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幻术”大揭秘

时间:2019-05-09 22:49:51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电影《妖猫传》中的幻术给观众带来的视觉盛宴绝不亚于西方魔幻大片。而这些幻术其实来源于中国古代的魔术表演,也称“古彩戏法”。魔术一旦失手,在古代不只是名声扫地的问题,很可能丢掉性命。

《妖猫传》

幻术即“古彩戏法”

关于“ 古彩戏法 ”,在清朝有一本幻术揭秘典籍,叫《鹅幻汇编》,收录了不下百余种戏法。其中就有《妖猫传》里丹龙所表演的“种瓜即生”幻术。说起“种瓜即生”的魔术表演,也曾在蒲松龄的《 聊斋志异》——《种梨》中有详细的描绘。

《种梨》的神奇故事,翻译成今天的大白话,大意是这样的:

有一个乡下人运了一车梨在街市上卖,他的梨又甜又香,可是价钱卖得也很贵。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向他讨梨吃,遭到他的叱呵和责骂。有好心人自掏腰包给道士买了一只梨,于是道士施展“幻术”,将这只梨的核作为种子,“种”出了数百只又香又甜的大梨,分给了在场的百姓。

最后人群散去,卖梨的乡下人才愕然发现,道士变出来并分发掉的,竟然就是自己的那一车梨!

《种梨》

是不是觉得故事中道士的表演,在现代魔术里似曾相识? 其实在《鹅幻汇编》中,就有对这种“种瓜即生”原理的揭秘,这场表演只不过是道士暗地里伙同“搭档”,运用魔术手法中常见的“搬运术”实现的。但在文学作品中,蒲松龄通过神乎其神的夸张演绎,让这个魔术故事具有了玄幻色彩。

在电影《妖猫传》中,“极乐之会”可谓全片的重头戏,也是“戏法高手”们联袂打造的一场魔幻盛宴 。这其中,固然有导演为了打造视听盛宴而使用的特技渲染,但其中也有许多“古彩戏法”的影子。

比如,影片中道长黄鹤一下子变出了一只斑睛大虎,又将斑睛大虎变成一大堆五颜六色的鲜花。这个戏法在当今的魔术舞台上也经常出现,放在“古彩戏法”中,当是“手法门”与“彩法门”的结合。

再比如,黄鹤的两个弟子白龙和丹龙伸开双臂变成仙鹤腾空而飞,这其实属于“古彩戏法”中的“搬运门”,只不过可能已经失传。

《妖猫传》里“ 极乐之会”中极尽铺排的大场面,猛地一看,有些像我国古代的大型户外魔术表演——“鱼龙曼延”。这是皇家的保留节目,其中除有许多魔术表演情节外,还夹杂其他杂技表演。鱼龙曼延也写作“鱼龙漫衍”,本为“鱼龙”和“曼延”两个节目,常连在一起演,故得其名。演出时由人扮演大鱼和巨兽,实为魔术化的动物表演:巨兽初变成一条巨大的比目鱼,后来化身为一条大黄龙……

《妖猫传》里“ 极乐之会”

戏法并非“神迹”

不过,在中国古代,由于人们科学文化水平的局限,常常把一些传道者表演的“古彩戏法”当成“神迹”,以至于拜倒在其门下。在《妖猫传》里,我们也可以从侧面看出唐玄宗李隆基和杨贵妃是很痴迷幻术的。

根据历史记载,唐玄宗和杨贵妃身边确实聚集了不少道士,他们经常拿魔术当法术来施展。剧中行“尸解大法”的黄鹤是不是真实人物,但张果这个人是的的确确有的。

“张果”就是八仙过海中那个倒骑毛驴的张果老。他初见唐玄宗时老态龙钟,牙齿参差零落,皱纹纵横,佝偻个腰,看到唐玄宗小瞧他,便说:陛下如果嫌小臣的牙齿难看,便请拿一个金锤来。唐玄宗于是命人去拿金锤,只见张果老接过锤子,张口一阵乱敲,吐出几枚枯牙。等到用水漱过口,洗过脸,立刻变成另一副模样:满口白齿,皱纹消失,腰不弯了,背也不驼了,一派仙风道骨。

其实,张果老施展的所谓“易容术”,无非就是化装术而已。他为了在唐玄宗面前显示自己的非比寻常,先提前化一个衰老的装容,然后再趁盥洗时卸掉,给唐玄宗一个惊喜。

张果老

事实上,张果老不是八仙中唯一的“古彩戏法”高手,韩湘子也是。他曾在其叔父——赫赫有名的大文豪韩愈面前变过一套戏法,叫“火中生莲”。韩湘子先是拿出一粒莲子交给韩愈看,韩愈确认无假后,他便念念有词起来,随着他大喊一声“敕”,就将莲子随手投入书房中的火盆之内,又见他继续结印,禹步作法,果然火盆中长出一朵莲花来。不过这时的韩湘子却将花连带茎迅即摘走,大步踏出书房,边走边作歌道:“一壶藏世界,三尺斩妖邪,解造逡巡酒,能开顷刻花。”

火中生莲”

韩湘子的这套戏法,由唐代一直流传至今,后人根据其原理,演变出许多戏法。到了明清至民国时期,一些会道门就利用这个戏法蛊惑人心,显示“神灵下凡”。其实它的原理,无非是事先将一粒莲子剖开,将中心挖空,只剩薄薄的一层肉。然后用通草做成一朵小荷花,染上颜色,再连上通草做的荷梗。又用极细的铜丝盘曲成形,即盘曲成弹簧的样子,穿入荷梗之内。铜丝弹簧的另一端则连上一个小小的铅弹丸,制作妥当,将它们一起藏在空心莲子之内,再用白桃胶将之粘合。这样的一粒莲子,便是魔术表演的道具。

当莲子投入火盆中时,火炭中的炭将胶烧化,莲子绽口,那铜丝弹簧便将通草荷花弹出,此时,韩湘子急忙将花带茎拿走,既免火烧,又省得让他人看破,再作歌而去,便更显得有若神仙般潇洒,让人产生真乃“仙术”的感觉。

一旦失手可能丢命

由于魔术很神奇,有人遂将其视之为“怪术”。如唐代志怪小说家段成式在《酉阳杂俎·怪术》中所记的“怪术”有不少都是魔术。唐宪宗元和年间,江淮术士王琼“尝在段君秀家,令坐客取一瓦子,画作龟甲,怀之。一食顷取出,乃一龟。放于庭中,循垣而行,经宿却成瓦子”。

王琼表演的“画龟术”与现代魔术“大变活物”其实是一个原理,这种魔术在东汉末年一位叫左慈的人已经会玩了。左慈是中国古代的一位超级魔术师,能做多种魔术表演。据晋干宝《搜神记》记载,有一次,左慈应邀参加曹操的宴会,曹操欲一试他的本事,笑着对宾客说:“今日高会,珍馐略备。所少者,吴松江鲈鱼为脍。”

左慈

左慈知道曹操是考他,遂表示弄条鱼很简单。他让人找来一个铜盘,注满水,“以竹竿饵钓于盘中,须臾,引一鲈鱼出盘”。曹操存疑,说“一鱼不周坐客,得两为佳”。于是左慈又在盘中垂钓,不一会儿,又钓得一尾鲈鱼,“皆三尺余”,“会者皆惊”。

左慈还能变出酒、肉来,还能让酒杯变成飞鸟,这让曹操觉得他法术太厉害,觉得是威胁,欲暗杀他。结果左慈“却入壁中,霍然不见”。左慈的逃生之法,就是现代魔术师也喜欢表演的“遁术”。

然而,再精彩的魔术也是假的。与今人一样,古人也热衷破解魔术。比如西域魔术师最拿手的“吐火”便让中原人给破了。《搜神记》揭秘:“其吐火,先有药在器中,取火一片,与黍合之,再三吹呼,已而张口,火满口中,因就爇取以炊,则火也。”

在古代,魔术表演一旦失手,不只是名声扫地的问题,很可能丢掉性命。唐代有个叫侯元的人便因为魔术(道术)不灵而被斩,此即《太平广记》中所谓“术既不神,遂斩之于阵”。而上文提到的汉代魔术大师“ 黄公”,《西京杂记》记载的是:“黄公乃以赤刀往厌之,术既不行,遂为虎所杀。”

《搜神记》

唐宋以后魔术更是五花八门,现在读者能看到的魔术当时均已出现。虽然道具现代化了,但魔术原理还是古人的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