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近山中将降大校,逝世后生平难写,邓政委划去4字,改为顾问

时间:2020-07-11 10:43:01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作者:莫孤烟

王近山比肖永银大两岁,两人同在1930年参加红军,都在红4方面军第4军。王近山的职务跃升堪称神话,他15岁参加红军,5年时间从一名战士成长为师长,年仅20岁。相比之下,同时期的肖永银只是一个司号长,差距实在太大。

由于职务相差太远,且不在一个师,两人在红军时代并不认识。抗战时期,他俩同在八路军129师,但由于各自在不同地方打游击,也没有在一起的机会。当肖永银1940年当386旅772团副团长(王近山曾任团长)时,王近山已调到新8旅当旅长,两人还是没在一起战斗。

抗战胜利后,晋冀鲁豫野战军组建第6纵队,刘邓首长点将,王近山任纵队司令员,肖永银任618旅旅长。直到这个时候,两位久闻对方大名却素未合作的战将,终于走到了一起。

【红军时期的王近山】

不过,他俩一开始的合作并不愉快。

1946年6月下旬,从太行山走出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瞅准蒋军在兵力部署上的破绽,出兵陇海线,向开封至徐州之间的空隙部发动大规模进击。这是刘邓大军解放战争第一仗,意义重大。

战斗欲望极为强烈的王近山,在刘邓首长面前积极求战,给6纵争取到了攻打兰封和考城的任务。这支新成立的部队究竟能不能打硬仗,谁心里都没底,其它兄弟部队也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刘邓首长在研究作战计划】

王近山决定以少量兵力牵制考城,集中兵力先打兰封。这样一来,兰封县城就成了6纵成立之后的第一个作战目标。对于一支必须在战斗中不断取得胜利才能成长起来的新部队来说,首战非同小可。打好了士气大震,越战越勇;打不好有可能自信全无,一蹶不振。面对手下3个旅长的积极请战,王近山思考再三,决定让肖永银的18旅打主攻。

肖永银领到了首战任务,十分兴奋,决心好好准备一下,打个漂亮仗让大家看看。谁知作战会议一开,事情突然起了变化。

6纵副司令员兼16旅旅长韦杰口气强硬地说:“我们16旅打主攻!”

肖永银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可韦杰官大一级,是纵级领导,他不便于当场发火,只好一言不发地瞅着王近山。

【韦杰】

韦杰要抢肖永银的头功,这让王近山很是为难。不答应,会伤了韦杰的面子。他是纵队副司令员,必须维护其威信;而答应他的话,又会伤了肖永银,甚至会挫伤18旅的士气。

一向杀伐决断的王近山,此时也踌躇不决了。

眼看王近山左右为难,肖永银不好说什么,憋了一肚子气说:“组织看着办吧。”

王近山松了口气,命令16旅打主攻,同时也让18旅抽出一个团当纵队预备队使。

6纵对兰封的进攻十分顺利,首战中了个头彩。预备队18旅52团投入战斗后,向纵深大胆穿插分割,攻势锐不可当,打得相当出色,算是给肖永银脸上增了光。

【肖永银少将】

兰封这一仗,没有让肖永银唱主角,算是王近山欠了肖永银一个人情。2个多月后的大杨湖战斗,肖永银领到了最艰巨的任务,战斗过程险象环生,如同一部惊险火爆的大片。

话说刘邓大军兵出陇海线后,如同捅了马蜂窝,蒋军在豫东鲁南地区集结了30万大军蜂拥而来,企图将刘邓歼灭在陇海路以北的定陶、曹县一带。而刘邓4个纵队总共才5万人,而且已经连续作战多日,人困马乏。这种局面下,打还是不打呢?

作战会议上,王近山坚决主张打,而且强烈要求打主攻,并表示如果打剩下一个班他就去当班长。这种破釜沉舟的勇气,让刘邓首长很是欣慰,于是下定了发起定陶战役的决心,把整编第3师作为打击对象,并把决定战役生死成败的大杨湖战斗任务交给了6纵。

立下军令状的王近山,这一次毫不犹豫地把主攻任务交给了肖永银,一句话:“18旅打!”

大杨湖战斗打响后,面对全幅美械装备的蒋军整编第3师,火力明显处于下风的18旅打得异常艰难,每一个阵地都要反复易手多次,部队伤亡极大。火力不足,就只有增加兵力了。肖永银手中的机动兵力只有留在小杨湖方向的两个营了,这两个营负责牵制小杨湖的敌人,一旦敌人从小杨湖出来,全旅将腹背受敌。所以,这两个营不到万不得已是万万动不得的。

肖永银万般无奈之下决心孤注一掷,下令将小杨湖的两个营调上来,立即投入大杨湖战斗。

【王近山】

当王近山听了肖永银的汇报后,向来鬼神不惧的他这一回也大吃一惊,不由得在电话里大叫:“哎呀,怎么把那个部队抽了呢?敌人出来怎么办……”

“火烧眉毛了!”没等王近山说完,焦急的肖永银拿着听筒吼了起来。

谁都知道王近山的脾气,极少有下级敢顶撞他。肖永银这阵子能急得给王近山大吼大叫,正说明了战场形势有多么危急!

王疯子”这一次收敛了暴脾气,不仅默许了肖永银的应急处置,还表示再给他两个团。肖永银明白,王近山不是土豪,手里的兵恨不得一个掰成两个用,这两个团已经是全纵队最后的血本了。

过早地动用了预备队,意味着仗打到这个份上,双方都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除了血战到底,别无他路。然而,已经投入6个团的肖永银依然啃不下大杨湖,战斗仍在僵持之中,而蒋军的增援部队正在飞速赶来,阻援部队压力山大。

肖永银急了,再次向纵队请求增兵。王近山没有迟疑:“好,我再给你一个团!”

等那个团赶到后,肖永银一看傻了眼,这个团全团只有80个兵!为了打赢这一仗,王近山已经倾其所有了,果真是在“烧铺草”啊!

【定陶战役中缴获的蒋军坦克】

经过三天激战,6纵终于全歼蒋军精锐整3师,从此名声大振,昂首进入刘邓大军一流部队的行列,从此专打硬仗,成为二野公认的头号王牌。

如果说兰封一战,两位战将还处在磨合阶段的话,那么从大杨湖战斗开始,两人就亲密无间了。从此,二人携手战斗,纵横大江南北,结下了半辈子的战斗情谊。

32年后,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近山中将逝世,武汉军区副司令员肖永银少将,受南京军区司令员聂凤智中将委托,为自己的老司令写悼词。

【王近山与妻子韩岫岩、长子王少峰(小名蛮蛮)合影。韩岫岩是王近山的原配,后因王近山与韩岫岩妹妹韩秀荣相恋,两人离婚,王近山由中将降大校,到农场工作】

这份悼词,别人写不了,也没资格写。而且写之前,邓政委还特别交待:“王近山有很大的战功,他的后事一定要办好,悼词我要看!”

王近山受了处分降了职,官越当越小,悼词中的生平介绍很难写,肖永银、聂凤智等老部属、老战友反复斟酌的悼词,送到邓政委面前时,老政委沉思良久:

王近山先后当纵队司令、兵团司令、北京军区副司令等,但他由于婚姻感情问题被降职,最后的职务却是军区副参谋长(军级)。这怎么解释?

邓政委把“副参谋长”4个字划去,最后写上“顾问”两字。他当顾问(副大军区级)的通知,是他逝世后补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