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个黄金时代,形成一个霸气的国号,连日本、韩国都曾想用

时间:2019-09-01 04:56:26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中国古代有很多的盛世,也有很多的治世,比较著名的有文景之治、汉武盛世、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永乐盛世、仁宣之治、康乾盛世等等。

治世其实也是盛世,只不过相对于盛世来说,规模比较小而已,治世往往是盛世出现的一个基础,例如,汉武盛世的基础是文景之治,开元盛世的基础则是贞观之治。

康乾盛世时期,姑苏城的繁华景象

一个王朝在经历了衰败以后,又迎来一个盛世,这个盛世就称之为“中兴”,例如,汉朝在经历了西汉末年的战乱之后,到了东汉光武帝时期,又迎来一个盛世,就称之为“光武中兴”,清朝在经历了道光、咸丰年间的衰败之后,开展了洋务运动,到了同治、道光年间,社会经济有所恢复,就称之为“同光中兴”。

治世、盛世和中兴,其实都是指盛世,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影响力最大的一个盛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其实就是西周时期的“成康之治”,“成康之治”可以是说是中国人的第一个黄金时代,“成康之治”所奠定的文化、制度和哲学,深刻影响了后世的历史。

周成王画像,清朝时期绘制的

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是孔子,但是,孔子却没有自己的著作,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孔子的言论,都存在于《论语》里,《论语》其实并不是孔子的著作,而是孔子的弟子以及再传弟子将他的言行记录下来之后编纂而成的著作,孔子的一生是“述而不作”,孔子之所以“述而不作”就可以创立儒家学派,就是因为儒家学派本身就诞生于西周。儒家文化本身就植根于中国上古时期的历史文化中,这也是后来,儒家文化逐渐成为中国古代的正统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中国古代的文化、制度和哲学,都是在西周时期奠定基础的,因此有“周公制礼作乐”的说法,周公制礼作乐的时间,是在周成王时期。

孔子画像

西周建立以后,第一代天子是周武王,第二代天子是周成王,成王年幼即位,由武王之弟周公旦摄政,周成王时期的礼乐制度,是由周公旦建立的,史称“周公制礼作乐”。

周成王与周康王时期形成的礼乐制度,深刻影响了春秋战国时期的儒家学派,儒家学派由孔子创立,但却出自西周的礼乐文化,因此,后世的儒家学派也非常推崇周公,甚至有的时候,周公的地位还高于孔子。

儒家学派诞生于齐鲁之地,就是因为鲁国是周公旦及其长子伯禽的封国,在周成王时期,各个诸侯国当中,鲁国的地位是最高的,周公制礼作乐,那么自然而然,鲁国是周礼最忠实的实践者,春秋战国时期,各个诸侯国都出现了“礼崩乐坏”的局面,但是,鲁国在最大程度上保存了周朝的礼乐制度,所以,世人皆称“周礼尽在鲁矣”。

“成康之治”所奠定的分封制和宗法制,也深刻影响了后世的中国历史。周武王时期,周朝已经开始大封诸侯,但是,周武王不久以后就去世了,西周的分封制度最终是在周成王时期确立的,正如荀子所说的那样,“(周成王时期)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而天下不称偏焉。”

周公画像

西周的宗法制度,为何也是在周成王时期确立的呢?周武王去世以后,周朝最有实力的政治人物其实是周武王的弟弟周公旦,但是,周公旦并没有觊觎天子之位,而是一心一意辅佐周武王的长子周成王,留下了“周公辅成王”的历史佳话,正因为“周公辅成王”,所以,西周的宗法制度才最终得以确立,宗法制度中的皇位继承原则就是“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遵循严格的嫡长子继承制,有嫡长子则立嫡长子,没有嫡长子,也要立诸子当中出身最高贵者,如果周公率先破坏了西周的宗法制度,那么,后世的王室成员也必然会效仿,周朝的宗法制度也就荡然无存,周成王临终之前,太子钊年纪也比较轻,难以胜任国事,于是周成王就命召公奭和毕公高辅佐太子登基,召公奭和毕公高都是周文王的儿子,与周武王、周公旦同辈,正因为有“周公辅成王”的历史榜样,所以,周王室成员才能很好地实践宗法制度。


周康王画像,清朝时期绘制

以嫡长子继承制为核心的宗法制度,深刻影响了中国历史,秦朝建立以后,西周的宗法制度和封建制度虽然崩溃了,但是,西周的宗法制度所确立的嫡长子继承制仍然广泛存在于中国古代的继承制度中,无论是皇家,还是各个大家族,均以嫡长子继承制来确定继承者,嫡长子继承制也是中国古代的继承制度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的重要根据,违反嫡长子继承制原则的继承制度,往往会受到质疑,如果是皇位继承制度违反了这一原则,甚至会被认为是动摇了“国本”。

周成王和周康王时期最终确立的分封制,在秦朝建立以后,基本上被废除了,因为分封诸侯,容易造成尾大不掉之势,威胁到天子的统治,后世的分封制往往只给爵位和俸禄,很少出现真正的“大封诸侯”的现象,事实上,分封制已经被郡县制所取代。但是,在西周时期,分封制确实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分封制在刚刚诞生的时候,利是大于弊的。

以西周初期的形势,周王朝是不可能控制如此广袤的疆域的,实行分封制,是在最大程度上,保持了各个地方与周王朝之间的联系,有利于巩固周朝的版图,因为诸侯国并不是独立存在的,诸侯对天子有朝觐纳贡、出兵勤王的义务,这些互动,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有利于开疆拓土,也有利于各地的开发与融合。

“成康之治”时期所形成的版图,实际上也奠定了中国版图的雏形,历代王朝的版图,均是在这个版图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秦始皇统一天下,就是从统一原属于周王朝的各个诸侯国开始的。

“中国”这个国号最早见于周成王时期的文献中,“中国”一词出自于何尊上的一段铭文,何尊铸造于周成王五年,为西周初期的一件青铜器,铭文中记载道:“隹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武王伐纣之后,商代贵族的残余势力以及当时的东方、南方的各个部族,仍然对周王朝形成威胁,于是,周武王就决定在洛阳营建洛邑,以镇抚四方,洛邑在洛水与伊水之间,居天下之中,因此被称为“中国”,“国”在汉语里,最早是指城池,《说文解字》里记载道:“国,邦也,从口,从或。”周武王在洛水与伊水之间,营建了洛邑,所以,昭告天下,“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


中国地形图

周武王营建洛邑,称以洛阳为中心的区域为“中国”,到了成康时期,“中国”开始用来指代整个周王朝统治的核心区域,人们认为周王朝统治的区域是天下的中心,所以称之为“中国”,《尚书·梓材》中有:“皇天既付中国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肆。”《诗经》中则有:“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一词的含义渐渐演变为华夏民族所居住的区域,华夏族的四方则是四夷,即“东夷”、“西狄”、“南蛮”、“北戎”。

在古代的东亚世界,华夏族的文化是最先进的,所以,秦汉时期的“中国”一词,不仅是指大一统王朝所统治的区域,还代表着先进的文化与文明,这样一来,到了后来的历史时期,连日本、韩国、越南都自称自己是“中国”、“中华”了,古代的日本、韩国、越南甚至一度以“中国”、“中华”为自己的国号。

高丽仁宗曾说:“景行华夏之法,切禁丹狄之俗”,古代韩国很早就发明韩文了,但是一直未能推广,韩文在最早的时候称为“谚文”,谚文,顾名思义就是民间在非正式场合使用的文字,在当时的东亚世界,放弃使用汉字,就意味着放弃先进的文化与文明,15世纪中叶的崔万里曾极力反对推广韩文(谚文),他说:“自古九州之内,风土虽异,未有因方言而别为文字者 。”崔万里认为,九州之内的风俗习惯虽然有所不同,但是,不能根据自己的方言,而别创文字,可见,当时的韩国人,不仅认为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在九州之内,甚至认为自己所说的话也是九州之内的一个方言。


古代韩国的《训民正音》

古代越南的君主,在对待东南亚国家的部族时,也常常以“中国”自居,认为自己所统治的区域是“中国”,如越南后黎朝第五任君主黎圣宗在1470年征讨占城之时,曾说:“自古夷狄为患中国”,直接将越南视为“中国”。

古代的日本也常常以“中国”自居,日本奈良时代的藤原广嗣曾上表日本天皇说:“北狄虾夷,西戎隼俗,狼性易乱,野心难驯。往古已来,中国有圣则后服,朝堂有变则先叛。”当时的日本人认为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是“中国”,在古代,日本以“中国”、“中华”自称的例子,比比皆是,《日本书纪》中有“新罗不事中国”的说法,这里的“中国”,其实就是当时的日本自称自己是“中国”。


用汉字书写的《日本书纪》

“中国”一词在西周初年是指周王朝统治的区域,代表先进的文化与文明,汉唐时期,则是指大一统王朝所统治的区域,“中国”亦有“中央之国”的含义,“中国”这个国号随着中华文明的影响力而声名远播,连古代的日本、韩国、越南都曾经自称自己是“中国”,中国古代的历代王朝,虽有不同的国号,但是,“中国”这个国号是永恒不变的国号,今天的我们要以能够拥有“中国”这个国号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