颧雀楼怎么消失的?一位船夫指挥金军放了把火,全歼五千蒙军

时间:2019-08-29 13:38:09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中国古代楼阁之中,素有“四大名楼”之称。这些楼阁之所以名闻遐迩,因为它们每一座都有被很著名的古代诗文赞颂过。当前的四大名楼,分别是湖南的岳阳楼、湖北的黄鹤楼、江西的滕王阁和山东的蓬莱阁。

然而,还有一个著名楼阁——山西鹳雀楼,知名度并不亚于这四大名楼。著名古诗——王之涣的《登鹳雀楼》,讲的就是它: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但是,鹳雀楼却无法列入“四大名楼”的名单,原因就是它早已经在几百年前烧毁。今天的鹳雀楼是当代修建的,无论样式还是地址,都与历史实物相差甚远。

那么,鹳雀楼是怎么烧毁的呢?

北周王朝的重点军事设施

鹳雀楼始建于公元六世纪的北周时期,位于山西省蒲州古城西面的黄河东岸。修建鹳雀楼的,是当时北周的宰相宇文护。当时,宇文护修建鹳雀楼主要出于军事目的。

鹳雀楼修建时,是作为蒲州城的重点防御设施。这座城楼共有六层,气势非常壮观和辉煌,据说高度有当时长安城城墙的五倍。高度这么夸张,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登高望远,可以更远地观察到敌军的进犯。当时中国处于南北朝时期,北周和北齐正在争夺北方的统治权,双方在黄河一线进行了数十年的大战。而鹳雀楼所在的蒲州城,就是交战的最前线。

鹳雀楼背对中条山,在楼上可直接远眺黄河,被称为“龙踞虎视,下临八州”。从南北朝开始,这里就成了登高观景的胜地,吸引了很多名人在楼上吟诗作赋。上千年来,留下了好几百首有关鹳雀楼的诗词。其中唐朝才子王之涣的“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成为流传千古的绝唱。

从“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句来看,鹳雀楼作为能够纵览黄河两岸的制高点,具有很高的军事价值。

力挫蒙古入侵的一位船夫

但是很可惜,在公元13世纪的时候,真正的鹳雀楼在一场惨烈战争中被烧毁了。这场战争,就是蒙古灭金的战争。

1214年,金国在蒙古大军的威胁下,主动迁都汴京(开封),将中都(今天的北京)丢给了成吉思汗。随后的20年,蒙古不断进攻金国最后的地盘,尤其是河南、山西、陕西等地。

1222年,蒙古名将木华黎猛攻金国,一路势如破竹,包括太原在内的山西大部份地区都被攻克。但是,蒙古军却在河中府吃了大亏。

河中府,就是原来的蒲州城。河中府的金军守将只是一个小小的判官,叫做侯小叔。

侯小叔,河东县人,原本是黄河河津渡口的一个船夫。金国迁都汴京后,侯小叔参了军,积累战功当上了河中府判官,权河东南路安抚副使。后面这个官职看上去挺大,但一看就是别人不要,临时代理的。

当蒙古人打到河中府的时候,当地金国的大官们都跑光了,只有侯小叔保护着城外的农民躲到了城里。侯小叔指挥河中府军民,凭借着蒲州古城坚固的城墙,以及鹳雀楼制高点的优势,居然打跑了蒙古都元帅石天应率领的精锐部队。

这个石天应并非等闲之辈,他本是辽东人,在蒙古攻入金国时投靠蒙军。随后,石天应跟随木华黎转战北方,大小百余战,常身先士卒,且善造战攻之具,担当了陕西河东路行台兵马都元帅。石天应所部旌旗爱用黑色,所以被称为“黑军”。

河中府大捷,是金国对蒙古少有的一场胜利。金国皇帝金宣宗十分高兴,下了一道圣旨把侯小叔叫到了京城汴梁,给他封了一个大官——枢密院奏:“小叔才能可用,权位轻不足以威众,乞假符节。”侯小叔被任命为权元帅右都监,便宜从事。

侯小叔可以说是一位金国的忠臣。金国一个投降官员吴德,试图游说侯小叔出降,并痛骂一顿给斩了。侯小叔的表兄张先,也认为蒙古军势大,建议出降“以保妻子”。侯小叔愤怒地说:“我舟人子,致身至此,何谓出降。”将表兄绑在柱子上,也杀掉了。

侯小叔火烧鹳雀楼

但是,侯小叔也有失误的时候。金国枢密院派出了一个都监讹论来到山西,要求侯小叔出城会面,商讨作战问题。结果,石田应趁机偷袭,攻取了河中府,并且在黄河上建立浮桥,与陕西蒙古军联系交通。

河中府作为军事重镇,往南可渡河袭击潼关,往西也可攻击长安,可以说是金国残余地盘的一个软肋。攻克河中府后,木华黎就曾征求意见。有部下指出:“河中虽用武之地,南有潼关,西有京兆,皆金军所屯;且民新附,其心未一,守之恐贻噬脐之悔。”

但石天应却称:“国家之急,本在河南,此州路险地僻,转饷甚难,河中虽迫于二镇,实用武立功之地,北接汾、晋,西连同、华,地五千余里,户数十万,若起漕运以通馈饷,则关内可克期而定,关内既定,长河以南,在吾目中矣。”于是,石天应率领本部约五千人驻守河中府。

石天应准确指出了河中府的战略重要性,但唯有一点,就是低估了金国抵抗的力度,而且高估了自己的战斗力。毕竟,当时蒙古的主力处于西征期间,攻打金国的蒙古军多是新归附的汉军,只有木华黎少数本部是蒙古人。蒙古占据了华北大片地区,但兵力已经显得过于分散。

在侯小叔归来后,率领逃出来的守军躲进了中条山,迅速召集逃难的军民,他在短短时间内竟然组织起一支十多万人的部队。这支部队主要以临时武装的农民为主,虽然训练不佳,但士气旺盛。

侯小叔趁着木华黎的蒙军主力远离,从这只农民军中抽调精锐突然发起反攻。石天应事前得到消息,派遣部将吴泽在半路埋伏,结果这个吴泽喝醉了酒,在树林里睡着了。侯小叔率军偷偷从伏兵间隙中穿过,直抵河中府城下。

于是,侯小叔率领金军在半夜里登上河中府城墙,放火将城楼和守具全部烧着。城内的蒙古守军在大火中惊慌失措,纷纷向城外逃亡。石天应也丢弃所有的辎重、牛马和引信逃跑,但在半路在金兵杀死。蒙古这支精锐的“黑军”就这么稀里糊涂被全歼。

史书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鹳雀楼很可能就是此战中被烧毁。关于鹳雀楼的毁灭,一般的记载都是“烧毁于蒙金战火”,而侯小叔这次精彩的夜袭战最有可能。

第二年正月,蒙古出动十万大军重新包围了河中府。包括鹳雀楼在内,河中府城防已经大部损毁,但侯小叔仍然死守了两个多月。期间,金国曾派出八千人的援军,试图和侯小叔里应外合。但到了约定的日子,援军竟然不敢出战,侯小叔被迫返回城内。最终,蒙古军攻破了河中府,侯小叔英勇战死。

鹳雀楼,它的大名在中国历史上是响当当的,但烧毁鹳雀楼的侯小叔,却几乎不为人知。

侯小叔作为一个小小的船夫,为了保卫自己的家乡,英勇抗击十万蒙古军,并且两次大胜。与当时昏庸无能的金国朝廷对比,侯小叔绝对是一名真正的英雄。(作者:陶慕剑)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