的雄心,却没想到坑惨了“攻守之势异也”的子婴。

司马迁在描述子婴的最后时光时,用了很隐晦的天道轮回论:“子婴为秦王四十六日”。为什么这么说呢?

《史记》中“四十六日”这个诡异的时间节点共用了3次,每一次都与秦国有关。第1次是秦赵长平之战,“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第2次是章邯、王离围巨鹿,楚国援军“留四十六日不进”。第3次则是子婴在位时间。

《管子》曾言“以冬日至始,数四十六日,冬尽而春始”。《皇览》也提到:“迎礼春、夏、秋、冬之乐,又顺天道,是故距冬至日四十六日,则天子迎春于东堂”。可见,“四十六日”寓意天道轮回,并非真实的天数日期。

司马迁在《李斯列传》中记载“子婴立三月”,但到了《秦始皇本纪》中却变成了极具象征意义的“子婴为秦王四十六日”,似乎在告诉读者:子婴面临的窘境恰恰是一场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