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王室东迁后,任由诸侯欺负自己,为何不招兵买马,壮大自己呢?

时间:2021-01-17 17:35:0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春秋时期,大的诸侯国需要用周天子的名义,挟天子以令诸侯,去打别的小国,所以没人打他。战国时期,小国基本都没了,但是几个大国也不想打他,怕授人以柄。再后来,秦国独大,足以抗衡其他所有国家,就放心的顺手灭了周天子。

有一个有意思的事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越是强大的诸侯国其开始接受受封的职位越小,而那些在春秋战国打酱油都算不上的小国追根问祖当年都是为周朝立过天大功劳的人。造成这一现象的是周朝初年实际控制土地太少,富裕的土地也就镐京周围那些地方,越是亲近的人封的土地越富庶,而那些不怎么亲近的诸侯都封到了穷乡僻壤。富庶的土地开发的潜力太小了,而且周围没有可以扩大领地的地方,而穷乡僻壤则可以征蛮夷逐步壮大自己。

周朝就面临这么一个尴尬地方,因为分封的诸侯都是以自己为中心分封出去的,便眼望去,身边全是亲戚或者大功之臣,而周礼是周朝制定的,是周朝王位合法性的基础,自然不会破坏周礼去攻伐周围诸侯国,说白了周朝没有发展空间了,只有那些分封到穷乡僻壤的诸侯才有发展空间,齐国征东夷,楚国镇南越,秦国赶犬戎,人家的地盘都是抢的外族人,周朝和其他诸侯想抢干瞪眼。

周王室整个春秋战国时期,内乱不休,东迁早期,威望还在,还是有些实力的,结果碰到郑庄公,繻葛一战,周天子威严扫地,庄公小霸中原,后膜面周王室一直内乱,在然后晋楚崛起,相互争霸,这时候周王室和郑国一样夹在晋楚之间,想崛起也难呀,只能混吃等死,到了战国面对七雄,就周王那一块地根本翻不了盘。

周天子一是烽火戏诸侯导致威望下降,而郑国箭射天子更是威风扫地;体制上的分封制,当时周天子是控股的,诸侯国据说方圆三四十里,两千余诸侯,随着天子势微,诸侯征战,相互兼并,天子无力制衡,春秋时期还有诸侯挟天子以令诸侯,战国时期周天子的政治影响都没有了。

所以秦始皇不顾儒生的反对,坚持废除分封制,使用郡县制,加强中央集权,管控中央权利分散,防止天子的权利被架空,秦始皇没用分封制所以被儒生黑惨,说是暴君,根本原因就是秦始皇没用他们的建议使用分封制,分封制本来就是乱国之道,前有周朝的前车之鉴,后有晋朝的后尘,这一切证实了秦始皇使用郡县制的真确性。

周平王时期,天下诸侯何其多,最先挑衅周天子的是郑庄公,那时候不论晋还是楚都是弹丸之地,周天子的领土还是比较大的,秦国更不用说了,连侯爵都不是,因为帮助周平王东迁才得以爵位,从郑庄公挑衅之后,诸侯之间不断征伐,五霸才相继崛起,周王室不思进取为了王位不停内耗。

了解下债台高筑这个成语的出处就都明白了,历代周王不是不想搞事情,没钱没地盘啥也搞不了,当周幽王被申侯联手犬戎搞死并黑化出烽火戏诸侯的弥天大谎后,周宗室东迁后基本上就已经歇菜了,六师没了,地盘小了,诸侯争霸局面从此形成。

如有人才出现,以周的天子之尊,六百土地是能有所作为的。国之强不一定以土地来均衡。天子之尊就比千里之地更有强势之处。主要天子英明。其实东周没出有才天子,这是重点。如天子以数里之地而奉养,大国按十里之地而奉养。没有任何一国会为十里土地而以天子反目。如此各种借天子之名而求养为等一阶段。等土有千里,人有百万,就可以令而治各国。怎么说没有作为呢?满人以百万人口而入中原数千万人口之地。都能办到。难道满人之势之优比周天子更甚?

诸侯混战还倒罢了,周天子作为天下共主,占了大义的名分,一旦周王室有哪怕一点崛起的迹象,其他诸侯肯定集中火力怼他。就像汉献帝,空占个名分,到哪都注定是个傀儡。想得天下,必须先有实力,再有名分,曹操为何不敢称帝?袁本初为何一败涂地?朱元璋为何广积粮、缓称王?大家普遍认为王朝末期的君主大多都是无能之辈,其实不然,王朝越到后期,想振兴越难,几乎是在和全天下做对,和天下大势做对。

周王分封是分封主权,地盘越分越小,广招贤士也是要经济支撑的,其实周王分封的时候应该学诸侯,大夫的封地只有行政权,封地主权依旧是君主的。诸侯有权在大夫的封地里征兵,征税,驻军,实行统一司法行政教育制度。这套制度可以保证诸侯不至于像周室兵员财政枯竭,不亡而亡。

西周还是很厉害的,常年征战,当时诸侯还没真正的军队,周天子却有六军,所以周天子谁不听话就打谁。但后来战略失误,东迁后将原来的地盘给了秦国,自己没地盘了,从哪里招兵。应该效法吴太伯,离开那一亩三分地,然后去南方(广东越南等地)以德教化一些野蛮人,再图大业。同理,末代皇帝也应该离开中国,带上金银财宝,去欧洲买个小岛(带主权),然后延续国祚(可以考虑向金融资本家转化)。

没土地,没人口,没财富。周王室不是简单的迁都。王室的直属领地绝大部分都废置残破了。后来秦国不断征战,收复占有原周王直属领地。从一个小瘪三,成长为大国强国。西周王室直属领地,可是北方最大的领地,人口,兵员,财富,一流。

周王室的分封是分封主权!王室和诸侯是邦联关系!诸侯的分封是行政权,国家主权依旧在君主手里,是联邦制!周王室对诸侯已经分封了主权就没有征兵和征税的权利了,诸侯的分封只是分封了行政权,国防外交法律经济大权都在君主手里,可以在大夫的领地征兵征税!两种分封体制不同。

周朝坐拥天下,诸侯林立,周朝给出去的地盘和权力,太多了,而周朝的秩序只能支撑一家而已,却产生了很多有自治能力的诸侯,这些诸侯有自治的能力,周王室的秩序体系就无法控制它们了。礼是周灭商之前创他们造的,而破礼是周王室分封导致的结果,一个人都可能有变心的时候,而一个体系不是一个人维持的,这里就要度权,而权力的持有者在相互无法接受对方时,就会有争斗,而周王室在这时帮一家会得罪另一家,两家都帮或者不帮也会得罪两家人。

这就让一个周王室丧失了统治全国各路诸侯的能力,这些诸侯的能力是怎么来的,又如何去施展呢,它需要用天下人公认的制度来行驶自己的能力,施展到个体,由庞大的没有个体来为各路诸侯本身提供权力,他们可以越过周王朝的制度自行修改制度并拟订,来使各路诸侯有壮大自己的权力与巩固他们统治地位创造下条件了。而礼的意义不是上层给予的,是下层自己形成的,只有让下层每个人,具备了各路诸侯不具备的。

别说战国时候了,东周春秋刚开始已经给小小的郑国欺负了,那还有谁听周天子的,不给灭了还给存活那么多年已经是给足面子了。谁都一样,当你失败后,谁会鸟你。虽然你以前当过上司,给你脸是人性,不给你脸就会和你讲道理。

周王室的衰败和六国最后被灭的原因一样一样,先周王室后山东六国,分封制的弊端就是王权弱诸侯强,诸侯弱家臣强,怪圈。被后世奉为典范的周礼其实风光了没几年,纵观两周八百年,始终只是一艘满身漏水的破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