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捕20万人!蒋介石“武统”台湾的套路值不值大陆学习?

时间:2018-02-01 13:45:05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宝岛台湾仿佛就在眼前,可是由于社会制度的不同,她又像汪洋中的一叶小船,在风浪中起起伏伏,让人难以触及。在那里,有着传承自民国时期的历史内涵,也有民众自以为骄傲的“民主与自由”,更有着激进的背叛者愚蠢而又可耻的行径。

为了达到“台独”的目的,民进党当局借着全面“执政”的优势,不惜丢弃“民主自由”这块唯一能够在两岸对比中为台湾保留最后的一丝尊严的遮羞布。以涉嫌违反所谓“国家安全法”为由,对台湾新党发言人、新党青年委员会主席王炳忠住处进行搜查,并将包括王炳忠在内,新党新思维中心主任侯汉廷、宣传部副主任林明正、新闻秘书陈斯俊4人带走“约谈”。虽然最后新党4名青年党工皆无罪释放,但民进党当局的暴政行为还是引来各界舆论的谴责。王炳忠被捕前在直播中甚至直呼这是“白色恐怖”重现台湾!

对于大陆民众而言,“白色恐怖”这个仅属于中国近代史的历史名词早已是个非常遥远的过去。但在台湾这仍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它对台湾的伤害至今仍是民进党大搞民粹运动的有效武器。可又有谁会想到,曾经是“白色恐怖”受害者的民进党人,为了达到其分裂国家的罪恶目的,竟然不惜再次打开了“白色恐怖”这个魔盒。很巧合的是参与此次抓捕统派人物的“法务部调查局”正是历史上“白色恐怖”的制造者——赫赫有名的“中统”的后代。由此可见,在台湾不仅是文化上有“民国风”,甚至连办案机构也是一脉相承的。

民国时期的“中统”与“军统”

虽然已经是过去的历史,但由于近年来谍战片的盛行,《潜伏》、《伪装者》让“军统”这个机构家喻户晓,戴笠、毛人凤知名度也很高,相对而言“中统”的名气就小了很多,在没有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很多人还是会将“中统”与“军统”这两个情报机构混成一谈的。其实从字面上来看,还是可以比较明显地对二者进行区分的。

“中统”的全称是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它是国民党中央的情报机构,由国民党CC系的头目陈立夫一手创建的。中统局负责除军、宪、警等军事部门外的情报安全工作,其工作重心之一是党政机关内部,另一个重点就是暗中打击一切反对派政党,除了共产党,还包括汪伪等蒋介石的敌对政治力量,此外对于社会舆论、思想言论也负有监控责任,“中统”的职能类似于现在美国的FBI。

“军统”的全称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是国民党设立的特务组织。主要针对的是军阀、政客,分布到中国国民党的军队、警察、行政机关、交通运输机构,乃至驻外使领馆,专门以监视、绑架、逮捕和暗杀等手段进行活动,其职能类似于现在美国的CIA。

虽然同属老蒋手中的“王牌特工”,但“一山不容二虎”,中统与军统在争夺秘密工作的主导权上,进行了长期的明争暗斗,两者互相之间常常打对方的“报告”,这便使得今天的我们经常能够在谍战剧中看到地下组织利用两统矛盾开展。虽然中统和军统因为利益的关系相互间存在争宠、争功、争经费的“内部斗争”,但在对付共产党组织方面,却是同样的劣迹斑斑、臭名昭著。中统拘捕残害了数以万计的共产党员,而军统则设有集中营、秘密监狱和看守所,囚禁和迫害共产党人、进步人士和革命学生,并施以种种酷刑,重庆的“白公馆”、“渣滓洞”两个集中营成了他们杀人的魔窟。

台湾时期的“中统”与“军统”

其实“中统”与“军统”并不是这两大特务组织机构最初的名称,比如,“中统”的前身是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军统”的前身是“复兴社”。每个机构都会随着职责和任务的改变而经历着改组、改名的过程。

“中统”在1947年改为中央党员通讯局(简称党通局),1949年改制为内政部调查局(内调局),迁台后在1956年改属“司法行政部调查局”,到1980年正式隶属“法务部”,并改制为“法务部调查局”延续至今,其主要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与侦办重大犯罪。具体职责包括:反制大陆的渗透活动、防制境外渗透活动、反制恐怖活动、保护“国家机密”、执行“国内安全”调查、协调“全国保防”、研究两岸关系、打击贪污渎职和贿选、打击经济犯罪、打击毒品犯罪、打击洗钱犯罪、打击电脑和互联网犯罪。

“军统”在1946年就改名为“国防部保密局”,后又改名为“国防部第二厅”。逃到台湾后在1954年改为“国防部情报局”,20世纪60年代与“国防部特勤室”合并为“军事情报局”,这一名称延用至今。“军情局”由台军“参谋总长”直接指挥,其主要任务是收集大陆政治、军事方面的情报,必要时还可以策划破坏、暗杀,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袭击、骚扰、心战等活动并负责在大陆地区建立和发展情报网,对大陆解放军进行策反,配合台军战略性行动等。该局还提供相关情报给“国防部”和“参谋部”用作决策参考。

“白色恐怖”有多恐怖?

从“中统”和“军统”进化出来的“法务部调查局”和“军事情报局”的职责来看,如果王炳忠真的“通共”并向大陆方面提供情报的话,由“法务部调查局”来完成搜捕是合法合规的。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台当局调查王炳忠等人的行为,根本就是比岳飞遭遇到的“莫须有”还“莫须有”的状况,这也难怪王炳忠要惊呼“白色恐怖”复辟。“王炳忠事件”这场突如其来的政治迫害,让整个台湾在这个寒冬再次因为“白色恐怖”的降临而显得更加地令人打颤。那么问题来了,“白色恐怖”到底有多恐怖,竟然能够让整个台湾社会为之颤抖?

“白色恐怖”这个名词,据说源于巴黎公社时期,因为革命者旗帜为红色,而大肆杀害革命者的政府军旗帜为白色,因此称其为“白色恐怖”。

大陆在中国近代史上关于“白色恐怖”的记载主要是从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直至1949年国民党败逃到台湾为止,这段时间内国民党对中国共产党及其他主张民主的人士进行的政治迫害,在这里可以称其为“白色恐怖”第一季。

1949年逃到台湾的国民党并没有深刻反思被大陆的老百姓唾弃的原因,为了巩固其统治地位,变本加厉地在台湾实施了更为可怕的“白色恐怖”统治。台湾的“白色恐怖”从1949年国民党逃到台湾后分布戒严令开始至1991年台湾当局废除惩治叛乱条例为止,在此期间台湾当局实施特务高压统治,凡涉及“匪谍”、“叛乱”、“台独”等罪名的政治案件,经秘密审判后,轻者判三年感训监禁,次者判五至十五年徒刑,重者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

台湾民众之所以对第二季的“白色恐怖”谈之色变,最主要的原因是其具备三个极其“恐怖”的特点:

政治受难者非常多,据统计总共有近20万,这等于在当时台湾800万人口中每40个人就有一个因政治问题被捕;

“莫谈国是”、“祸从口出”在台湾得到了非常真实的实践,在那个时期人人皆可能因为只言片语而被构陷入罪;

各种程序完全不透明,执法者想抓想判随心所欲,许多案件至今仍然没有办法还原真相,真实的受害者有多少,迄今难有确切数据,也就是说在“白色恐怖”的阴云下,很多人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投石问路后最后的疯狂?

按理说出生于“戒严”末期的王炳忠应该对“白色恐怖”印象不深,但他却在“调查局”欲强行对其进行搜捕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白色恐怖”,由此可见“白色恐怖”对台湾人民造成伤害已经深入骨髓。

当然,作为永远在野的新党这个小党的党工,王炳忠等人所谓的“协助大陆人民刺探情报”的罪名告到天上也成立不了。民进党当局此举更像是在投石问路,通过派出特务机构进行不按法理程序的行动,来探测台湾社会的反应。可能在蔡英文的计划中,如果“王炳忠案”能够顺利进行的话,那么她将进一步地按“程序”不惜一切代价地来迫害、打压统派人士,以进一步扫平其近乎疯狂地走向“台独”的断崖之路的障碍。

常态化绕台巡航的大陆军机不可能让蔡英文无动于衷,正是因为她内心的不安和惊慌失措,此刻她才会更加疯狂地想要通过打压、迫害支持统一的人士来抚慰其正逐渐强烈的恐惧感。面对岛内低迷的“民调”和“军公教”的声讨、岛外不断遭受挤压的“国际空间”,加上大陆方面不断强硬的军事威胁。这样的“内忧外患”让她渐渐地寝食难安,除了不断地进行逃亡演练和到部队视察寻求慰藉外,她只能用这种“独裁者”的高压统治来宣泄着,在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的同时继续着自己最后的疯狂。

没有司法程序、没有任何证据,无罪的王炳忠们让民进党当局丢尽了脸。然而闹剧还在继续,有绿营“立委”曝料称,根据“国安局”统计,全台共有5000多名“共谍”,妄图借“红色威胁”来为灰头土脸的民进党挽回面子。然而,这么多的“共谍”如果靠正常的司法程序是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肃清的,难道蔡英文当局真的想让“白色恐怖”第三季在台湾上映?如果是这样,经过历史的轮回,“中统”、“军统”的后代们又该继续上演不光彩的角色了。

本文是由蒋校长精选特约作者“小邪”独家撰稿,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