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墓出土多本失传“古籍”,改写世界史,西方学者却表示怀疑

时间:2021-03-18 17:33:4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读书之法无他,惟是笃志虚心,反复详玩,为有功耳。——朱熹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在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流动着无数不为人知的秘密与故事。众所周知,古代君王最爱的就是编撰各种各样的古籍,因为他们要总结前人的错误,反思自己统领江山时候的问题。细数一下我们最熟悉的古籍,譬如《永乐大典》、《四库全书》,这些都是帝王们精心编撰出的古籍,为后代的君主指引了一个鲜明的方向。古籍是古人智慧的浓缩,人生的缩写,其中蕴含的价值极高,能让人们在现有的年龄段,感知和明白更深奥的智慧。随着古籍一本一本被人们发现,曾经的神秘故事也在被一点一点揭开。在张家山地域,人们发现了张家山汉简,这是人类的又一重大发现。汉墓出土多本失传“古籍”,改写世界史,西方学者却表示怀疑。

1983年12月到1984年1月,张家山地区发现一座汉代墓葬,不过墓葬中并没有尸骨的存在,只有一些零散的竹简。竹简的内容有《二年律令》、《算数书》、《脉书》等等,这些书籍编著的都是有关于汉朝时期的法律法规相关知识。从这些出土的竹简中,我们能了解到,汉朝君王已经把“吸取秦始皇”的教训打上了公屏,坚决抵制那种统领模式,为了避免掉秦始皇的悲惨结局重演,汉朝十分重视安抚百姓,修身养性,循序渐进。

在张家山出土的《二年律令》里,其中的27条规定都是汉朝的法律,并且有着相当大的波及范围,这对于后世研究相关法律,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并且,秦朝所留下的文献非常少,但《二年律令》中却大篇幅的提到了秦朝的律法,这对后世研究秦朝相关文学提供了重要的依据。除了法律书籍外,在汉朝留下的竹简中,专家们还发现了有关于医学的书籍,到了今天也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在张家山地区挖掘出的古籍,令更多的汉朝资料重见天日,相比于之前在睡虎地出土的汉朝资料,这一批新的汉朝资料又给了专家们新的希望,他们更加有信心,能够将秦汉历史的争论一探究竟。

在张家山出土的这批古籍中,《算数书》算得上是对现代数学,依旧有很大作用的一本古籍,这本古籍编撰的时间早过《九章算术》。里面的内容包括有现在我们仍旧在学习的负数以及分数的知识,国人对于数学的研究,甚至比欧洲还要早几个世纪。

还有前文提到的《二年律令》里,这本书籍中所记载的法律知识,可以令人们从这些法律法规中了解历史,更能够探索到如今的知识,在现代人生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法律法规,关于汉代封建社会的父权。关于一户人家的财产继承,无论如何父权嫡子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这条规定中,我们也不难探出,古人早有先见之明,对于立法知识方面一点也不落后,甚至他们的思想比我们更加清晰和缜密。但这一律法也证明着,在那个时候,妻子儿女的人权,就相当于物品一般被附属在“父”的身上,“父权”成为在现代社会来看,非常病态的一种“王权”。

张家山出土的这一批古籍,竹简字迹清晰,内容非常广泛。其中清晰的讲解了马王堆中的帛书类古代医学文献。还有不少领域都打破了记录,成为中国领域学上做早的古籍记述。举个例子,我们了解到,关于人体骨骼方面的修复手术是葛洪记述的。但在张家山出土的这一批古籍中,却也有关于人体骨骼的修复手术,并且比葛洪的记述早四五百年的时间。从多个方面来看,这些古籍都是中国历史上的先河,这一批古籍的发现,打破了人们刻板的时间线认知,就算是说改写了世界历史也一点都不过分。

张家山中出土的多本失传已久的“古籍”,改写了世界史,刷新了人们对古籍记述时间的认知。面对我们早已有所记述的事实,西方学者也曾表示怀疑,但出土的古代文献就是证据,它们在历史的长河里熠熠生辉,证明着自己的价值,也证明者古老时光的那段价值。所以,即使面对质疑,我们国人也无需忧虑,因为我们深知自身历史背景的强大,深知古人智慧的强大,事实胜于雄辩,对于这一本本古籍,我们理应常怀敬重之心,相信历史,崇尚历史,敬佩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