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败的清朝,无力回天的嘉庆

时间:2020-04-08 06:42:39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嘉庆皇帝以抓和珅为开端,厉行节俭,减少出行随从仪仗,禁止大臣进贡古玩字画,迅速树立皇帝的节俭形象,一缕缕政治新风,绵绵不断地从紫禁城吹散出来。

树完新风之后,嘉庆亲政抓的第一件事就是反腐败。他清除了和珅的党羽,对贪官发现一个,撤换一个,绝不手软。从嘉庆七年到嘉庆十年,几乎每个月都有重要的人事调整。全国的省部级高官,都被轮换了个遍。大大小小的贪官,查出了几十个,全国十一个总督被他撤换了六个。

官场贪风一时有所收敛,然而,高潮过后,一切如旧:亲手树起来的廉政模范,一个接一个地陷入腐败之中;官员们腐败“前仆后继”,前任刚因腐败得到处理,又发现继任者继续腐败;腐败向底层全面扩散,所有的基层干部都成为权力寻租者,一些普通公务员甚至成为腐败案的主角,一个省财政的办事员通过私刻公章竟贪污白银31万两;潜规则变成了明规则,社会上所有大事小情,都需要用钱开路,否则寸步难行;编外人员充斥政府机关,他们巧立名目,向农民收取各项税费;各地基层政府财政亏空越来越多,有的地方四处举债、负债运转。

在政务处理方面,虽然自己殚精竭虑、孜孜不倦,但却发生二百多名天理教教徒攻进了紫禁城的丑闻,不得已向全国臣民下发了朱笔亲书的《遇变罪己诏》;兵部尚书带在身边的兵部大印不知道被谁偷走了,一查竟然是三年前就丢了,一直被隐瞒,最后的调查也不了了之;皇帝亲自为科举武进士举行传胪大典,竟然是太监忘了开宫门,致使武状元和武探花不得其门而入;普通老百姓竟然能潜入紫禁城,深入大内,宫门外居然有人放羊,宫门鹿角之上,有人乘凉闲坐,不远处树林里有小贩们举行野餐,席地喝酒吃肉;自己煞费苦心写成的《宗室训》,发给每个宗室,命令让他们学习,居然没发到宗室手上。

面对如此局面,耐心极好的嘉庆皇帝也渐渐陷入焦躁。上谕中开始出现连篇累牍的斥责、抱怨甚至痛骂。他弄不明白:为什么和珅倒下了,贪腐更严重?为什么他翻遍史书找找到的良方,总是不见效?为什么自己越努力,形势就越遭?

到后来,嘉庆皇帝越对扭转社会大势丧失了信心,他看到自己的每次努力都无济于事,自己的每项措施都适得其反,补漏洞却越补越大,反贪腐却越反越贪,他也看清了大清朝的危机已经病入膏肓,被这种可怕的病相吓倒,生怕自己一招不慎,让这个重病病人死在自己手上,这是他绝对不敢承担的历史责任。于是他放弃了改革,不允许任何人提及新政。奉行“体皇考之心为心,本皇考之治为治。”只要祖宗说过或做过的,他都依样画葫芦地执行贯彻。极力“守成”、“法祖”,每天都死按实录办事,再没能做出更大的作为。

为什么嘉庆扳倒和珅易如反掌,取得良好的开端,而在推行改革中却困难重重,以至于自己最后彻底失去信心、因循守

旧,使大清朝错过改革,一天天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