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前,北洋水师的驻地真的烟馆林立、妓院遍地么?为你揭秘

时间:2019-05-30 03:54:43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李三万
经公众号“李三万的三万里”授权转载
摘要: 长期以来,一直有种说法,北洋海军在甲午海战中惨败,重要原因就是军纪废弛,而这一说法的佐证就是北洋海军最重要的基地刘公岛上,烟馆林立,妓院遍地,甚至说妓院多达七十多家,这是真的吗?


长期以来,一直有种说法,北洋海军在甲午海战中惨败,重要原因就是军纪废弛,而这一说法的佐证就是北洋海军最重要的基地刘公岛上,烟馆林立,妓院遍地,甚至说妓院多达七十多家,这是真的吗/
这个说法完全就是彻头彻尾的造谣,这个无耻的造谣者是在甲午战争后才担任谢葆璋(甲午战争期间为“来远”舰大副)幕宾的清末文人李锡亭,这个在甲午战争期间没有踏上过刘公岛半步的李锡亭在其编著的小册子《清末海军见闻录》(中华书局1993年版)中有如下记载:
“海军军官生活大都奢侈浮华,嫖赌是平常事。刘公岛上赌馆、烟馆林立,妓院有七十多家”。李锡亭总结出的北洋海军战败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官兵们的意志受到了刘公岛上“娱乐场所”的腐化,这些娱乐场所除了烟馆以外,主要就是妓院了。因为《清末海军见闻录》对所谓刘公岛上的烟馆数量只是用较为笼统抽象的“林立”二字来形容,可是对妓院的数量却是言之凿凿地声称有“七十多家”。李锡亭有板有眼的宣称在刘公岛上有七十多家妓院。不过即便撇开史料依据来源的可靠性以及是否有同时期的其他资料佐证不谈,具备起码逻辑常识的人们只要稍加分析,就能看出其中的破绽:
首先,按照常理而言,妓院属于经营性娱乐场所,是以盈利为目的,只可能开在人口(至少是男性人口)密集的地方。这样才能保证稳定充足的客源,客源有保证,收入才有保证。而刘公岛区区一个弹丸小岛,开发成海军军港之前仅仅是一个小渔村、常住不过几十户人家。即便成为军港之后,常住住户也没有较大的增长。如果真如李锡亭宣称的那样有“林立”的烟馆,还有多达“七十多家”的妓院,那么刘公岛上的居民(刘公岛上只有一个叫“东村”的村子,在当年也就四五十户人家,主要以打鱼为生)基本上是“家家开烟馆、户户开妓院”了(平均每家要开至少一家烟馆和两家妓院)。这显然是十分荒唐的事情。


其次,虽然北洋海军编制内官兵有数千人之众,但是一年之中绝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刘公岛度过,本人在前文曾经说过,北洋海军各舰的使用强度相当之高,每年都频繁的出海远航训练,航迹北到长崎、海参崴,南至槟榔屿,风雨无阻。再者因为冬季威海气候寒冷,整个北洋舰队在此时要拔锚南下过冬,掐指算来,北洋舰队在一年内停泊在威海湾内的时间不过2-3个月,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威海湾是空荡荡的。也就意味着岛上所谓的“七十多家”妓院的“姑娘”们根本没法在水兵们身上赚到一钱银子的“辛苦钱”。常驻刘公岛的陆军也不过只有张文宣部的护军一营500余人(甲午战争前夕扩编为两营1000余人)。所以,面对如此匮乏的“客源”,“七十多家妓院”决计是无法在刘公岛上生存的。即便是在今天刘公岛顶着国家“5A级”景区的光环,旅游旺季的时候游人如织,根据本人上岛后的统计,做游客生意的商户也不过开着几十家店面而已。岛上的大部分清代建筑物均保存完好,没有因为控制该岛的主人更迭而改变。根据本人在岛上的实地查探,每一栋清代的建筑都有其实际用途,并没有留给烟馆和妓院的多余位置。


宣称刘公岛上游“七十多家”妓院的仅有李锡亭一人而已,况且依据何在尚不可知。《文登县志》(历史上威海卫属于文登县管辖)上没有半个字有关刘公岛上“娱乐设施”的记载。清末威海卫城北门外,确实有一个相对集中的所谓“红灯区”。在英国人租下威海卫后得该区到了较大的发展(注意是英国人租借威海卫时期,是1898年后的事情。绝非周英杰所谓的北洋海军留驻期间“空前发展”),发展的结果是那片区域开出了13家妓院,所以得名“十三门楼”,为当地人所津津乐道。但是根据老人们的回忆,即便是鼎盛时期,那里的妓院规模也甚小,一家“姑娘”最不多不过4名,一般2、3名而已,总共也不满40名(若真有“七十多家”妓院,得两家共用一个姑娘,岂不滑稽?根据日军登记的刘公岛投降军民离岛的人员名录中,有“姑娘”十名,皆来自于“十三门楼”)。可见,李锡亭在写《清末海军见闻录》之前根本没有做过什么实地调查之类的功课,不然岂能一开口就是“七十多家”?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