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春秋来到战国 《秦并天下》(一)

时间:2021-01-06 10:57:01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自春秋来到战国

以一个故事开场吧。

话说当年周文王见到姜子牙后惊为天人,死活非要请他出山,姜子牙谱比较大,非要文王拉车才肯走。

文王拉了姜子牙八百零八步后一头栽倒。

姜子牙道:天数啊!你拉了我八百零八步,就保你八百零八年的江山吧。

这是两周八百年江山的浪漫来源。

其实细推算国祚,两周是从公元前1046年到公元前256年,西周亡于烽火戏诸侯,东周亡于秦并天下,加一块,没到八百年,

关于开场这个浪漫故事还有很多详细内容,比如说太公比较沉,文王先是往西拉了301步,然后栽倒。再爬起来后把脑子摔迷昏了,又往东拉了507步,然后又摔跟头,这回死活没有爬起来。

这一西一东分别寓意西东两周。

这种故事听听就好,因为后面还会有很多,比如刘邦同志怒斩大蛇,武帝他妈梦阳入腹等等。

真深究起来,姜太公保的这八百年,量上算,将将算是足了,但并不保质。

因为周王朝谈得上影响力与控制力的,也就是西周的那三百年和东周刚开头那会儿,整个王朝后期基本上都已经谈不上什么控制力了,而且影响力越来越小,名义上还是所谓的天下共主,但早已没人拿它当回事了。

整个两周的这八百年,就像是一条默默地、缓缓地、匀速地、向下的抛物线,出道即巅峰,缓释八百年。

你说周朝是出了啥问题了吗?

按说每个朝代的由盛转衰,很多都是人祸,以周为例,比如流传度很广的那个烽火戏诸侯的段子,周幽王为了哄美人高兴没事就玩火搞大阅兵,最后玩现了。

其实两周的最终衰落,跟人祸还真没什么大关系,幽王作不作,整个两周的向下大曲线都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周王朝之所以会王小二过年,并不是因为历代周天子做错了什么,而是制度性问题。

周朝的制度,从确立的那一天起,就决定了它会逐渐势微。

用句今天很时髦的一句话:他不行,只是因为太老了。

这个制度,我们听上去会很熟悉,叫做“封建”。

当年周武灭殷商后,分封天下。

周武王自己这份家业,叫做“天下”。

他把天下分成了1000多块,一个功臣或亲戚拿一块,这帮拿地的人叫做诸侯,分到的每一块地叫做一个“邦国”。

诸侯回到自己的邦国,再将自己那一块地再进行切割并分封给自己的亲戚或手下,这帮从诸侯手中拿地的人叫做大夫。

分给大夫们的每一小块土地叫做“采邑”,简称“家”。

我们在爱国主义教育时总会提到一个词“家国天下”,说的就是这三个层级。

我们还听过这样一句话,“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是一个儒家弟子的修行对照表,说的也是这回事。

周朝的国家制度,叫做“封邦建国”,更深刻的说,这是一种“层级承包制”。

天子是总包,总工程叫“天下”。总包拿下天下后,将具体的开发工作又分给了一个个分公司,也就是诸侯们。

诸侯作为分公司,承包“邦国”,但分公司们自己也是不干活的,具体的工作要靠一个个包工头,也就是大夫来进行控制。

大夫承包“采邑”,也就是“家”,大夫们再往下分,分给家臣,也就是士。

士作为基层公务员控制最底层的平民老百姓。

虽然这种制度后来会“变老”,但这种层层的落实承包,在三千多年前,简直就是当时最伟大的制度。

在生产力极度低下的当年,“封建”制度的伟大在于,它突破了当时人们的想象,将当时松散的个体们组成了一个能够产生合力的整体。

这就好比今天我们算好几亿的加减法都不叫事,但当初推导出来1+1=2的那个人才是真正伟大可贵。

我们的老祖先们早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的认知能力与精力有限,一个人不可能单线控制一万个人,所以想要获得权力,必须进行分权。

后来这个道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被牛津大学的人类学家罗宾.邓巴证实,人的智力允许一个人拥有的稳定社交网络是148人。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邓巴数字”。

过了这个数你脑子就该烧了。

大规模的人民统治与社会协作从封建制度的伟大确立后才出现了可能,华夏大地上,文明之光开始越来越频繁的碰撞与显现。

当时人类社会的框架刚刚开始尝试构建,那种一竿子插到底的统治技巧还没有被摸索发明出来。

在那个刀耕火种的年代,封建制顺应了时代的发展,全国人民像一个整体一样层层负责,全方位立体360度环绕在了周天子周围。

但在不断地演化过程中,它的弱点开始暴露了出来。

环绕并非团结。

大夫为诸侯负责,却不为天子负责,士为大夫负责,却不为诸侯负责。

每一层级都是单线联系,这有点类似于后来的间谍系统,越一层你的手就伸不到。

通俗点讲就是:我小弟的小弟不是我的小弟。

开始周天子本人也有一个邦国,级别最高,号称“王国”,是整个天下唯一的一个。

后面按级别分别是公国,候国,伯国,子国,男国,一堆国。

这堆国的诸侯,定期是要向你周天子纳贡,朝拜,服软,听你训话的。

但这堆国的家务事,你周天子是插不上手的。

同样,诸侯们名义上都归你周天子的领导,但诸侯之间却是没有任何义务关系的。

我不敢和天子瞪眼动手,但我心情不好时,拿几个好欺负的诸侯开刀还是可以的嘛!诸侯间开始战火不断,偶尔就能听到某诸侯灭了某诸侯的消息传来,而一再欺负人成功的诸侯则变得越来越膘肥体壮。

开始你周王国最牛,占地最广,军队最多。但一百年后呢?两百年后呢?就像侏罗纪公园中非常著名的那句台词:“生命会自己寻找出路”。

扩张,就是生命体的原动力。

刚刚分封之时,诸侯们都还很客气,很多还是亲戚弟兄,但两三代之后就都开始纷纷寻找出路。

生命的弱肉强食法则开始运转,比如齐灭了14国,鲁灭了13国,秦灭了14国,晋干掉了25个,楚最暴力,灭了60多个。

到了东周的时候,经过了三百多年的演化,中华大地上早已不是1000多个诸侯了,变成了几十个,很多脑袋大胳膊粗的邦国已经开始出现。

比如我们刚才所说的齐,秦,楚,晋等。

此时的周天子名义上还是天下的共主,但实际上,早已成为了摆设。

东周一般还被划分为两个阶段,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春秋与战国。

这两个阶段有着完全不同的主旋律差别。

春秋的主旋律是“争霸”,战国的主旋律则是“兼并”。

春秋时,大国们最爱干的事情是当霸主,也就是世界警察,你们都得服我。这就有点类似于今天大哥带着一堆小弟去平事,声势很重要,一通骂之后有时压根就打不起来,对方一服软就完了。

总体来说,春秋很可爱,因为很多事情并没有做绝。

当然,之所以不做绝,是因为能力达不到。

后来,社会一进步,能力就达到了。

到了战国时,很多事就都开始做绝了,当霸主这种事就变得不流行了,打半天就为了让你喊我声大哥?

我得骑你脖子上让你喊爷爷!

因为我能力达到了嘛!

做霸主很不务实,大国们不再需要那么多小弟了,把小弟们彻底吞并入自己的国家这样感觉更爽。

越来越多的灭国,其实也有一种循环在其中。

因为竞争越来越激烈,你不吞并,别人就下嘴了,别人吃的块头越来越大,迟早将来你也会变成别人的盘中餐。

春秋自战国的转换方式,普遍来说公认为韩赵魏三家分晋和田氏代齐。

以几个家族的篡位进行开场,确实比较好记也更容易分割,但如果说为啥历史的发展会从“争霸”转向“兼并”,它是有着的更深层次原因的。

这个原因是在于生产力的升级,也就是我们刚刚说的所谓的“能力”。

生产力是咋升级的?

铁成为了推着整个时代向前走的关键突破点。

伟大的老祖宗们摸索发明了“生铁冶炼技术”。

最早的铁,是春秋初期的“块炼铁”,是矿石在800C-1000C时由木炭还原得到。

这种铁虽然比石头要好用的多,但它有个很大的弊端,就是无法批量生产。

这种铁要在窑炉中炼制,但炼完之后,铁却不能从炉中流出,要想取出来必须得破坏炉膛,砸了模具才能把铁取出来。

这就类似于杀鸡取卵。

每一块铁的诞生都是以牺牲一个模具为代价的,谁们家生孩子也不能每次把妈都宰了,这也就客观导致了无法批量生产,无法让广大劳动人民群众享受到科技所带来的改革成果。

但到了春秋后期,技术升级了。

冶铁的温度发生了重大突破,生铁在1150C-1300C的状态下被冶炼了出来。

不要小瞧上调了这区区的300度,有的时候90分到100分的差距完全是数量级级别的,它标志着炼出的铁出炉时是液态的,而且可以浇注成型。

从此再也不用杀鸡取卵了,而且可以被浇筑成型也意味着铁器的被创造样式开始花式创新,从而应用到了广大范围的生产与战斗当中。

技术的升级使得铁制品可以批量生产,更意味着价格可以下来,更加意味着铁开始变为了惠民神器,走进了千家万户。

而且这种新一代铁不仅产量激增,而且质量大涨,含碳量高,质地坚硬,异常扛造,无论是砍地还是砍人,那都是相当好用。

当铁完成了从产量到质量上的双丰收后,华夏大地开始风云突变。

铁的最大作用,先是在于农。

最早的劳动人民使用的是石器耕作,对土地翻耕的深度,耕作的效率都难言上佳,所以产量也上不去。

中原之地的黄河流域最早成为我们的大规模聚集地的重要原因就是土质松软,易于耕作,拿石头就能纵横千里。

非黄河流域的地方,就没法呆了,因为拿石头砍不动。

结果铁制农具的大规模出现,完美的解决了耕作难的问题,不仅过去的好地更能产出,它还标志着过去的很多荒地开始能够被开拓了。

很多过去的边缘之国开始大获其利,像秦楚等荒蛮之地开始大规模的拓宽疆土,很多过去并不接壤的国家慢慢开始变得鸡犬相闻,摩擦多了起来。

它的广泛铺开使农耕人均产量与农产品总量开始大增。

也由此,养活的人口也越来越多。

人口越来越多则需要的土地也越来越多,铁的冶炼升级就好似一个巨大的蝴蝶效应,当历史的车轮推到春秋末期时,越来越大的土地压力也就迫使诸侯们去不断的开动战争机器。

战争的规模开始呈几何级数升级。

从春秋时代的三万人纵横天下来到战国时代只能算是个仪仗队的水平,赵国二十万攻中山,白起长平大战坑赵四十五万人,王翦六十万大军灭楚,越来越大的手笔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自此,由于小国逐渐被大国兼并,大国疆域辽阔,人口膨胀,军事理论逐渐成熟,装备训练机制更加完备,其军队之庞大,战斗之惨烈,标志着美好的春秋时代即将作古,实用至上的惨烈战国时代正式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