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秦昭襄王灭东周、降魏国着眼,来看看秦国如何打破战国僵持格局

时间:2021-02-20 21:30:34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在孟子等儒学家眼中,春秋时期出现了礼乐崩坏的局面,战争不再是上级对下级的代名词,同等级的封国之间也开始互相兼并,这是不合乎道义的。正是这种迅速蔓延的兼并战争,一步步瓦解了周朝的分封制度,拳头渐渐变得比身份等级更加重要。春秋时期的兼并使得众多诸侯国消亡,形成了齐、楚、秦、魏、赵、韩、燕,战国七雄以及占据大义的东周王室,成为了主导战国走向的决定性力量。

战国前中期的固有格局

自公元前475年——公元前221年,战国持续了整整254年,其中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各国都保持着微妙的平衡,或有着独特的立身之本。秦国居于西;而齐国位于东;楚国霸于南;燕国偏安于北;魏国、赵国、韩国并立于中。其中韩国四战之地,国力羸弱,申不害变法后也只是有过短暂的“偏霸”局面;燕国苦寒之地,人口、物产、气候先天不足,存在感极差;东周王室一无财富,二无强军,只能依靠大义于各国夹缝之中生存;真正主导过战国走向的只有秦国、齐国、魏国、楚国、赵国。

秦国崛起于商鞅变法,也就是秦孝公时代,魏国历经马陵之战、桂陵之战两次惨败,在与齐国争锋中走向了衰败之路。秦昭襄王主要面对的阻力是:齐国、楚国、赵国,而其中赵国的态度,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三晋”的走向。

齐国、楚国、赵国又各具特色:齐国国富民强,明君辈出,也就是会经营,强在综合国力;楚国地大物博,国土纵横数千里,甲士数十万,胜在家底雄厚;赵国是后起之秀,得益于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赵军战力极强,而且骑兵众多。但赵国国力不足,赵军粮草补给是个大问题。

战国漩涡内“三晋”的具体境遇

三晋多权谋之士,夫言衡强秦者大底皆三晋之人也。 ——司马迁

战国七雄的争霸过程中,形成了一个由外向内、由各个方向向中心挤压的巨大漩涡,而“三晋”和东周王室就是漩涡的中心。秦国要东出,“三晋”是绊脚石;楚国要问鼎中原,魏国、韩国就是拦路虎;齐国东边是大海,只能向西蚕食,有苦难言的还是“三晋”。来自各个方向的冲击力,使得“三晋”成了商贾汇聚、文思迸发之处,经济、文化高度繁荣,这就是“三晋多权谋”之士的潜在原因。

东败于齐,西丧秦地七百余里,南辱于楚。

魏国由于地处繁华的中原,魏文侯重用李悝、吴起等人励精图治,使魏国成为了战国早期的霸主。但四战之地的地缘,又注定了魏国只能胜、不能败,否则将一败涂地。魏惠王继位之初,一个鼎盛的霸主级别魏国,在经历马陵之战、桂陵之战两次关键性失败后,受到了漩涡外层的齐国、秦国、楚国合力挤压。东边的齐国将魏国往西挤压;南边的楚国将魏国往北挤压;而西边的秦国更是收复了七百里河西之地,一个劲的将魏国往东挤压。魏国成为了整个战国“漩涡”的最中心处,承受巨大压力的魏国一蹶不振,而北边的赵国焕发了新的生机。

赵国虽然同属于“三晋”,但它不是四战之地,比起韩国、魏国地缘优势非常明显。赵国南边是韩国、魏国,不用承受楚国的压力;东边齐国虽然强盛,但攻击性不强;东北的燕国更是既无敢战之心,也无敢战之力;北边的楼烦、东胡、林胡等部落,完全是可以扩张的对象;赵国最大的压力,就是西边主张东出的秦国。

赵武灵王抓住了各国混战的良机,在赵国推行胡服骑射,并利用赵军在北部进行了一系列的扩张行动。昔日弱小的赵国,有了一支强悍的赵军,且吞并了中山国、楼烦、东胡等大片土地,一跃成为了战国中、后期的霸主之一。不过赵国农业方面先天不足,大片北部领土无法进行农耕,战争一旦旷日持久必败无疑。而韩国地缘比起魏国更差,且实力最弱,从未真正成为过一方霸主。因此魏国衰败后,赵国掌握了“三晋”的实际话语权。

秦国针对各国不同的策略

秦国东出的战略目的,就是推动“三晋”,对漩涡外层的齐国、楚国施加压力,来达到打破平衡的目的。秦国、齐国就像是“正负两极”,一西一东国力强盛,主导漩涡的大致方向,但秦国偏向扩土,而齐国偏向保守。张仪“连横”,公孙衍“合纵”,就是在这种格局下产生的。秦国要借“三晋”的力,“连横”挤压漩涡外层;而齐国和受压迫的“三晋”,就不时用“合纵”抵挡秦国东出;楚国弱于秦国、齐国,但有实力独霸一方,就成了漩涡外层的摇摆位,时而倒向秦国,时而倒向齐国。

秦昭襄王时期,秦国的国力是要稍长于齐国的,通俗点讲:秦国是虎狼;楚国是健壮的野猪;齐国是不善进攻的大熊;而赵国就是“三晋”守护者猎豹。秦昭襄王的的战略实施,也是针对各国具体制定的:对楚国是吞并;对齐国是削弱;对赵国是致命打击,以达到掌控“三晋”的战略目的。

公元前284年,在苏秦的策划下,秦国、燕国、赵国、魏国、韩国联合伐齐。齐湣王命令触子,放弃坚守济水的策略,主动迎击五国联军,齐军全线溃败。苏秦以间谍罪名车裂,而燕国主将乐毅趁机洗劫了齐国都城临淄。自此,齐国再无力与秦国争锋,漩涡外层的“东西两极”平衡打破,而秦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漩涡外层“摇摆位”楚国。

公元前280年,秦国在吞并汉水以北后,以白起为主将再次兴兵伐楚。白起先是攻克鄢城及邓州,之后兵分三路,合围楚国郢都,将楚国都城变成了秦国南郡。至此楚国国力损失殆尽,再无力与秦国抗衡;而秦国的蜀郡与南郡连成一片,顺利的掌控了长江中上游地区,在国力上形成了对任何一国的碾压态势。

齐国一蹶不振,楚国元气大伤,而秦国国土激增,秦惠文王时期“合纵”与“连横”交错的局面不复存在。秦昭襄王决定,秦国不再与“三晋”结盟,秦国要让“三晋”真正臣服,于是就有了决定“三晋”命运的长平之战。长平之战3年相持不下,赵国粮草匮乏,赵王命赵括接替廉颇反攻秦军。秦军主将白起,充分利用了赵括急于求胜的心理,采用诱敌深入的战术,一战消灭赵军45万精锐,取得了对“三晋”的决定性胜利。

灭东周、降魏国,彻底打破战国平衡格局

五十二年,周民东亡,其器九鼎入秦。周初王。 ——《史记.秦本纪》

长平之战后,秦昭襄王任命王陵等人灭赵,信陵君魏无忌窃符救赵,击退了围困邯郸的秦军。而屡屡拒绝攻赵的白起,也被秦昭襄王处死,灭赵也就不了了之。公元前256年,东周周赫王联络燕国、楚国,“合纵”伐秦事情泄露,秦国覆灭东周,周朝享国879年。公元前254年,魏国难以抵挡秦军,臣服于秦国,成了附属之国。

在位56年的秦昭襄王,先将漩涡外层的齐国、楚国打得遍体鳞伤;之后通过长平之战,将漩涡内层的“三晋”打得再无反抗之力,摧毁了整个战国内外层漩涡的平衡。东周的灭亡,昭示着强秦统一天下的决心,魏国的臣服更是拉开了战国终结的序幕。

秦国能够横扫六国,秦孝公时期、秦昭襄王时期、秦王嬴政时期必不可缺。秦孝公时期的商鞅变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秦昭襄王重用白起、范睢,取得了对六国的决定性胜利;秦王嬴政完美地执行了覆灭六国的最后一击。当长平之战白起胜出的那一刻,秦昭襄王就彻底打破了战国的平衡!当秦军倾覆东周的那一刻,秦国就坚定了统一天下的雄心壮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