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胡作非为被弹劾,眼看劫数难逃,可皇帝太懒却帮了他

时间:2021-04-21 17:05:3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导读眼看着魏忠贤势力慢慢做大,欺上瞒下,为非作歹。东林党人就看不下去了,有人就站出来写奏章弹劾他。没想到,就是这个奏章彻底把魏忠贤给激怒了。如果说魏忠前一开始只是试探打击,那么这会,他是非要置东林党人于死地不可了。

魏忠贤欺上瞒下,气候渐成

话说魏忠贤势力越来越庞大,甚至一度形成了阉党专制的局面。这个时候,大臣杨涟就坐不住了。先介绍一下这个杨涟,杨涟是东林党的代表人物之一,为人很正直,深得老百姓的爱戴,甚至得到了“天下第一廉吏”的美称。后来,调到京城当了言官,更是刚正不阿,敢于直言进谏。

所以,当他看到魏忠贤权倾朝野,祸乱朝廷的时候,一腔热血涌上心头,这样的人不能留,必须弹劾他魏忠贤。于是,杨涟经过多方走访调查,查实了魏忠贤的二十四条罪状。其中包括干预朝政,架空皇帝,残害忠良,排除异己,扼杀皇子,逼死怀孕的妃子,还有指使东厂的太监残害百姓等等。

杨涟将这二十四条罪状都写到了奏折上,他要让天启皇帝好好看清楚这个人。他甚至还在奏折的最后写道:“掖庭之中,但知有忠贤不知有陛下;都城之内,亦但知有忠贤,不知有陛下”。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朝堂上下,朝野内外,上至文武百官,下到黎民百姓,所有人都只知道有个魏忠贤,却不知道还有皇上。这句话可是正中天启皇帝的要害,要知道,天启皇帝扶持魏忠贤对抗东林党,就是因为他感觉东林党权力太大。现在好了,魏忠贤的权力比东林党更大,皇帝能不关注吗?

杨涟状告魏忠贤

所以说,这句话那可真是整篇奏折当中的关键,说明杨涟不仅看穿了魏忠贤的阴谋嘴脸,还掌握了皇帝的心理。你说哪个皇帝愿意让大臣,还是个太监,把自己架空了。皇帝了解了真相,能放过魏忠贤吗?

但是,有个问题,当时朝廷中的要害部门,都已经被魏忠贤的人把持了。这要是按照正常的途径上奏折的话,这封奏章皇帝肯定是看不到的,那怎么办?杨涟很担心,思来想去就一个办法,那就是趁着上朝的时候,当着皇帝的面读给他听。当然了,这也就是杨涟的本职工作,言官嘛,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做好决定后,杨涟就把奏折揣在怀里,准备上朝面圣的时候,呈给皇帝。可没想到,皇帝突然宣布不上朝了,而且是一连几天。很奇怪,不知道是巧合呢?还是魏忠贤已经有所警觉了,反正将天启皇帝忽悠的几天没上朝。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呀,事不宜迟啊,这奏折的事如果泄露出去,魏忠贤有了警觉,事可就不好办了。杨连实在是也没招了,最后没办法,那就刚正面吧,把奏折按照正常的途径递了上去。

魏忠贤忽悠天启皇帝,让杨涟见不到他

后头的事,想都不用想了,奏折肯定是落到了魏忠贤手里了。这魏忠贤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呀,他就让身边的太监读给他听,还没听到一半呢,魏忠贤脸色苍白,是浑身发抖,吓坏了。魏忠贤非常清楚,这奏折中二十四条中的随便哪一条,都够杀他一百次头的。这封奏折要是让皇帝看到,还不抄他魏忠贤的九族啊。

不行,这封奏章绝不能够让皇帝看见,得想办法阻止杨涟面圣。大家都知道,这天启皇帝朱由校贪玩是出了名的。于是,魏忠贤就忽悠朱由校出去玩,让杨涟见不到皇帝。这皇帝不上朝,上奏折又没效果,杨涟是真郁闷了。好在杨涟还留了一手吗,他把奏折留了个副本,送到了国子监,让国子监的学生们去看奏折里的内容。

这国子监在当时的教育界,地位可不低,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国立大学。能进入国子监读书的学生可都是真正的人才,结果学生们看到了奏折,全部是义愤填膺。课也不上了,书也不念了,全校400多号人一起抄起了奏章,然后散发出去,让更多的有识之士看到魏忠贤的罪状。

你还别说,这舆论啊,无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效果那都是非常好。就在学生们把京城的纸,都抄的脱销的时候,皇帝总算是听到了风声。于是,朱由校召见了魏忠贤:“这杨涟的上疏是怎么回事啊?”

杨涟利用舆论对付魏忠贤

魏忠贤一听心里一紧,“完了,皇上都知道了,怎么办呢?”

魏忠贤也没辙,把心一横,反正是个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恶人先告状,说不定还有转机。

于是,魏忠贤扑通跪地,张嘴就嚎啕大哭:“陛下呀,有人要害我,而且还要害皇上,你把我免了吧,我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啊”。

天启皇帝看着魏忠贤:“你嚎什么?这不就是问你吗?杨涟的奏章在哪啊?拿来我看看”。

魏忠贤这才回过神来,合着皇帝还没见到奏折啊,戏演早了。不过无所谓了,反正这样了,瞒是瞒不住了。于是,颤颤巍巍的把奏章递了上去。

要说这个魏忠贤还真是幸运,命太好。遇上了这个超级懒皇帝,这家伙懒到了什么地步呢?奏折都懒得看,直接让身边一个太监念给他。您说这不扯吗?这宫里的太监还不都是魏忠贤的人吗?让魏忠贤的人,念弹劾魏忠贤的奏折,您说这能有好吗?

所以,这个太监接过奏折一看,愣住了,这怎么念?

皇帝等了半天没动静,“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念啊?”

天启皇帝审问魏忠贤奏折的事情

刚才说魏忠贤的命好,还真是,这个小太监也是个能人,编故事的能人。你没听错,这家伙他现场编,您说这个救场能力啊,牛啊。

结果呢,这二十四项要命的罪状,在他嘴里面,愣是被编成了无关痛痒的事。皇上听了挺纳闷啊:“这也没什么事啊,怎么就闹的满城风雨啊?”

这下,魏忠贤的戏精就上身了,是大哭又大闹,硬是说有人冤枉他。

这天启皇上反过来还安慰他:“行了,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也不要哭了啊,再把身子骨给哭坏了,谁陪我玩啊?你回去歇着吧,没事了”。

就这么着,一场致命的弹劾,却因为天启皇帝太懒而让魏忠贤逃过一劫。魏忠贤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场弹劾危机,那么接下来要干什么呢?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呐,魏忠贤老脸一黑,这个杨涟必须除掉。可是,杨涟是言官,按照大明王朝的惯例,也没有因为弹劾就要杀言官的案例呀。那么,魏忠贤用了什么阴招害死了杨涟呢?我们下文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