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年代情报专家 曾为林彪智囊 毛主席评价他“人品可贵”

时间:2019-08-02 01:53:07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开国中将苏静,虽然不是人人皆知的军中名将。但他的传奇经历和不平凡的战功,已经永远载入人民军队光荣史册。

在中国历史博物馆,有数张保存完好的中央红军长征行军路线图,成为见证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珍贵史料。而这些线路图的绘制者,就是开国中将苏静。

苏静是福建海澄县六口碑村人,早年赴缅甸谋生。“九一八”事变后,他毅然从海外回国参加红军,是当时红军队伍中少有的知识分子。

红军战时缴获的照相机等高档战利品,当时只有他会使用。现在陈列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军事博物馆的朱德元帅在机枪训练班上的讲话照片,是朱德在红军时期拍摄的第一张照片,拍摄者即为苏静。

红军长征是史无前例的战略转移,情报侦察十分关键,略有疏忽,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红军爬雪山,过草地,都是人迹罕至之处,再加上张国焘拥兵自重闹分裂,更使党中央所在的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困难重重。为确保突出重围,毛主席亲自到一军团指挥部队北上。时为军团侦察参谋苏静,倍感责任重大。

红一军团是长征途中的开路先锋。时任军团长林彪,政委是聂荣臻。苏静虽然仅是军团的小小侦察参谋,却是行军先锋中的探路者。

每天晚上,他负责把侦察员们搜集的情报分析汇总,连夜绘制新的行军路线图。第二天天一大早,再带上路线图向毛主席报告当天的行军路线,为领导决策提出有价值的参考。

1935年秋,红军到达陕北后,曾经力图向北拓展。一天,一军团的林彪、左权等首长带领苏静到瓦窑堡以北进行实地勘察,不料陷入沙漠,迷失了方向。

眼看夜幕将至,林彪、左权等人心中也十分着急,但谁也不知道如何能走出去。大家把目光集中在骑着一匹老马的苏静身上。左权将军对苏静说:“都说你点子多,赶快想想办法吧。”苏静自幼开始读书,自然知道“老马识途”的典故。他没有直接回答左权的催问,而是翻身下了马,放开僵绳让马引路。结果,这匹老马很快就带着他们踏上了归途。

这次遇险经历,让足智多谋的林彪记住了苏静。苏静从此成为林彪手下的智囊,一直得到林彪的赏识。抗战爆发后,红一军团改编成115师,许多将领被降一、两级使用,苏静则被提升为师侦察科科长。

1938年,八路军115师进驻晋西孝义地区,国民党军派了一个“高参”到115师进行联络事宜。这位高参极为活跃,频繁拉拢、收买115师师部机要人员。很快,一名师部译电员被他拉下了水。

而这一切,都没能逃脱苏静警惕的眼睛。几天后,苏静不动声色地处理了背叛的译电员,然后连续数日大鱼大肉宴请这位国民党高参。

一天,苏静又宴请这位国军“高参”,他欣喜若狂,欣然赴宴。酒宴席上,苏静殷勤劝酒,高参及其随员们不知是计,也心怀鬼胎地频繁回敬。很快,苏静祥装醉酒,开始胡言乱语,信口将一些军中“机密”也说了出来。···

当天深夜,那位高参将他收集到的情报发给上司,屋里电台“嘀嘀嗒嗒”响个不停。苏静则在隔壁房间里将高参发出的电码收录在本上。通过对故意“泄密”的内容与国民党电码反复对照,苏静轻而易举地将国民党军的电报密码弄到了手。

解放战争时期,苏静历任山东军区参谋处副处长兼情报处长、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情报处长、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兼教育处处长等职,参加了开辟东北根据地的斗争和辽沈、平津、渡江等战役。解放战争后期,由于苏静能力出色,苏静被林彪提升为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

此前的1946年初,东北战场局势扑簌迷离,东北民主联军部队一度从山海关被迫退到松花江以北,处境极为艰难。

这关节点,很需要打几个胜仗以鼓舞士气。林彪把希望寄托在前方指挥部当情报处处长的苏静身上,希望老部下在关键时刻会给指挥部带来实现转机的信息。

(前排右一为苏静在东北解放战争时期与战友合影)

果不其然。苏静和他手下的100多名情报人员迅速扑入黑水白山间,冒着严寒收集敌情。1946年2月11日,苏静获悉国民党军89师两个团脱离主力窜到达秀水河子一带,离主力有3天的路程,很快上报林彪。

林彪当机立断,迅速就近调集7个团的优势兵力一举将敌军全歼。这是林彪率部进军东北以来打的第一个漂亮的歼灭战,即有名的“秀水河子歼灭战”。

4月15日,根据苏静等人的准确情报,林彪指挥部队又在大洼一举歼灭敌87师4400人。当时,敌87、89两个师均属黄埔名将陈明仁的71军,战斗力强悍,在东北战场多次给我军造成损失。我军能够连续重创敌71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苏静等人的情报保障,做到了知己知彼。

大洼战斗结束后,林彪高兴地对秘书季宗权说:“一个苏静等于十万兵。”

辽沈战役期间,攻打锦州城一度受阻。苏静及时建议林彪改变进攻手段。原来,苏静在深入前沿时,发现2纵5师在攻打义县时采取的坑道近迫作业攻城方法,使部队伤亡很小。他当时就敏锐地意识到这个方法可以在所有攻城部队中推广。10月5日,苏静向林彪面呈以坑道近迫作业攻占锦州的建议。林彪和东野各位指挥员听后极为兴奋,当即电令攻城各纵队、师,抢挖高宽各为1.5米至2米的交通沟至敌阵地50-60米处。

锦州很快陷入东野大军纵横交错的坑道包围之中。攻城部队在坑道的掩护下伤亡大为减少,野战军的炮兵甚至能从坑道中抵近到离城根只有100米的地方射击。当锦州争夺白热化之时,敌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一度计划向城外反攻。可是看着城外的坑道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却看不到解放军的人影,范汉杰的心凉了一半,哀叹“守城无望了!”10月15日,锦州城破,范汉杰兵败被俘,仍然对解放军的坑道战术抱怨不已。

(剧照)

平津战役,苏静作为我军代表,三次参加了与对手北平谈判代表的谈判,起草了《会谈纪要》、《北平和平解放初步协议》。1949年1月17日,苏静脱下军装,换上长袍礼帽,与北平谈判代表邓宝珊先生一道进入北平城,与傅作义谈判,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苏静历任中南军区副参谋长,解放军总参谋部军务部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后曾在国家计委、铁道部、国家经委担任领导工作。

在北京,苏静家住的地方离林彪住处只有一条街之隔。然而苏静到林彪家也只去过两次。一次是在编写《毛泽东选集》有关东北战场的注释时,罗荣桓派苏静到林彪家征求意见;另一次则是九届二中全会闭幕不久,林彪在家中召集参加军管干部了解情况。而且去之前,苏静专门请示了周总理。

按说,苏静作为老部下即使经常到林彪家去坐一坐也无可厚非。但他为何没有继续保持与林彪在战争年代那样的亲密关系呢?

这些,从苏静在一次同子女的谈话时给出了答案,他说:“你们不懂,解放后与战争年代不一样,地位悬殊得多,我自己有直接领导,到他(林彪)那里去,再加上战争年代的关系,别人怎么领导我嘛,再说林总很忙,就不好打扰他了。”

这看似简单的几句话,实际正是苏静将军正直人品的体现。他从未把攀高附贵,以求飞黄腾达的个人名利主义放在心上。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因历史渊源,苏静被列为接受审查对象之一。周总理就苏静与林彪的关系曾亲自询问苏静:“你就去只过林彪家两次?你夫人和子女就没有去过林彪家?”苏静平静地回答:“据我所知,他们都没去过。”周总理经查证,情况完全属实。

毛主席觉得苏静敢讲真话,赞扬他“人品可贵”。

李先念则感叹说:“过去我们对苏静同志也不了解,只知道他给林彪当过副参谋长,现在一查倒成了好事,我们反而对苏静同志了解得更清楚了。”

离休后的苏静将军,对自己一生的功绩看得很淡,但对自己的老部队和诸多老战友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风雨兼程,始终如一。

(声明:文中配图均源于网络)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