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传奇:厕鼠翻身位高权重,押错宝惨遭史上最狠刑罚

时间:2019-05-01 22:36:54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作者:RED

上篇讲到李斯自知厕鼠卑微,要翻身只能靠自己,于是冒着风险跑去游说秦王。而好不容易到了秦国,作为外人的李斯一开始过得也不如预期……

厕仓之别

“会韩人郑国来间秦,以作注溉渠,已而觉。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诸侯人来事秦者,大抵为其主游间於秦耳,请一切逐客。’”

特朗普曾经因为提议在墨西哥修筑隔离墙而导致政府财政报告无法在国会通过,致使白宫关门停业。不管是宗教歧视,还是种族歧视,在美国都是不能触碰的政治底线。这些歧视,说白了点,是“先来者”对“后到者”的排斥,是“原住民”对“客家人”的拒绝,归根到底,是“强者”对“弱者”的压制。世界上有很多标准可以把一群人区分成“你”,“我”,“他”,其实质是对有限资源的争夺,只不过这方式有时暴力,有时温和。

战国初期,秦国虽然贵为七大诸侯国之一,然而“秦僻在雍州,不与中国诸侯之会盟,夷翟遇之”——中原地区的诸侯国依然把西秦当做野蛮人看待。“诸侯卑秦、丑莫大焉”秦孝公就是在此刺激之下招贤纳士,才有了后面举世闻名的商鞅变法。

商鞅变法使得秦国迅速强大起来,然而秦孝公死后,商鞅就以车裂而死。究其原因,在于商鞅变法动了原先秦国宗室贵族集团的奶酪,引起旧贵族的不满。纵然商鞅为秦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但是至始至终,商鞅是一个外人,没有被上层贵族所接纳。

秦国地处西戎,盛行尚武风气,文教事业不甚发达,文化远远比不上中原诸国。所以在秦国发展史上能够列举一大串关东六国的文化人士,如晋国的由余、公孙支,齐国的百里奚,宋国的蹇叔,燕国的蔡泽,魏国的卫鞅(即商鞅)、张仪、范睢等等。这些人多是文臣,并不掌兵。

作为楚国人的李斯,由于同为楚国人的芈太后和穰侯的缘故,与秦国宗室的关系先天性的不好;加之韩国派郑国修渠以求削弱秦国实力的事迹败露,秦国宗室大臣们提议“逐客”,将非秦国户籍的外来人口一律赶除在外,其中自然也包括李斯。

李斯后面写了一封长长的奏疏《谏逐客书》,最终打动了秦王嬴政。表面上看,似乎是李斯的文采和嬴政的英明才化解了这场驱除异地人口的危机,然而实际上是嬴政当前不能把诸多的异国人全部都驱逐出境,因为兼并战争还没有结束,结果还未到来。但是这份《逐客令》毫无疑问地反应出秦国宗室(公室)的保守顽固,且势力强大,对于外来人,带着先天性的歧视和敌视。

厕鼠在仓

“当今人臣之位无居臣上者,可谓富贵极矣。物极则衰,吾未知所税驾也!”

秦始皇曾经在分封制和郡县制之间犹豫过,最后在李斯的力主之下,始皇帝选择了郡县制。“父兄有天下,而子弟为匹夫”,李斯这一主张剥夺了嬴姓侧室的世袭特权,此举不晓得得罪了多少宗室贵族和儒家子弟。秦朝此时距离三代不远,天下共治的思想依旧根深蒂固。天下之利集于一人,此等专权之事亘古未有,也只有秦始皇一人做得到。

而李斯就不应该发表任何意见,否则被人拍黑砖那是避免不了的。但此时靠近权力的李斯,位居公卿,受封通侯,万人之上;始皇帝对其又极其信任——始皇帝沿海北游之时,李斯便是跟从在皇帝身边的近臣之一,因此李斯并不担心那些落寞的旧贵族和喋喋不休的儒家子弟。

(秦朝郡县制示意图)

相反,他这一家子过得非常好。《史记》记载:

“斯长男由为三川守,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诸公子。三川守李由告归咸阳,李斯置酒於家,百官长皆前为寿,门廷车骑以千数。”

李斯的儿子娶的都是皇室公主,女儿嫁的都是王室公子,长子李由任三川郡守,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市长兼公安局局长。李斯办酒,百官皆来祝贺,门口的马匹和车辆数以千记,风光一时无二。但是就如李斯在低谷时能幻想自己荣华富贵的未来,在此人生得意之时,李斯也预料到了将来身败名裂,老无所终的模样,他如是说:

“夫斯乃上蔡布衣,闾巷之黔首,上不知其驽下,遂擢至此。当今人臣之位无居臣上者,可谓富贵极矣。物极则衰,吾未知所税驾也!”

李斯自己非常明白,他以楚国布衣,闾巷黔首的身份和起点,能够达到如今人臣至上的位置,依赖的全是“上不知其驽下”——全靠秦始皇的欣赏和赏赐。所谓月满则亏,物极则衰,这世间哪有永恒;其次李斯的这一切是依靠秦始皇那至高无上的权威作为根基,那有一天秦始皇不在了,在朝堂上孑然一身的李斯又该如何自处?

最后,一直追求长生不老的秦始皇还是仙逝了,这件事成为了李斯一生的重要转折点。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对于没有军功和宗室势力的李斯来说是致命的。在此之上,更为致命的是他在皇储的选择上,选择了胡亥,而不是公子扶苏。关于秦始皇是否留有让扶苏继位的遗诏,目前尚有疑问,但可以肯定的是,胡亥能够继位,其中必少不了李斯的功劳。如果非要究李斯为什么不支持扶苏的话,赵高当时去说服李斯的一条理由很能说明问题——

“君侯自料能孰与蒙恬?功高孰与蒙恬?谋远不失孰与蒙恬?无怨於天下孰与蒙恬?长子旧而信之孰与蒙恬?”

此处“长子”指的便是扶苏。扶苏当时被秦始皇谪罚到边疆上郡蒙恬军中做监军,其人盛有仁德之名,屡次谏议始皇帝,是秦始皇在位时,朝廷和社会上的反对秦始皇暴政的代表人物。蒙恬出身世代名将之家,其弟蒙毅官至上卿,为秦始皇的近臣,势力稳固且强大。

倘若扶苏继位,扶苏势必会对秦始皇时期的诸多政策进行调整,乃至废除。而秦始皇之诸多措施,皆是由李斯等人商议且执行。如此一来,扶苏上台的那刻便是李斯政治生命的尽头。至于蒙恬和蒙毅两兄弟,没有了秦始皇的李斯,根本就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选择胡亥,其原因在于其年幼,易于控制。而从秦二世即位后采取的种种“暴政”措施来看,比如继续征收高额赋税,繁重的兵役、徭役,处死了公子扶苏及其它王室公子,处死了蒙恬、蒙毅两兄弟等等,可以很明显的发现,秦二世延续了秦始皇时期的诸多加强权力的政策,也间接巩固了李斯在秦国的地位。

从这一角度来看,李斯的选择并没有错,大秦帝国依旧按照他们这老一辈人设计的那样滚滚向前。然而在人事方面,李斯没有注意到一种变化:秦二世毕竟不是当年赏识自己的秦始皇。虽然蒙恬兄弟已死,但是秦二世的亲信是自小便教授他律法的中车府令——赵高。

虽然在秦始皇去世的那刻起,无论是谁继位,李斯都不复荣光,但是李斯最后身败名裂,被夷三族这样的结局,就不可能是单凭驾马车的赵高能够办到的事情。赵高是李斯的竞争对手,但是他最恨的人不是李斯,他亦不是最恨李斯的人。

赵高最恨的人应该是蒙毅,当初蒙毅差点就依法杀了赵高了。而最恨李斯的人,应当是秦朝宗室。秦二世即位后,对自己的宗族兄弟进行了大规模的屠杀,其目的与秦始皇如出一辙——强化君主权力,而李斯当时并没有制止。我也觉得,崇尚权力集中的李斯,非但不会制止,反而会支持,就如当初他协助秦始皇废分封,行郡县那般。

(分封制郡县制的差别示意图)

然而李斯无论怎样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成为了秦二世集权的一大障碍。秦二世以谋反之罪将李斯下狱,连辩驳的机会都不给。李斯在狱中给秦二世书写了一大段即忏悔又表忠心的话,歌功颂歌亦是无可奈何,但是像他这般的先皇功勋,新皇帝忌惮都来不及,哪敢多用。最后李斯的荣华富贵就随着他的一生,一刀两断,阴阳分明。

这里有人会问:要是李斯主动放权,退居山林,那李斯是不是就不会被处死呢?首先我觉得这个说法是不可能成立的,因为追求荣华富贵,成为人上人是李斯从看厕鼠开始就立下的远大志向,他不可能放弃;然后像他这种位居丞相的朝廷大员,也不可能轻易抛却公职,毕竟他背后关系着国家命运,牵扯了太多利益。从外地的楚国小吏升至秦朝丞相之位,在秦朝皇权交替之时,李斯注定无法逃脱被困束的命运。

李斯自认厕鼠,想去大仓,欲成仓鼠。然而李斯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只厕鼠,又怎么会被大仓里原有的仓鼠们所接纳呢?许多研究李斯的著作将李斯的悲剧性结局的原因归结于李斯自身贪图富贵的奢念和自我超越的欲望,归根结底是李斯没有遵循孔孟仁义之道,道德败坏又精神扭曲,从而致使自身万劫不复。

然而通过与商鞅、赵高、蒙恬的比较,我们可以发现,致使李斯的悲剧结局的原因并不是他的道德和精神问题,而是他作为楚国布衣这一客观现实。一个在楚国就毫无背景的凡夫子弟,却想在秦国封侯入相,这就是他的原罪。

参考文献:

1、《史记》,(西汉)司马迁著。

2、《中国通史》,吕思勉,新星出版社,2015年版。

3、《左传》,(春秋)左丘明著。

4、侯冰彬.李斯悲剧性探由[J].科教文汇、2008:08

5、刘阳.读《李斯列传》辩李斯之死[J].文化创新比较研究:第20期.

6、李丹.平庸有罪——读《史记·李斯列传》有感[J].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2:02.

7、曾磊.试谈《史记·李斯列传》与《赵正书》对李斯形象的塑造[J].古代文明、2018:01.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