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城墙体现明朝军事的落后?南宋陈规,提前三百年指出其中缺陷

时间:2020-01-03 16:07:18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今天西安的城墙,主要是明代设计建造的,至今保存比较完好。从西安这组城墙,我们可以看到明代筑城技术的完整思路,包括严整的四方形城墙、高大的城楼、箭楼、瓮城、敌楼、女墙、马面等设施。

但如果让南宋人陈规来看,两三百年后建起来的西安城墙,很多地方都存在防御的漏洞……

陈规《守城录》:为何攻城方喜欢攻打城角?

陈规,南宋初年官员,历任德安知府、池州知府、顺昌知府、庐州知州兼淮西安抚使等。靖康二年(1127年),陈规开始担负德安的防守职责,击败了十多次贼寇和乱军的攻击,积累了丰富的守城经验。1140年他担任顺昌知府时,以68岁高龄协助名将刘锜大败完颜宗弼统领的十万金军,获得了著名的顺昌大捷,一时震动宋金两国。

陈规曾深刻反思东京守城教训,并根据德安守城经验,先后写成了《靖康朝野佥言后序》和《守城机要》。后来又加上刘荀根据陈规的守城战例所写的《建炎德安守御录》,共同被编为《守城录》四卷。在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守城录》被朝廷向全国推广,“颁为天下为诸守将法”,深刻影响了南宋中后期的城防技战术。

其中,陈规在《靖康朝野佥言后序》和《守城机要》中,特别强调了“砲”的作用,也就是投石机。陈规认为,“攻守利器,皆莫如砲。攻者得用砲之术,则城无不拔;守者得用砲之术,则可以制敌。”

为此陈规指出,传统的四方形城墙,面对攻城方的投石砲时会有严重漏洞,从而解释了为何历代的攻城方最喜欢攻打城角:

“城身,旧制多是四方,攻城者往往先务攻角,以其易为力也。城脚上皆有敌楼、战棚,盖是先为堤备。苟不改更,攻城者终是得利。且以城之东南角言之,若直是东南角攻,则无足畏。炮石力小,则为敌楼、战棚所隔;炮石力大,则必过入城里。若攻城人于城东立炮,则城上东西数十步,人必不能立;又于城南添一炮,则城上南北数十步,人亦不能立,便可进上城之具。此城角不可依旧制也。须是将城角少缩向里。若攻东城,即便近北立炮;若攻南城,则须近西立炮,城上皆可用炮倒击其后。若正东南角立炮,则城上无敌楼、战棚,不可下手。将城角缩向里为利,甚不可忽也!”

简单解释一下,攻城方可以在城角附近设置投石砲,以平行于一方城墙的方向发射石弹,这样石弹就不容易越过城墙,而是大概率落在城墙上杀伤守城士兵。守城方在遭到砲火压制情况下,难以进行防御,攻城方就可趁机集中力量在城角位置突破防御。

因此,陈规认为城角不应做成直角,而是向内收缩,或者干脆做成圆形,让敌方投石砲无机可乘,并且有利于守城方布置投石砲加以反击。此外,城角的敌楼、战棚也都只会成为敌方投石砲的目标,反而增大了自己一方的伤亡,所以陈规都建议不建,让敌方找不到易于杀伤守军的机会。

此外,陈规还建议要“多建城门”,不建瓮城而是建护门墙,不建吊桥而是用固定的石头桥,在城墙外不设鹿角,在城外三丈设羊马墙,作为辅助防御设施。总体而言,陈规的守城思路是积极防御,让守方掌握战役主动权,甚至主张战时“城门贵开不贵闭”,不怕攻方闯入城门,因为“闯入必死”。这些作战思想,在中国古代可以说是非常超前的。

明代城墙为何不能吸取南宋就指出的教训?

我们再回头看西安的城墙。西安现存的城墙,是明朝洪武七年(1374年)开始建造的,在两百多年里多次得到加固。明朝后期的崇祯九年(1636年),陕西巡抚孙传庭增建完善了城池四关,即四个城门——长乐门、安定门、永宁门和安远门,每个城门布置了三重门楼:闸楼、箭楼、正楼。闸楼在外,箭楼在中,正楼在里,箭楼与正楼之间为瓮城。城外则有宽阔的护城河。

孙传庭的增修,基本奠定了西安城墙现有的样子,后来的清朝也只是在此基础上进行完善。从现存的西安古城墙看,城壁高大,护城河宽阔,瓮城和门楼非常壮观,防御体系看似十分完善。但是,西安城墙的很多设计恰恰是南宋陈规《守城录》里提到的反面典型。

例如,西安城墙正是被陈规诟病的四方形,城角是方方正正的直角,而且还在城角上建造了高大的敌楼。此外,四大主门外高大复杂的瓮城和门楼,也是陈规不主张建造的。

在南宋时期,明明就已经提出了更先进的守城战术,为何明朝在几百年后还是坚持老旧的筑城思路呢?这里面隐藏的逻辑十分复杂。

首先,西安城墙首先需要应付的不是外敌,而是对居民的管理。四方形城墙,对城内居住区的布局最有利。同时,只开少数城门也有利于进出城的管理。所以说,西安城墙首先考虑的是和平时期的使用,而不是残酷的战争。从明朝历史来看,西安城墙也没有在战争中发挥过太大作用。

另外,更重要的是明朝在军事上日趋保守,缺乏技术上的创新。

八国联军留下的教科书案例:北京的旧式城墙,成清军的死亡陷阱

从元朝以后,人类的战争实际上已经进入了火药兵器时代,各种野战战术和筑城技术都进行着飞速的变革。但是,明清时代的筑城技术,仍没有摆脱冷兵器时代的思维。例如四四方方的城墙,高大的城楼,宽阔的城墙上甚至可以跑马,这些都是适合于对付冷兵器军队的设计。然而在火炮时代,甚至仅仅是投石机时代,这种高大的城楼、宽阔的城墙,恰恰都是火炮和投石机的最好目标,和守军的死亡陷阱。

最好的案例,就是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一战。当时,防守北京的清军不下数万人,而且拥有几百门火炮,火力上并不输给侵略军。然而,清军竟然将部队和火炮全都放置在北京城墙甚至城楼上,而不是在城墙前设置战壕阵地。最后,八国联军在城外的火炮能够轻易瞄准城墙上的目标,清军士兵和火炮全都成了靶子,而且避无可避。

就这样,八国联军轻松地瓦解了北京的城墙防线,伤亡极为轻微,甚至还远不如进攻天津的战斗。这场战斗中,北京前门的城楼被炮火炸得面目全非,城楼内的清军尸骨无存,这就是旧式城防落后于时代的最好见证。

相比之下,陈规所在的南宋初年,比西安城墙的修建早两百多年,比孙传庭早四百多年,比八国联军更是早了七百多年。然而,陈规却在《守城录》里就深刻指出了旧式筑城术的问题,并提出了若干对应之策和改进措施,而陈规甚至还没有见识过火炮的威力(陈规恰恰是人类管形火器的发明者)。陈规的《守城录》在筑城改革和城防战术上还只是起步阶段,但却给后世提供了全新的思路。

尽管如此,陈规在军事领域的卓越贡献,却只有开头没有后续。由于明清时代上层思想的腐朽和保守,军事技术和战术的发展受到严重禁锢,明代的城防战术不仅没有进步,反而还出现了大幅度后退。(作者:陶慕剑)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