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大伽宋子文与他的传言中的三个女人

时间:2020-10-26 09:46:57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时势造英雄这话不假,民国的动荡不堪造就了诸多掀起风云搅动时事的英雄人物,这自然得包括叱咤风云的宋子文,但这确实不是因为他那改变了中国近代史走向的三姐妹。

宋子文,1894年12月4生于上海,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获博士学位。自1923年任中山先生的英文秘密开始,一直出任国民政府各种要职至1949年1月蒋介石下野,宋子文辞去广东各职,移居香港,77岁客死在美国旧金山。

英雄自然得有美人相伴。

1917年,风华正茂的宋子文学业有成回到国内,受盛宣怀之邀,任盛家汉冶萍公司驻上海总办事处秘书,实际上就是盛四公子盛恩颐的秘书,盛宣怀号称中国第一大买办的超级资本家,当时首富,比肩今天的马云,不同的是盛宣怀还官居一品。

反正你们谁有钱,也没有我有钱的盛恩颐整天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宋子文每天准时来到盛家,但到中午时才见到刚起床的盛恩颐,一上午都在读书看报的宋子文引起了盛七小姐盛爱颐的关注。

民国名媛凭借才华、家境游走于上层社会之间,如林徽因、陆小曼、合肥张家四姐妹等耳熟能详的人物,这自然少不了盛爱颐。

盛爱颐生于1900年,彼时盛宣怀已过知天命之年,老来得女,宠爱甚于掌上明珠,盛宣怀请大儒教授她国文、书法,请留洋人士教授其英文、舞蹈,请资深大家教授其钢琴、礼仪,可谓能说善舞、能画善绣,同时盛宣怀为提升爱女格局,凡高层聚会或外交活动必有盛爱颐的身姿,上帝是偏心的,这么有才华又偏偏长得亭亭玉立、如花似玉。与孙宝琦的七小姐孙用蕃(张爱玲的后母)并称上海滩两个耀眼的七小姐!

盛爱颐对那些豪门阔少弃而不视,对坐在家中静静看书的宋子文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在心头,英俊潇洒的外表、温文儒雅的谈吐、满腹才学让豆蔻之年的盛爱颐为之倾倒。几次接触,才子佳人迅速坠入爱河,开始了人生第一次风花雪月的恋爱,二人如漆似胶,生死相依,盛夫人根本瞧不上给人拉琴家的儿子,随后宋子文被调到武汉,但天各一方也没能阻断二人火热的爱情。

1923年,陈炯明叛变被平,宋子文南下广州与孙中山共谋大业,宋子文买好船票,欲带盛爱颐一同南下建立美好生活。

一边是母亲的眼泪,一边的爱人的期盼,盛爱颐陷入两难之地,南下就等同于私奔,这是盛爱颐从小所受家教不允许,留下就等同于放弃,这让对宋子文仰慕入髓的盛爱颐如同生死,但自出生即有顶级享受的七小姐,实在不敢去过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

在无奈和伤心的宋子文踏上去广州的轮船之前,盛爱颐送给他一把金叶子作为信物和一句:“我等着你回来”,转身别去,当若干年宋子文成为民国政府要员之后,盛家再想留下这个乘龙快婿时,人家早有佳人相伴。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于失恋凄苦之中的宋子文南下广州,因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于1924年8月任广州中央银行董事、行长,次年兼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此间邂逅了名媛唐瑛。

唐瑛,生于1910年,唐父乃安是清末第一批庚子赔款的留学生,学业有成后任北洋舰队军医,后又在上海开诊所,因医术精湛深得上海豪门贵族青睐,唐家条件优渥。

唐瑛自幼接受良好的中、西方教育,擅长诗词,英文流利,熟弹钢琴,轻唱昆曲,当年唐瑛登台为到访中国的英国王室表演了昆曲和钢琴,轰动上海滩,在百乐门演出的《少奶奶的扇子》迷倒了上海滩的芸芸众生。

唐瑛天生丽质,一生酷爱旗袍,被称为旗袍女皇,生活极致,她每天必换三套衣服,与北方的陆小曼并称“南唐北陆”,她俨然成为了上海滩的一道风景,一杯不可不品的花茶。

唐瑛胞兄唐腴胪是宋子文留学美国的同窗蜜友,此时又是宋的机要秘书,颇得宋的信任,宋子文此时正因盛母棒打鸳鸯而苦闷愤懑,因唐兄与唐妹相识,慢慢的产生了异样情感,多次给唐瑛写信诉说衷肠。

权位、金钱、才华、英俊这些女孩们心中梦想的白马王子的模样,在唐瑛眼中是那样的轻描又淡写,她只要一个普通而幸福的家庭,她将那些炙热的情书锁进了深闺,每天笑迎的都是一个可亲的宋大哥。

关于宋子文和唐瑛的故事,后世有多种版本的演绎,最流行的就是唐腴胪遇刺身亡,导致两人分手。

传言说:当时宋子文风流倜傥、内外兼修,既有显赫家族背景又占据庙堂高位的才俊人物,深深地吸引了青春洋溢、多才多艺唐瑛,两人很快就出双入对,坠入爱河。

1931年7月23日,王亚樵派遣刺客在上海北站行刺宋子文,那天二人带着同样的礼帽,身着同样的白西服,唐秘书手里拿有公文包,刺客误杀了宋子文身边的唐腴胪。

这场让肝肠寸断的政治暗杀,一个愧疚自退,一个冷静不留,两个人就这样告别了彼此,一场金童玉女的恋情戛然而止。

然而,这个故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丽谣言。

唐瑛1926年就嫁给了留学耶鲁大学、实业界巨擘李云书的儿子李祖法,1928年宋子文与张乐怡喜良缘,唐腴胪1929年才受邀成为宋子文的秘书,1931年唐腴胪被误杀时,唐瑛与宋子文都各自家庭美满,何来终止交往之说?

咱们书归正传。

1927年,宋子文继任国民新政府财政部长,在政界可谓风生水起。同年,宋子文到庐山避暑,一上庐山他便发现这里沿途松树密茂,百花争艳,知了齐鸣,与武汉、南京的火炉截然不同,漫步其中,无比惬意,他想在此风水宝地为母亲倪佳珍建造一幢别墅。部长困了,自然有人送上枕头,庐山管理局的人带他来到了日照峰3号张谋之家,张谋之曾为洋人和高官承包建造别墅工程,善于设计、在庐山有较高的信誉。

张老板怎能放过这个送上门的机会呢?他设下豪宴留宋子文一行吃饭,宋子文坚辞不就,这时张老板女儿乐怡端着热茶款款来到了客厅。

宋子文只见她雪白的脸颊上嵌着两只乌黑的大眼,红唇微启、露出整齐的白牙,微微一笑两个小酒窝悄然现在脸上,宋子文痴痴地凝望着这个风姿绰约的小女孩喃喃私语道:她就是我要等那个人,她的一切让我觉得新鲜而冲动。”

张乐怡捧起茶杯递到宋子文的手上:“宋先生,请用茶!”宋子文突然触到她细腻、柔软的手后会心地一笑,向张老板提出:“今天下午,我想到花径、仙人洞这些著名的景点去看看,不知可否请乐怡小姐当下向导?”

当天下午,张乐怡陪伴宋子文游览花径、仙人洞、大天池等风景点。据《宋子文传》写到:“我们在漫步中谈吐交流,她总是会心一笑,有时她说得起劲,让我就像读一本内涵丰富的庐山导游书。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此时,花前树下,山径河边,都留下了我们观赏、游玩的足迹,留下了我们和谐的笑声。”

以后,张老板总是有意让女儿陪伴宋子文,两人在山间漫步,在林间追逐,在溪间嬉闹,一天张乐怡背靠一棵大松树,带着羞怯的模样盯看着宋子文,宋子文乘她不备时扑了上去,两人情不自禁地紧紧地抱住对方。

宋子文轻声地说:“乐怡,我需要得到你的爱,我会终生地爱你。”人小鬼大的张乐怡故意地问道:“安哥,难道你真的还没有结婚?你不会骗我吧?”

宋子文将自己的一切都如实地讲给了张乐怡后海誓山盟地表示:“乐怡,请你相信我说的都是真话,此生我爱你一人。”

此时,年龄不是问题,什么都不是问题,张乐怡看着眼前这个即有才华,又有美男子的风采、魅力无比的男人,她醉了!当她的父母得知后,高兴地说这是天赐良缘,同意了这门亲事。

1928年,34岁的宋子文与21岁的张乐怡喜结良缘。从此,他们相濡以沫到白头,他们的爱情由一见钟情到相伴终生,成了一段佳话,羡煞旁人。

1930年,民国政府中央党部商业部长的宋子文携夫人张乐怡回到上海,宋子文才知道盛爱颐还在苦苦等他归来娶她,盛爱颐黯然神伤、大病一场。1932年,已经32岁的她嫁给了自己的表哥就是庄夫人的娘家侄子庄铸九。

宋子文对盛爱颐颇为歉疚,他曾请“老领导”盛恩颐安排饭局,没想到七小姐见宋子文在座,只冷冷撂下一句“我的丈夫还在家等我!”就转身离去,只留下怅然若失的国府大员宋子文。

初恋是刻骨铭心的,岁月带走的只是时间,留下的却是真情,宋子文对七小姐的要求还是唯命是从,那时他不是什么党国要员,而是当年盛七小姐面前的宋经理。

抗战胜利后,七小姐的侄子、曾在日本领事馆当过秘书盛毓度被关过监狱里,在家人的苦求下,盛七小姐给行政院长宋了文打了个电话,最后竟说道:“我明天要和毓度共进午餐”,此后宋家姐妹多对盛爱颐有过帮助。

1949年上海解放,盛爱颐住在上海中心的一处联体花园别墅区,独立门户,楼高三层。1956年公私合营以后,盛七小姐曾一度独居在一处化粪池旁的简陋车库里,那时路边有一个马路菜场,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只见她手夹雪茄,嘴吐烟圈,怡然自得地坐在那里,实在让人无法与自小养尊处优的盛七小姐联系起来。

1983年,83岁的盛七小姐安祥地走了,她的淡定与从容,她的安详和高贵,她波澜不惊的状态维持到生命熄灭的一刻。

宋子文和夫人张乐怡生有三个女儿,分别叫做:宋琼颐、宋曼颐、宋瑞颐,女儿名字中的“颐”字,是不是宋子文对盛爱颐爱的表达不得而知。

1949年,随着国民党节节败退,宋子文与张乐怡移居香港,后定居美国纽约,二人远离政治,过着淡然的生活。

1971年4月25日19时许,宋子文在用晚餐时,因进食导致窒息,突然摔倒,未送到医院便猝然逝世,享年77岁。

宋子文去世后,张乐怡与三个女儿生活在美国,叶落归根,晚年的张乐怡一直想回大陆看看,回到她曾经生活过的庐山看看,遗憾的是她的愿望最终无法达成。1988年,张乐怡去世,终年81岁。死后与宋子文一样葬在了美国。

参考资料:

《宋子文全传》、《宋子文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