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代有人背后骂皇上:骂过秦始皇的五个人,最终有几个人被斩杀?

时间:2020-06-03 19:59:23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不论是二十四史还是二十五史,都以《史记》为首,“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好像《史记》一直被模仿,但从未被超越。

今天咱们要说的,就是司马迁先生用推理小说笔法写出来的秦始皇嬴政与大将王翦之间的勾心斗角,细看之下我们也会产生这样的困惑:王翦背后骂秦始皇,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司马迁都知道了,秦始皇会不知道?秦始皇要杀背后骂他的卢生侯生,还被诬陷为“焚书坑儒”,秦始皇怎么不杀背后骂他的王翦?

其实不仅仅是王翦,当面或背后骂过秦始皇的五个人,好像也没有谁被斩杀,看来“暴秦”真的是有点名不副实。

说《史记》是“无韵之离骚”,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讽刺,但有一点可以明确:作为一本正史,《史记》的文学色彩太浓了,以至于我们产生了这样一种错觉,认为他同时也是一本推理小说,其中记载了太多只有两三个人才知道的秘密,甚至连当事人的表情和语气都记载得如同身临其境,似乎赵高胡亥密谋的时候,司马迁先生就拿着笔在一旁当秘书。

背后骂皇上也没事儿,这种事情还真的只能在秦始皇时代发生:卢生侯生骂完秦始皇跑掉了,倒霉的是给他们吹喇叭抬轿子的无良文人,而且是当时的执法部门处理的,跟秦始皇关系也不大:“使御史悉案问诸生,诸生传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阬之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后。”

侯生卢生跑也就跑了,无论是秦始皇还是御史监察部门,都没有下发通缉令,说明秦始皇也没有想过要赶尽杀绝,甚至根本就没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在古代,杀四百六十个人,还真不是什么大案要案,从汉朝开始就动辄满门抄斩,每年不死个万把人,那皇帝就会被赞颂为仁君了。

其实仁君和暴君,经常被弄混:“暴君”雍正所杀的人,连“仁君”乾隆的百分之一都不到,“暴君”雍正赦免的曾静张熙,被“仁君”乾隆凌迟了。

同样道理,刘邦诛杀了那么多异姓诸侯王,都是满门抄斩甚至做成肉酱,却没有引起多大反响,秦始皇的执法官杀了几个骗子,就成了“焚书坑儒”,您说这事儿上哪儿说理去?

卢生侯生是背后骂秦始皇,骂完就跑掉了,而尉缭骂秦始皇,骂得更狠。尉缭骂完秦始皇,没跑掉,但不是被抓被杀,而是被留下来重用了。

尉缭原本并不姓尉,就跟商鞅原本并不姓商一样,商鞅被封为商君之前,叫公孙鞅或卫鞅,尉缭当大秦国尉之前似乎应该姓魏或姬。

尉缭骂秦始皇,骂得最狠,那简直就是恶毒攻击:“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鸡胸脯),豺声,少恩而虎狼心。”

尉缭骂秦始皇的话如此恶毒,即使是宋仁宗赵祯和明仁宗朱高炽听了,也会怒发冲冠拍案而起。就是拿这话来骂寻常百姓,对方也会拔刀相向血溅五步。

尉缭骂完秦始皇之后也想跑,但没跑掉:“乃亡去。秦王觉,固止,以为秦国尉,卒用其计策。”

读者诸君都知道,当时的“国尉”就是军方第一人,《史记正义》这样注解:“若汉太尉、大将军之比也。”

尉缭骂了秦始皇,秦始皇不但不生气,还把秦国军权交给了他,看来秦始皇这个“暴君”,也是浪得虚名。

卢生侯生和尉缭,都是背后骂皇上,两个跑掉了一个没跑掉,没跑掉的尉缭当了大官,卢生侯生就是不跑,也当不上大官,那是因为他们没本事。

这些人骂了秦始皇都没事儿,所以朝臣们胆子越来越大,博士鲍白令之胆子大到敢当面骂皇上了。

当年秦始皇想效仿三皇五帝选择贤能之人执掌天下,也就是不搞父传子家天下,这个皇帝谁有能耐谁来当。

博士鲍白令之上来就是一顿教训:“陛下筑台干云,宫殿五里,建千石之钟,立万石之簴。妇女连百,倡优累千。兴作骊山宫室,至雍相继不绝。所以自奉者,殚天下,蝎民力。偏驳自私,不能以及人。陛下所谓自营仅存之主也。何暇比德五帝,欲官天下哉?”

奇怪的是秦始皇居然没有发怒,而是“面有惭色”地自我解嘲:“令之之言,乃令众丑我。”

鲍白令之当众骂皇上,改变了历史进程:如果秦始皇把禅让制形成规矩并代代传承下来,那结果会如何,读者诸君可以闭着眼睛想象一下,是不是全球都唱秦腔了?

说完卢生侯生尉缭鲍白令之,咱们该来说说背后骂皇上的王翦了。这段故事其实不用细说,读者诸君知道的可能比笔者还多,所以这里就照搬《史记》中的原话,大家一看就明白。

王翦当面对秦始皇说:“为大王将,有功终不得封侯。”

王翦背后嘀咕:“秦王怚(一作粗)而不信人。”

王翦的话归纳起来,就是说秦始皇狐疑猜忌刻薄寡恩,而秦始皇的反应是“大笑”着满足了王翦要房子要地的所有要求,而且是连着满足了五次。

唾面自干的秦始皇,真是愧对了“暴君”之名:这五个公开骂你的人,你咋不杀掉两三个来维护自己的威严?

用分析的眼光来看抹黑秦始皇的史料,我们就会发现秦始皇并不喜欢杀人,尤其是不喜欢杀骂他的人。

史料有记载公开辱骂秦始皇的五个人,居然都没有被杀,至于秦始皇为什么不杀,可能是侯生卢生跑得快,但是没跑掉和没想跑的尉缭、鲍白令之、王翦为什么没有被杀?这就是要提请读者诸君回答的问题。

笔者的看法是这样的:要么是我们看了假史料,要么是我们看到的是假秦始皇。真正的史料,应该把秦始皇记载称雄才伟略的一代英主,真正的秦始皇应该是胸襟似海的仁德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