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而谈,盘点民国时期的十大著名校花,一人在国外也非常有名

时间:2021-01-08 10:58:36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校花,是指一个学校中最受欢迎的女学生。一般长得清纯,受人欢迎,性格好,交际能力强。不一定是在这所学校最漂亮的,但一定清纯,受人欢迎,受人追捧。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下民国时期十大著名校花:

龚澎,

燕京大学

安徽合肥人。1935年参加一二九运动。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毕业于燕京大学历史系。曾任八路军总司令部秘书、重庆《新华日报》记者、中共驻重庆代表团秘书、中共香港工委外事组副组长、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新闻组组长。建国后,历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部长助理。龚澎在重庆时,在周恩来的领导下,成为中共第一位新闻发言人。毛主席对她也是称赞有加,说她是天生丽质。

林徽因,美国宾州大学美术学院

女,汉族,福建闽县(今福州)人,出生于浙江杭州。原名林徽音,中国著名建筑师、诗人、作家,人民英雄纪念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深化方案的设计者之一、建筑师梁思成的第一任妻子。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同梁思成一起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国古代建筑,成为这个学术领域的开拓者,后来在这方面获得了巨大的学术成就,为中国古代建筑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科学基础。文学上,著有散文、诗歌、小说、剧本、译文和书信等,代表作《你是人间四月天》、《莲灯》、《九十九度中》等。在建筑学的领域,林徽因成果斐然:她参与设计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倡导保护古建筑,以现代方法研究古代建筑学。但对大多人而言,记住更多的是林徽因的诗,是一个作为诗人身份的奇女子。

陆小曼,北京圣心学堂

陆小曼出生于1903年11月7日的上海,15岁进入北京圣心学堂,校园里都称呼她为“女皇”。可惜的是,徐志摩去世后,陆小曼一直没有将自己的才华发挥于世,在个人感情上,也只是与翁瑞午维持“十分尴尬的同居生活”。

马珏,北京大学

在北京大学风花雪月的历史里,马珏恐怕是最没有争议的一位“校花”。1910年马珏出生于日本东京,父亲马裕藻是鲁迅的好友。1913年任北京大学教授、研究所国学门导师;1921年任北大国文系主任,对文学音韵学颇有研究。1933年,马珏与天津海关职员杨观保结婚,其时她还没有毕业。闻知此事,鲁迅给台静农的心中写道“……此刻才想到她已结婚,别人常去送书,似乎不太好”。一段若有似无的暧昧情事在此戛然而止,但却引来后人的无限遐想与感叹。

杨绛,清华大学

王映霞,浙江女子师范学校

王映霞,中国浙江杭州人,当年“杭州第一美人”。在当时有“天下女子数苏杭,苏杭女子数映霞”一说,王映霞一生中的两次婚事都轰动全城。王映霞晚年回忆称:“如果没有前一个他(郁达夫),也许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没有人会对我的生活感兴趣;如果没有后一个他(钟贤道),我的后半生也许仍漂泊不定。历史长河的流逝,淌平了我心头的爱和恨,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怀念。”

张兆和,中国公学大学部外语系

在中国公学,当时18岁的张兆和拥有无数的追求者。单纯任性的她索性给这些追求者编了号码:“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作为老师的沈从文当时也身在“青蛙”之中。张兆和找校长胡适投诉,胡适答:他非常顽固地爱你。张兆和马上顶回去:我很顽固地不爱他。然而,沈从文一封又一封文笔优美的情书,最终还是打动了张兆和。1933年9月9日,二人宣布结婚。张兆和对沈从文的创作影响很大,在《边城》等小说中,更是直接把她作为文学想象的原型。而她本人,也曾发表短篇小说集《湖畔》、《从文家书》等。

汤国梨,上海务本女学

1905年秋,汤国梨入上海务本女学求学,初次接触新思想新文化,眼界大开,思想更为激进,誓作女中之豪杰。从务本女学毕业后,她开始从事教育工作。1912年,中华民国宣告成立,汤国梨同各界妇女100余人,发起成立“神州女界共和协济社”,提出“妇女参政要求”,得到孙中山的赞赏与支持。不久,该社创办神州女学,汤国梨在编辑部工作,并任女校教师。同时又创办《神州女报》,向民间宣传妇女必须学习知识,经济自立,参与政治,谋求与男子同等的地位。1980年7月27日,汤国梨97岁时,病逝于苏州。

保志宁,大夏大学

保志宁是上海市教育局长的侄女,满族人,家居南通,晚清后裔,本人面貌清秀,善于辞令,在大夏大学是学生中有名的校花。1930年代,国民政府交通部部长王博群为迎娶保志宁专门建造了一座别墅,此别墅设计独特,占地7200平方米,建筑面积2588平方米,主楼地下一层,地上三层,共三十二间房,被今人评为“上海十大著名洋房”之首。1931年邹韬奋写文章揭发此事,王伯群被迫辞职,并被人戏称“娶了一个美女,造了一幢豪宅,丢了一个官职”。

沈怀球,上海市立体育专科学校

体育校花沈怀球就读于上海市立体育专科学校,这是近代上海惟一公办体育学校,首批学生为两年制专修科,主要培养体育师资,之后因日军入侵上海而停办。照片上的沈怀球或许是该校第一个也是30年代仅有的一次校花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