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朽无能,丧权辱国?清朝值得夸赞的地方很多!

时间:2019-12-30 14:58:16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腐朽无能,丧权辱国,处处挨打,一直是清朝挥之不去的标签,以致在人们心中形成了刻板印象。在这种负面的刻板印象笼罩下,一个全面的清朝,真实的清朝始终难以呈现在人们的面前。

封建帝国的实际领土之最

清朝最显著的成就就是开疆拓土,阔别一千多年的西域(唐安史之乱后失去),从未长久统治的东北,明朝失去的蒙古,游离的西藏,东南屏障的宝岛台湾,清朝都切实地握在自己手里。在近现代国际体系建立之前,为中国赢得了广阔的生存空间,试想如果中国保持明朝末期的领土标准,整个华北,西北,东南沿海都将直接暴露在别国面前,有钱而失去安全,北宋的例子可以参考,即使没钱但有空间,抗日战争可以为例,所以钱财和安全相比,后者要重要太多。

近现代想要开疆拓土而且得到国际承认非常难,尤其是二战之后,几乎不可能。所以清朝在最后时刻保留10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能够让我们安心地搞经济建设,实在是值得名留青史。

“中国”概念的抽离并形成宝贵的政治遗产

清朝完成了“中国”概念的抽离,在清朝之前,“中国”最经常指的就是中原地区或者是中原王朝,而在清朝,“中国”开始被抽象化为超越于汉满蒙回藏诸区域性文明之上的纯政治性观念。无论是满洲的将军,蒙古的亲王,西域的回王,西藏的活佛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信仰释迦摩尼,长生天或者是穆罕默德,在清朝的统治下,你都得认同“中国”这个政治概念,而在当时“中国”更多地被表述为大清,后来多为”中国“,本质并无差别。

乾隆在为《(钦定)西域同文志》一书所作的序言当中写道:“今以汉语指天,则曰天,以国语指天,则曰阿卜喀,以蒙古语、准语指天,则曰腾格里,以西番语指天,则曰那木喀,以回语指天,则曰阿思满。……然仰首以望,昭昭之在上者,汉人以为天而敬之,回人以为阿思满而敬之,是即其大同也。实既同名,亦无不同焉。”乾隆的这样一种表达中,实际上已经暗含了这种抽象化的可能性。

而这个政治遗产被民国继承,避免了在清朝覆灭之际,满、蒙、回、藏四族之地再次从中国分离。细想一下,清朝之前,有任何一种理论能够维持中国如今地领土吗?查阅浩如烟海的古籍也难寻到,因为以传统儒学的视野,这些都乃化外之地,最多予以羁縻统治,原因也很简单,中原的传统儒学有很强的本土性,离开了农耕区便水土不服,这也是汉人统治的中原王朝天然的缺陷,而正是这种缺陷导致凭借儒学无法整合中国的游牧区,渔猎区,西域绿洲以及雪域高原。

中国制度普世性的开始

在南北朝之前,中国主流的认识就是农耕区由中原皇帝统治,游牧区由匈奴单于统治,这被认为是上天的旨意。而进入南北朝,游牧民族发现自己也可以入主中原,纷纷探索起自己该如何统治中原,最终以孝文帝为代表的鲜卑统治者全盘接受中原制度及文化,但付出了国家分裂的代价,他们失去了原有的游牧地盘以及人民,第一次尝试建立普世性帝国的尝试,很显然是失败的。

之后唐朝作为强势的中原王朝,打败突厥在西域和大漠分别设立了安西都护府和安北都护府,最后也艰难维持,不久就撤销了,普世性的帝国依旧没有建立。

唐朝之后,辽朝倒是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实践,辽朝实行南北院制度,南院以汉法治汉人,北院以国法治契丹。可谓是最早的“一国两制”。而随后的金朝则犯了和北魏孝文帝一样的错误,全盘汉化,失去游牧民族的根本,很快被蒙古消灭。清朝吸取了金朝的教训,学习了辽朝的经验,最后在东亚成功建立了一个稳定的游牧加农耕的二元帝国。这种帝国已经达到封建时代普世性的顶峰,简单来说,如果封建时代没有结束,这种二元制度是可以输出到亚欧大陆的。

清朝给予中国未来的启示

清朝制度的普世性,让中国不仅仅局限于中原地区,完成了封建帝国的任务,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是我们要做的。新中国凭借马克思主义,经历无数挫折,创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无论是农耕文明,游牧文明,还是海洋工业文明,基于任何经济形态的经济区都在这种制度下以超高的效率运转,并且实现经济的崛起,

然而还有很多原本还在工业化的道路上艰难努力的第三世界诸国,遇到了无法应对的挑战,其工业多半失败;而其社会结构在努力工业化的过程中已经被改变,进城的人无法获得就业,又不愿再回到乡下去,传统乡村的基层社会也遭遇着更大的冲击;经济上的一系列困境更令财政陷于困窘,国家能力大幅下降,秩序开始溃败。这使在有些国家陷入毒品经济、黑帮经济,有些地方还会再叠加上“文明的冲突”中各种宗教性的动员效应,导致今天世界上的一系列动荡。

由于中国的超大规模,中国对于解决这些问题有特殊的责任。作为世界性的国家,中国的利益也是世界性的,倘若中国放任无视世界经济秩序变迁的这些外部效应,则第三世界的流民也必将反噬中国自身,中国的海外利益将严重受损,中国内部也可能遭遇到特殊困境。因此,世界主义的精神转向也成为中国保护国家利益的一种必须。

所以,我们要有的是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同时克服民族主义,中国的未来必定在世界。

参考文献:《枢纽》施展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