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总离世前多次提出想见一个人被拒绝,他知道后老泪纵横仰天愤怒

时间:2020-07-11 10:43:03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彭德怀元帅弥留之际,多次向看守请求要最后见朱德一面,但他最后的祈求被残忍、无情地拒绝。后来,当朱老总知道了彭总的临终心愿时,老泪洗面,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忿然叫嚷:“他们为啥子不让我去看彭总?要死的人了,还能做啥子?还有啥子可怕的!”

彭总比朱老总小12岁,两人都属狗,相识在1928年11月。当时,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红五军上了井冈山,与朱、毛率领的红四军会师。这也是朱德和彭德怀第一次相遇,在此后几十年的革命历程中,两人不仅是战争年代的总司令和副总司令,还是十分亲密的战友和兄弟。

1950年,抗美援朝出征前夜,在朱德家中,主席、少奇、总理等一起为彭总壮行。大家落座后,彭总仍站在窗前沉思。总理笑着说:“彭总啊,总司令家的菜好香啊,快来尝尝吧。”毛主席笑着对总理说:你是国家的“大管家”啊。总理十分谦虚地回答。大家都笑了起来,气氛轻松起来。

1952年夏,彭总从朝鲜战场回国向毛主席汇报。汇报结束后已快黎明了,他回招待所洗完澡后,正准备穿衣服,朱德来了。彭总非常注意军容严整,会见客人时总是衣冠整齐,但唯独对朱德,他可以无拘显露出真实的内心世界,穿着衬衣就迎了出来。见面后,朱德把一套洗得干干净净的衬衣、衬裤递给彭总,说:“我的,可能不合身,凑合穿吧。”彭总立即就穿上了,穿上后说:“还行。”两人之间没有客气感谢的话,就像兄弟之间的随意。

1959年7月庐山会议,彭总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严肃中肯地批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引起了主席的盛怒。主席认为这封信表现了“资产阶级的动摇性”,是“向党进攻,妄图篡党夺权的纲领”。于是错误地发动对彭总以及持相同意见的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在内的所谓“反党集团”的批判,从而使会议议题突然转向。

面对突然刮起的政治风暴,朱德劝彭总作检讨,不要和主流趋势唱反调。众人表态批判彭总时,朱德为彭总说话,觉得那不是什么错,仅是一般性的认识问题。他说:“彭总在生活方面注意节约,艰苦朴素,谁也比不过他。彭总关心经济建设,只要纠正错误,是可以把工作做得更好的。”主席对朱德的发言很不满意,认为他“没有击中要害”,明显地袒护彭总,还把腿抬起用手指了几下鞋面,说“隔靴搔痒,未抓到痒处”。朱德不能分辨,只好沉默不语。

7月25日,朱德在第四组会上说:彭总要了解,我们高级干部的认识如果有错误,就会影响别人,影响工作,如果意见是正确的,当然要坚持;如果意见是错误的,就要改正。26日,彭总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检讨”后,朱德在小组讨论时说:彭总发言的态度是好的,我相信他是畅快的。

毛泽东联系历史,说彭总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这样批判又进一步升级。庐山会议表决《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时,大家都高举胳膊。毛主席注意到朱德弯曲着胳膊,象征性地举手,谁都明白这手举的不情愿。散会以后,毛泽东在庐山散步时遇见朱德,说:“你啊老总,举手举了半票!”朱老总笑答道:“反正我举了手,至于手是怎么举的,我就不知道了。”

朱老总夫人康克清说:“在会议最紧张的时候,朱、毛谈过一次话,他对毛直言:‘我觉得这次会议发言民主风气不够。’毛听朱这么一说,先是一愣,想了一会儿,说了一句话:‘你对一半儿,我对一半儿。’”朱德的女儿朱敏在《我的父亲朱德》一书中记录这段话。

庐山会议后,倔强的彭总搬出中南海永福堂,到京郊挂甲屯吴家花园寡居。朱老总不避嫌疑,不怕受牵连,多次利用节假日去看望他。表现出无私无畏、正直的品格。朱老总每次去只是平静地和彭总下下棋,然后平静地离开,不讨论任何政事。这种沉默无需多言,理解全在不言中。朱德的每次来访都给满腹冤屈和苦闷的彭德怀带来莫大的宽慰。

朱敏回忆:朱老总和彭总两人性格不同,下棋的风格也迥然不同。朱德吃对方的子是先用自己的棋子将对方的棋子扫开,然后把对方的棋子拣出棋盘,排成一溜,展示战利品,不温不火。而彭总则不同,他吃子的模样同他的脾气一样吓人,“砰”,把自己的棋子砸在对方棋子上面,然后从下面把棋子弹出来,把“俘虏”的棋子扔在一边,似提刀四顾,舍我其谁。

林彪不仅在庐山会议期间污蔑彭总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诋毁朱德是“老野心家”、“想当领袖”、“实际上没当过一天总司令”。这之后,“表现突出”的林彪取代彭德怀兼任了国防部长,又成为军委第一副主席,主持日常工作;朱德不再担任军委副主席,只是留任军委常委委员。

文 化革命期间,彭总遭到极为残酷地迫害,多次被游街、批斗。

1971年林彪事件后,朱德的处境得到好转,他就通过各种形式做老干部的“解放”工作。朱德放不下彭总,最想“解放”的人就是彭总。但彭总当时还是“坚冰”,还不具备客观条件。

1974年11月29日,对党忠诚,一世威名的彭大将军含冤离世。生前,他曾写下这样几行字:“事久自然明!!!真理的光明耀中华,前途是光明的!!真理之光明耀中华时,前途是光明的!!!”他为证明自己忠诚、清白,留下了重要物证。

毛主席对彭总曾是极推崇和信任的。曾作诗赠彭总:“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然结局却是让人心痛的。

周总理起初认为“彭总的信没什么问题”,反映了一些实际情况,他在许多观点上与彭德怀是一致的。在当主席的想法发生了逆转后,在顾全政治大局的思想下,总理不得不跟着转。

得知彭总已经去世的消息后,总理在自身处境十分险恶的情况下,对保存彭总的骨灰作出明确批示:可以存放成都,但要绝对保密,没有中央军委批准,谁也不准换盒,不能移动位置或转移存放地点。一个名叫“王川”的人骨灰寄存在成都殡仪馆一个角落里,那就是彭老总的骨灰。

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举行隆重追悼大会,会场正中悬挂着彭德怀、陶铸的遗像,安放着他们的骨灰盒,上面覆盖着鲜红的党旗。叶剑英主持,邓小平、陈云致悼词,为彭德怀和陶铸同志恢复名誉。历史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苍天有眼,正义有时会迟到,但终归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