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政坛不倒翁到底怎样被一介书生拉下马的?连蒋介石也帮不了他

时间:2020-03-29 07:07:05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中国抗战时期的一天,在美国旧金山海关,一名使用中国国民政府外交护照的贵妇人与海关工作人员发生了一起争吵,因为她携带了大量的贵重物品入境美国。

要知道,中国人在近代常常遭受列强的岐视和刁难。是什么让此女一反常态,在外国公务人员面前竟敢这样“勇敢”?

原来,她是当时中国国民政府财政部副部长徐堪的妻子。而时任财政部部长的是一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孔祥熙。这时,他任行政院院长兼财政部部长。

作为炙手可热的实权派人物和当时国民政府的“财神爷”,孔祥熙是四大家族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孔家不仅与蒋介石有姻亲,自家还开有数家公司、商行,坐拥财富之巨恐怕不是一般升斗小民所能想像的。

为什么要说这件事?除了跟孔祥熙有关外,此事后来还成为一个人攻击财政部腐败的一个根据。

孔祥熙在连任财政部长17年后,就是被这个人勇敢地拉下了马。

这个人是谁?

就是民国时代大名鼎鼎的傅斯年。

他出身于山东聊城的科举之家,青少年时期不断求学,后来成为著名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专家、教育家、学术领导人。之所以成为名人,除了其博学外,可能更多的还是他坚不从政的倔强性格和抨击贪官污吏的“壮举”。

1937年开始,担任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所长的傅斯年,连续第四次当选国民参政会参政员。

1938年,已经连任南京国民政府工商部长的孔祥熙开始担任行政院院长。

两个月后,傅斯年致函蒋介石,指出孔祥熙“举止傲慢,言语无礼”且过于专权,不适合担任行政院长职务。在信尾,傅斯年还保证“其中绝无虚语,皆有人证、物证,斯年负一切之责任”。

1938年7月6日,国民参政会第一届大会在重庆召开。傅斯年以参政员的身份积极在参政员中活动,使不少人也打算发起提案攻击孔祥熙。会议期间,傅斯年再次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列举了五条孔祥熙不适合担任行政院院长之职的原因。

一是他对建设近代国家、主持大政的良规大义毫无所知;

二是纵容夫人、儿子聚敛金钱,生活奢侈、豪华;

三、用人唯亲;

四、在国际上口碑不佳,难以得到国际援助;

五、以孔子后裔自负,但“持身治家”经常有失检点的言行。

当然,他也没忘了肯定孔祥熙的“优点”:非常擅长官场应付的技巧,可以说是超群的一流人才。

信的结尾,傅斯年要求蒋介石,为了抗日大局应当机立断,免去孔祥熙的职务。

蒋介石自然收到了这些信件,但毕竟孔祥熙与其是姻亲,并且孔对蒋的财政安排向来不问,总是设法满足,不象宋子文担任财政部长时那样,事事都要向蒋问清楚,经常拒不同意安排资金。

结果,信发出后如泥牛入海。

傅斯年并不肯随便罢手。1938年10月28日,他联合其他议员52人联名上书,对孔祥熙开展猛烈炮轰,严厉批评了抗战以来的外交和财政工作的失误,认为所有“迟缓、疏忽、懈怠,以及人事纠纷”等问题和损失,都在官员的不称职”。在文章末尾,则直指孔祥熙的不称职。

随后不久,傅斯年又提出《慎选行政院长、财政部长案》,要求蒋介石撤掉孔祥熙的职务。当时,正处于豫湘桂战役后期,蒋担心免孔之职会造成政局变动过大,才在11月召开的国民党五届六中第七次全会上,让孔改任行政院副院长(仍兼任财政部长、中央银行总裁)。

孔祥熙终于从权力的高峰跌落,威风扫地。按说傅斯年满意了,但人们都想错了。他照旧攻讦不已。

可能大家要有疑问:蒋介石贵为政府主席,与孔系姻亲又是同一战壕的兄弟,咋不拉兄弟一把?

还真拉过。除了拖延不办或酌办,为保护孔祥熙,蒋介石曾亲自出面宴请傅斯年,想让傅就此算了。

二人有这样一段著名的对白。蒋问:“你信任我吗?”傅斯年答:“我绝对信任。”“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斯年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蒋介石无奈。

这时,一件意外发生的事情帮了傅的大忙。

1941年12月,日军进攻香港,重庆国民政府紧急派出飞机前往营救社会名流和学者。结果许崇智、陈济棠等要人没有接到,却接到了孔祥熙“一大家”和大量的行李,还有几只狗。消息被传出去后,昆明学生开展了几千人的大游行,高喊“打倒孔祥熙!”

傅斯年闻讯极为兴奋,对朋友说,我在昆明三千里外养病,这事总不至于怪我吧。

1944年9月5日,国民参政会第三次会议开幕。傅斯年针对财政报告,就孔祥熙家族经商、中央银行、美金储蓄券舞弊、黄金买卖四个问题提出了严厉质询。11月,孔祥熙被免掉财政部长之职;1945年5月,被免除行政院副院长职务。

看似一切该结束了,但傅斯年又抓住了一件铁板钉钉的事情,终于达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效果。

1943年,财政部将“1942年同盟胜利美金公债”交中央银行国库局发行。期间,在孔祥熙的支持下,中央银行国库局有关官员通过利用职权低价套购、谋取暴利,1150多万美元(折合国币约26.47亿)被贪污。结果,该局几个青年职员将这事捅了出去。

在参政会上,傅斯年领衔21名议员联合签名,要求彻查此案。后来,由于王世杰、陈布雷等人认为不妥而与傅沟通建议其将此案撤销。傅遂撤回提案(看来傅并非不通情理之人嘛)。

1945年7月24日,蒋介石批准了孔祥熙辞去中央银行总裁职务的申请。孔终于全无实权,国库局贪污案则以退还赃款了事。

现在再看孔祥熙当年的倒台,其被迫走下神坛,有其本人和家族的行为不检和失宠于美国政府的背景,背后也与蒋介石无法庇护直至厌烦更是直接相关。但傅斯年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反对腐败,毫不妥协、穷追猛打,却同样是不可否认的重要因素。

孔祥熙以后,宋子文继任。1947年2月15日,傅斯年发表《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一文,对宋的失职行为同样做了猛烈抨击。宋子文也是在舆论的一片反对声中辞职而去。

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一直倡导做人要行得正、做得端;做事要光明磊落、大公无私。这一民国公案是否对我们各行各业的人士有一番深刻的启示呢。

欢迎留言,阐明您的观点。

参考:

杨天石《抗战与战后》,中国发展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