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楚汉之争”实际上是“第二次秦国东灭六国”?

时间:2021-03-18 20:31:3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从地理形态上来看,楚汉之争,与秦灭六国大体相同,可以称之为第二次秦国扫灭六国。

秦国以关中、汉中、巴蜀为根基,东出天下吞灭六国,刘邦也是以巴蜀、汉中、关中为根基,一举击败项羽,建立大汉朝。

秦国面对的是赵、韩、魏、齐、楚、燕这山东六国,而刘邦面对的大体上也是魏王豹、赵王歇、燕王臧荼、齐王田广、楚霸王项羽、九江王英布,这六个诸侯王。

虽然还有衡山王吴芮、临江王共敖、雍王章邯、塞王司马欣等十余位诸侯王,但是这些诸侯对楚汉战争的参与感都不强,要么早早退场,要么默默无闻。

汉承秦制,汉朝在中央集权、郡县制和大一统思想都继承了秦朝的制度

刘邦打败项羽之后,并没有像项羽那样分封诸侯,各诸侯国有着高度的自治权。消灭项羽之后,刘邦首先是建立大汉王朝,各诸侯国统归大汉朝之下,确立名义上的大一统格局。

其次,在国家的行政区域划分上,虽然各诸侯王林立,基本占据了大汉的半壁江山,但在整体布局上,采取郡县制的行政划分,中央直属区域,全部采用郡县制管理。

各诸侯国内部,很多也大体采用与郡县制相同的行政管理,有些大的诸侯国设置几个郡,小的诸侯设置县进行管理,当然名称可能不一样,但大体功能相当,逐渐形成了汉朝特有的“郡国制”,其实与秦朝的郡县制一样。

虽然说刘邦为了打败项羽,建立大汉王朝,联合各诸侯王击败项羽,对各路诸侯进行封赏,承认了分封制度。

但是汉朝也同样极力在维持中央集权的制度,采取一种非常聪明的措施,各诸侯国的相国,由汉朝中央统一任命,协助掌管诸侯国内政。

汉朝的很多制度,虽然与秦朝有所区别,但是在整体趋势和目标上,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可以说汉朝是对秦朝的继承,因而刘邦消灭项羽,也可以称之为第二次秦灭六国。

秦始皇以武力剪灭六国,刘邦武力拉拢并举,集中消灭项羽

秦国的扫灭六国,就像现在的推塔游戏一样,从西向东,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推倒,最后灭掉东方的齐国,从而一统天下。

而刘邦的一统天下,相比于秦始皇,更像是利用政治手腕进行拉拢,形成联盟关系,从而迅速达到迅速消灭敌人的目的,更有一种走捷径的意思。

在楚汉战争中,刘邦的汉军集团,真正用武力消灭的,也只有章邯、魏豹、司马卬、赵王歇、齐王田广、楚霸王项羽、临江王共尉,这其中真正够分量,可以向战国七雄一样争霸的,也只有赵王歇、齐王田广和楚霸王项羽了。

其他的如梁王彭越、九江王英布等有一战之力的,要么是早早的与刘邦达成了同盟反项,要么是被刘邦劝降,加入反项同盟,共同在垓下之战合围项羽。

不仅如此,刘邦集团还成功策反了西楚的大司马周殷,一举断绝了项羽在江淮一线的后路,这在秦灭六国的过程中都是没有的,秦军在寿春俘虏楚王负刍之后,项燕和熊启在淮南继续抵抗。

可以说,在扫灭六国的过程中,秦军的武力最强盛,但是刘邦的政治攻势最强大,从心理上瓦解了楚军的防线,因此秦始皇用了十年的时候才统一,而刘邦仅仅用了三年就完成了统一。

同样是统一天下,在制度上刘邦使用了分封制和郡县制并举,而秦始皇秉持了老秦人的固执,就是一条郡县制走到底。

从本质上来说,刘邦建立汉朝,采用的一种便捷的求同存异的方法,而秦始皇就很强势,“不要你们觉得,只要我觉得”,天下必须听老秦的。当然走捷径也有走捷径的坏处,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全天下都是中央朝廷的郡县,统一管辖,不管天下是否安稳,但大家都姓秦朝。

而刘邦建立汉朝后,天下却有五个异姓诸侯王,又用了七年时间,才消灭异姓诸侯王,天下才彻底姓了刘氏,其实所用是时间差不多,但是效果却是差别很大啊!

在法律和文化制度上来说,新兴的汉朝与秦朝差别很大,秦文化早已灭亡

很多人牵强附会说什么中国的英语发音是秦,完全是扯淡,短短十四年的秦朝,对中国大地都没多少影响,何来远播重洋呢!

我们这个民族之所以叫“汉”,最核心的原因是在汉朝,奠定了整个华夏民族的文化属性。

首先,汉朝对秦朝的法家思想是有一定的继承,但是汉朝完全摒弃秦朝的商鞅法家思想,追本溯源,继承了三晋的法家文化。

汉朝建立后,刘邦命令萧何参战商鞅制定的秦法,“取其宜于时者,作律九章”,萧何摒弃商鞅的严苛刑法,直接依据魏国李悝的《法经》,修改和补充上户律、兴律和厩律,制定出汉律《九章律》,自此我国古代的法律基本以汉律为蓝本进行修订。

其次,在治国理念上,刘邦也摒弃了秦朝法家的严苛,提出了“德主刑辅”的治国思想,以宽柔相济、严松相当的手段来进行治理。

从汉初到汉武帝初期,汉朝都奉行黄老道家的治国思想,以无为而治,达到与民休息,达到积累国力,使百姓安居立业的目的。最后,在文化发展上,刘邦也是极为重视《诗》《书》的传承,建立了规模宏大的“国家图书馆”天禄阁、石渠阁等。

汉初的功臣陆贾创作了政论散文集《新语》,奠定了汉朝前期道家无为的思想文化。

同时刘邦虽然轻慢儒生,但是对儒家文化也同样的包容并济的,汉高祖十二年,刘邦路过鲁地,专程前往曲阜以太牢之礼祭祀孔子。

汉朝的流行文化,与秦风的粗狂征伐完全不同,继承荀子的赋体,传承于屈原、宋玉的楚辞,兴起了一种散文体汉赋。

严格地从文化层面来讲,楚汉之争,其实是楚文化中统一派和守旧派的斗争,而秦末乱世,也同样是六国文化对秦文化的反扑,自此再无秦文化。

古人云:“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说楚汉之争是第二次秦灭六国的不准确的。

新兴的儒家、法家、道家三元文化为核心的汉文化,取代了一元法家的秦文化,成为华夏民族的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