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北击匈奴产生两个重大影响,一个改写世界史,一个改写中国史

时间:2020-12-30 09:12:29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匈奴在光武帝时分裂为南北匈奴两部,南匈奴降汉,北匈奴则继续做大汉的死对头。

南北匈奴

永平十六年(73年),明帝采纳耿秉建议,分兵四路出击北匈奴,三路无功,唯最西一路是奉车都尉窦固、骑都尉耿忠所率之酒泉、敦煌、张掖三郡兵与庐水羌胡一万二千骑,出酒泉塞,击败匈奴呼衍王,追至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置宜禾都尉,屯田伊吾(今新疆哈密)。翌年,再命窦固、驸马都尉耿秉击平车师前、后王,重置西域都护,再断北匈奴之右臂。北匈奴困窘,南下降汉者日多。和帝永元元年(89年),窦固、耿秉的汉军,得南匈奴帮助,又大败北匈奴,追逐五千里,在燕然山(今蒙古杭爱山)勒石记功而返。永元二、三年,汉军又连续大破北匈奴,出塞五千里,单于逃遁。

北匈奴西迁

自此,汉朝北击匈奴产生了两个后果:一个是北匈奴一蹶不振,一路向西逃亡。而北匈奴的西迁更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将西方世界搅得天翻地覆,最终导致了罗马帝国的土崩瓦解。窦宪恰似传说中的那只蝴蝶,翅膀的一下扇动,无意中促成了遥远国度的狂风暴雨——这场暴风雨倾泻在近三百年后的欧洲。甚至可以说窦宪用战争开发了欧洲人的智力;另一个后果则是北匈奴的远走却在北方草原上造成了巨大的权力真空,不久东胡的鲜卑族便乘虚而入,成为草原的新主人,在鲜卑的压力下,南匈奴等胡族纷纷内迁汉朝境内,成为日后“五胡之乱”的远源。

五胡乱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