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大一统深入人心,罗马帝国无奈分裂,打破固有思维有多重要

时间:2021-01-20 17:06:06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学我,不能全像我。化我者生,破我者进,似我者死。"----吴昌硕

秦王朝和罗马帝国都起于微毫,历经数百年奋斗最终完成了一统。它们的统治范围超过百万平方公里、统治人口千万之众,虽然两大帝国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但是却在各自的区域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然而,看当今世界,号称继承希腊罗马文化的欧洲诸国,在罗马帝国灭亡后的岁月中从未再度统一;但华夏文明薪火相传,延续到了今天,尽管在历史中数次分裂,不过都能够再次统一起来,屹立在亚洲东部。

我们作为一个超大型国家,完成一次统一已经是地狱级的难度了。自秦以后两千年多年时间里,中国还能不止一次实现了大一统,其根源在上小学时就已经知晓:秦王朝第一个皇帝,始皇帝,在扫平六国后,突破当时分封制的束缚,实行郡县制。

为了推进全国的治理,制定了包括书同文、车同轨,统一货币与度量衡等内容,这些举措奠定了中国能够再次统一的基石。

在上小学时表面上在学习秦统一六国后施行的措施,是不是已经接受大一统的观念了呢?华夏就应该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中国面积很大,但是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

反观罗马帝国,在征服亚非欧的过程中,对古希腊文明情有独钟。甚至到了,统治阶层把孩子送到雅典学习或在罗马请一个希腊教师来教导的地步,此外,他们除了拉丁语外必须掌握的另一门语言就是希腊语。在日复一日的学习中,罗马文化有着明显的希腊风格,最终,西方学者称其为希腊罗马风格。

在学习希腊文化后,罗马人没有在这些文化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一种新思路,即治理超大型国家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超大型国家的内部汇集了众多的民族、多样的语言,本身就有分离的倾向。

罗马的统治阶层对各地区始终使用前期的行省制度,这个制度和今天的行省差距很大,是类似自治的方式,看似非常有效,但始终无法凝聚统一的向心力。当罗马帝国国力衰微时,各地的分离之心就会蠢蠢欲动。

一个先进的文明或思想文化,肯定值得学习。秦王朝在统一过程中,也依仗相当多的六国人才,比较知名的有商鞅、张仪、李斯等人,都是官拜丞相!他们带着先进的思想来到秦国施展自己的才华。

到战国末期,秦国的实力已稳居六国之首,统一之势已如泰山压顶,六国不能抗。但是在完成统一后,面对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国家,当时的秦王嬴政没有拘泥于旧制分封,而在全国范围内推行郡县制并进行生活各方面规章的统一。

短短十数年,就达到了七国之人心凝聚归一的效果。

此后,偶有大分裂之势,但民心所向,终归合而为一,华夏再无分离之忧。罗马帝国却演绎了另一个剧本:一个没有向心力的剧本。

罗马帝国境内,东部和西部从来都是两个世界。虽然他们同属一个国家,官方语言也相同,但他们从来不是一体的,以语言来划分,西方为拉丁语、东方为希腊语。

罗马帝国起于西方亚平宁半岛,但是东部巴尔干半岛和小亚细亚却占据着更重要的地位。比如公元324年君士坦丁大帝重新统一罗马后,在东部设立了除罗马外的另一个首都-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

从公元2世纪开始罗马帝国面临各种各样的危机,到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彻底分裂为东西两半时,上百年的时间内,数位帝王始终无人能解决东西方的根本冲突,最后只能分裂开来。

秦王朝虽然二世而亡,但它留下的遗产始终影响着我们。对比罗马帝国,更能警醒我们,时刻提醒着自己“破我者进”的哲学。一个新的事物或思想或文化或技能,若只学习认知范围内的内容,最终也只能是拘泥于自我画的圆圈,无法看到广阔的外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