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名臣丁宝桢:做宫保鸡丁、杀慈禧爱宠,生在贵州死在四川,最终却归葬山东

时间:2019-06-14 18:52:40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丁宝桢长子丁体常所绘《丁文诚公墓地略图》。

“万物自柳之浮萍,贤者自松之茯苓,人自人之列星。噫嘻文诚,惟公之生,其气英英;惟公之没,遗书在阙,其光烈烈;亦匪遥,山也匪高;惟公之灵,驱澜亘霄;熟黔之西,熟鲁之北;其精在天,是安其魄。”

——丁宝桢一生“刚廉有威、清绝一世”,出自其墓志铭的一段话可表。自1886年病逝于四川总督任上,山东父老联名上书要求迁葬济南,丁宝桢长眠济南已有133年。

为何归葬济南?

丁宝桢之墓位于济南华山之阳,几乎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有诸多证据可考。

得以归葬山东,是他一生清廉为官的最好证明。

在山东任职期间,丁宝桢的妻子和二哥等人先后去世。他向朝廷请旨,将亲人们就地安葬在济南。得到朝廷特批后,丁宝桢在济南华山之南购置10亩土地作为家族墓地,是为“丁公墓”“丁家林”。

以上均有证可考,据《丁宝桢奏稿》记载,同治十年四月二十九日,丁宝桢请在山东省置买茔地:“臣拟于济南府东门外华山之麓置地十亩,将臣妻及已故之亲属丁口,暂行浅厝。”尽管根据定例,“官员于任所不得置买田地,著令綦严”,但鉴于丁宝桢为官山东九载,“所有随任之亲属丁口,岁有丧亡”,当年二月,夫人谌氏又复病故,均尚未有丧地,拟令长子扶柩回里,“而原籍贵州大定府平远州久遭兵燹,田庐荡毁,亲族百无一存”,“目前情形,回葬未易举办”。

清政府特批,允许了他的请求。

丁宝桢遗像

四川总督任上,在写给大儿子丁体常的一封信中,丁宝桢说:“尔母坟墓在山东,所有房屋大半倒塌,此在意中。尔一、二月内,如同事人不能合手,尔可请上两月假,至山东一行亦可。”

1886年,丁宝桢病逝于四川总督任上后,山东父老联名具奏朝廷,请求按照丁宝桢的生前意愿,将他的灵柩运回山东济南安葬。第二年,丁宝桢的灵柩回到济南,安葬在丁夫人墓的东侧。济南士绅百姓“郊野祭吊,军民悼哭”。

“丁宝桢逝后,灵柩回山东,走的是水路。第一年4月去世,第二年9月才在济南下葬,耗时近一年半。运到济南后,途经祝甸小青河上的一座桥,过不来,为了不影响老百姓的生活,挖了旁边的水道,才运过来。”丁宝桢第五代孙丁健说。

生于贵州,死在四川,最终归葬山东济南,丁宝桢的一生为国鞠躬尽瘁。

▲丁宝桢夫人谌氏画像,藏于济南市博物馆。

华不注山葬“文诚公”

民国《续修历城县志》卷20《古迹考·陵墓》记载:“丁宝桢墓,在华山阳。”

另据资料:“茔地北面是华不注山和黄河,茔地中有百余棵大树,当地百姓都称之为‘丁家林子’。”其中提到的“茔地北面是华不注山”即茔地在华山之阳。

在丁健手中,有一份丁宝桢之子丁体常的手绘图,里面详细绘制了丁家林和周边的位置图,符合文献中所记载的位置。《丁文诚公墓地略图》绘自清末(光绪年间),丁健表示:“这个图必是文诚公下葬前所绘。因为要挖掘那个(还乡店村一带)拐弯的水道……”该图绘制的是丁宝桢墓地略图,即主要突出丁宝桢墓,故图上实际只是绘出了丁宝桢与夫人谌氏、丁宝桢二哥丁立如等人墓的位置。

起初,夫妇二人并没有合葬一处,而是丁宝桢墓位于谌氏墓的东侧(实际上丁宝桢墓在谌氏墓东北位置)。这与《丁文诚公家信》一书所载1887年农历九月二十五日丁体常等后人将丁宝桢“葬于济南历城的丁家林地,在(丁体常)母谌夫人墓的东侧”基本一致。

1953年,丁宝桢墓被盗。1958年,丁宝桢墓及附近其他家人墓均被平毁,墓内棺材木板被征用,砌坟之砖则为民众挖去砌了水井。据猜测,夫妇二人这才被合葬一处。

在《丁文诚公墓地略图》上,丁宝桢墓作“丁氏茔”,谌氏夫人墓作“谌氏茔”。丁宝桢夫妇二人之墓及其北侧的“丁氏山庄”,均位于华山正南方向。按古人说法,实乃风水宝地。而丁宝桢二哥丁立如墓,则位于华山东南方向,在丁宝桢墓东北不远处,图上作“二大人茔”,民间则称之为“二大人墓”。

七里堡村、辛甸村与“丁氏山庄”基本成等边三角形,“丁氏山庄”处于等边三角形的顶部,而丁宝桢墓大致在“丁氏山庄”东南不远处(《祝甸居志》一书作50米)。谌氏墓的北侧偏东,丁宝桢墓西偏北不远,还有一座小墓,因无标识,墓主人有待考察。

“谜团”逐渐解开

6月初,济南祝舜路工地发现疑似丁宝桢墓的消息引起关注。该工地为“山东电建集团山东一公司”工地,“承建济南洺悦佳园项目”。6月12日,济南市文化市场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确定工地有古墓,叫停该工地,济南市考古研究所随后进场察看。

6月16日,济南市文物局通报了疑似丁宝桢墓工作情况。通报称,根据文物法律法规规定,该建设项目涉及两项工作,一是立即对发现的古墓葬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二是立即对建设项目占地范围进行考古勘探。

事实上,疑似丁宝桢墓的所在处,早在多年前就被多方证实。

丁健回忆,早在2004年,他与济南电视台“走遍济南”栏目拍摄“丁宝桢杀安德海”(六集)电视片时,曾亲赴丁家林地实地调研。当时这里是平地、厂房,根本看不到任何坟墓。途中遇到辛甸村陈水老人,他从小在这一带放羊、玩耍,了解墓地的一些情况,并指着相应方位辨别了丁宝桢墓、谌夫人墓、二大人墓等具体位置。

在他的指认下,丁健确认了丁宝桢墓的具体位置。这个位置,正是如今出土两个头颅骨的双穴墓所在的位置。当时,陈水老人回忆,“原来丁家林子有七八十棵大树,坟在林子东南,是1958年平的,丁宝桢墓旁边最早有石碑,大坟旁边还有很多小坟。1958年后,老社员投资打了个井,扒了坟弄了砖砌井。”陈水的回忆,与如今工地挖出双穴墓及周边数个小墓的情形吻合。

在实地调研的基础上,丁健结合家藏《丁文诚公墓地略图》,利用谷歌卫星定位,得出丁宝桢墓在东经117.0697度、北纬36.6956度的位置处。这一定位,与当今工地挖出双穴墓的位置误差在5米左右。

丁氏家族的墓地还有一位最直接的证人——曾给丁家看墓的辛甸村居民、67岁老人丁华芹。据媒体报道,丁华芹回忆,丁宝桢的墓当年确实就埋在此处。墓旁边有两米多高的墓碑,后来石碑被破坏了,可能埋在了附近。这个墓周围后来又垫上1米多高的土,原来这里地势还低。

最新进展:官方通报来了

以下为通报全文:

济南市考古部门严格按照规定的田野考古发掘程序,用了8天时间,完成了祝舜路建设工地发现的疑似丁宝桢墓抢救发掘、影像资料提取、图纸资料绘制等工作。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发现的疑似丁宝桢墓的工地。

墓室发掘情况。疑似丁宝桢墓为“凸”字形浇浆墓,由墓道和墓室组成。墓室是用石灰、草、土石块等混合而成的三合土修筑,墓顶和南墓壁被全部破坏,西墓壁仅残存一底部,东墓壁尚残存部分墙体,墓壁中部以下绘有三层腰线砖和青石板图案,室底部已被破坏,没有发现葬具、人骨及随葬品等实物和碑刻。

墓葬年代及墓主人身份。在进行考古发掘同时,考古人员也查阅了部分文献资料。根据《皇清浩授赠四川总督丁文成公墓志铭》拓本、民国时期《续修历城县志》记载,丁公墓在华山之阳,但并没有明确具体位置。根据曾居住在墓地附近的居民回忆,丁公墓于1958年遭到破坏,封土被铲平,墓室青砖与棺木被征用。按照《清会典》规定的清代官员葬制规格,丁宝桢官居四川总督,正二品,配享茔地八十步、坟高一丈四尺及神道、神道碑、石像生等。根据居民回忆和前期媒体报道,丁公墓地应该是按照规制营建的,现在发现的墓葬规格与丁宝桢身份不相符,因此不能确认为丁宝桢墓,推测该墓主生前应为清代富裕人家。

来源:澎湃新闻、齐鲁周刊社

图片均来自网络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