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海瑞手握3大法宝,硬刚郑泌昌,七品知县完胜二品巡抚

时间:2021-03-18 17:33:15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为了顺利推行“改稻为桑”的国策,更为了在国策推行过程中趁机敛财,“浙江巡抚”郑泌昌和“浙江布政使兼按察使”何茂才(两个人把控一个省,而且还都是“严党”成员,大明王朝焉能不腐)为反对声音最大的“杭州知府”高翰文和“淳安知县”海瑞制定了周密的陷害计划。

“美人计”控制住高翰文,由富商沈一石负责实施,芸娘充当女主角,织造局里的四个太监负责“拿人拿双”

为海瑞制造的“通倭”大案有些复杂,我们予以简要说明:

让灾民齐大柱去找倭寇买粮(具体怎么让齐大柱去的,我现在也没看明白),然后给齐大柱定一个“通倭”的罪名。然后,再让淳安知县海瑞前去处理,海瑞只有三种选择:

1、将齐大柱就地正法,就能震慑淳安灾民,不再买粮自救,只能低价卖田,改稻为桑就能顺利推行;

2、释放齐大柱,就能给海瑞安上一个“包庇”罪名,就能将其处死,改稻为桑也能顺利推行;

3、将齐大柱就地正法以后,如果海瑞还要阻止灾民低价卖田,淳安就会出现灾民饿死的情况,海瑞依然会被办。

等到高翰文被太监们“拿人拿双”,被迫写下“我与芸娘之事,和旁人无关”的字条,被人拿住把柄后;等到何茂才安排了齐大柱向倭寇买粮的事宜后;前日省里没有通过之“以改兼赈、两难自解”的议案再次开会商议。

会议开始,与会人员都拿到了一份一字未改的议案,浙江巡抚郑泌昌发话:

“事非经历不知难,高府台昨天去了织造局,两个知县昨天去了粮市,应该知道以改兼赈该怎么改了,怎么赈了吧?”

这句话在于提醒高翰文前往织造局所发生的丑事,更在于提醒高翰文如果不在议案上签字,会有何种后果!

只是,没等高翰文和两位知县回答,何茂才却满脸坏笑地接过话来:

“高府台,怎么不看哪?”

讽刺、嘲笑,一副小人得志的贱模样!

高翰文则如此回应:

“一字未改,我还用看吗?”

这个时候,高翰文尚不清楚郑泌昌等人已经掌握了自己的把柄,语气还算硬气!

何茂才继续:

“是一字未改,高大人是翰林出身,应该知道做文章讲究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我现在把这八个字改一下,叫做不改一字,两难自解。”

“尽得风流”,暗指高翰文在织造局的丑事;“不改一字,两难自解”,这里的两难不再是“改稻为桑”“赈济灾民”,而是何茂才想要的“改稻为桑”和高翰文想要的“保住清名”

配合着放肆大笑,何茂才似乎已经胜券在握,这件很快就会打脸的案例告诉我们:不管在任何时候,都别太嚣张,否则你会后悔的!

何茂才的嚣张就连郑泌昌都看不下去了,摆手示意何茂才低调以后,继续说道:

“本院昨天和高府台就朝廷改稻为桑的国策,还有如何在淳安、建德以改兼赈的事宜做作了深谈,官仓里赈灾的粮也就够发放三天的了,灾情似火。桑苗也必须在六月赶种下去,倘若我们再议而不决,便上负朝廷、下误百姓。”

这句话的关键在于郑泌昌为反对这项议案的行为安上了一个“上负朝廷、下误百姓”的帽子,如果高翰文不再说话,如果不是海瑞和王用汲与会,谁还会阻止?

“现在高府台明白了实情,同意了我们这个议案,既然没有了异议,大家就都在议案上签字吧!”

这句话是说给在座官员和两位知县的,提出这项“以改兼赈、两难自解”方略的高翰文都已经同意了,咱们就赶紧签字确认,马上实施吧!

高翰文并没有按照郑泌昌的预定计划进行:

“一字未改,我不能签。”

对于高翰文的反应,郑泌昌早就在预料之中,于是,他安排了上茶,并将高翰文自己手写的“把柄”偷偷展示给高翰文。

完了,把柄让人家拿住了,这个字条一亮就是身败名裂,高翰文只能拿起笔。就在这时候,王用汲站了起来,陈述了建德县的事情以后,给出了这样一句话:

“各位大人,你们手中的这支笔系着几十万灾民的性命,己溺己饥,望大人慎之!”

不讲大道理,不玩官场套路,更不硬刚强怼,而是陈述详情,唤醒在场官员的良知。“己溺己饥”,就在这个官老爷的一念之间,这句话以后,海瑞哭了,高翰文放下了笔,在场官员也都沉默了!

一看局势马上就要反转,郑泌昌赶紧站了出来,用朝廷当前的亏空实情予以反击:

“一个小小的知县,拿一个县的小账来算一个国家的大帐,居然还要挟上司不在推行国策的议案上签字。朝廷有规则,省里议事,知县没有与会的资格。来人,叫两个知县下去。”

只是,海瑞和王用汲都站着不动,何茂才再次出现:

“这里到底是谁说了算,中丞大人叫你们下去,听见没有?”

好了,海瑞登场:

“那我们就去北京,去吏部,去都察院,最后去午门。去问问朝廷,叫我们到淳安和建德两县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吏部,组织部门;都察院,纪检部门;午门,砍头的吉祥地。这一套下来就算完整 状告流程;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问个明白的威胁。

善于扣帽子的何茂才,再次展现出自己的本事:

“你这是威胁部院呢,还是威胁整个在座的浙江上司衙门?”

这句话换成白话更容易理解:巡抚大人,他威胁你,快办他;各位领导,海瑞威胁你们呢,赶紧办他!

“一天 之膈 ,朝廷钦任的杭州知府兼赈灾的钦使,都已经被你们威胁得话也不敢说了,我一个知县敢威胁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告诉何茂才,你们能威胁,我为什么不能威胁;更能告诉在座的大人们,高大人是受人胁迫的,这里面有内幕。然后,海瑞并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直接转向高翰文,陈述了高翰文被郑泌昌“叫走深谈”的不可能性,然后给出了一个令所有人费解的问题:

“为什么同样一个议案,没有任何新的理由,你前日严词拒绝,今日却同意签字?”

意思很明确:你就直接说清楚他们到底怎么威胁的你吧!

完了,局势又要翻转,何茂才坐不住了,猛拍了一下桌子,大喊道:

“反了!来人,把这个海瑞给我压下去!”

“反了”,一个更大的帽子扣了过来!只是,何茂才还是不了解海瑞,剧中的海瑞为什么能够如此刚硬,毫不畏惧,甚至连嘉靖皇帝都照骂不误?

就是因为他有三大法宝:爱民之心、无欲则刚和对《大明律例》的烂熟于心。

胡宗宪的困境,在海瑞身上不会出现,因为他只有一颗“爱民之心”,不会牵扯什么党派之争,站位考虑;郑泌昌、何茂才身上的困境,就连高翰文被人抓住的把柄,在海瑞身上更不会出现,因为他不爱钱、不爱权、不爱色,“无欲则刚”;除此之外,海瑞还对《大明律例》烂熟于心,足以应对上至内阁,下至低级官员的所有人,我有理可依,有法可依,你能怎么着我?

对于何茂才的命令,海瑞拿出了自己的法宝:

“谁敢?大明法例,凡吏部委任的现任官,无有通敌失城,贪贿情状,巡抚只有参奏之权,没有羁押之权。郑中丞,叫你的兵下去!”

有《大明律例》撑腰,谁该敢擅动海瑞?

而且,海瑞还在这里设置了一个陷阱,没直接回击何茂才,而是直接说给了郑泌昌!

海瑞的意思很明显:巡抚大人,在你的巡抚衙门里,何茂才越过你下令抓人,这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啊!

只是,郑泌昌和何茂才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何茂才被压制了,郑泌昌自然要跟上:

“海瑞,不羁押你,不是本院没有羁押之权,凭你咆哮巡抚衙门、扰乱国策,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押送京师。可本院现在要你到淳安县去,立刻以改兼赈,施行国策。”

先给海瑞定罪,然后再给海瑞一个争取宽大处理或者戴罪立功的办法,让海瑞不得不推行改稻为桑。

“赈灾的粮只有三天了,三天后,淳安县要是还没有推行国策,以至于饿死了百姓或激起了民变,本中丞将请王命旗牌,杀你!”

用自己手中的“王命旗牌”予以震慑,逼着海瑞推行改稻为桑。

“前任杭州知府马宁远、淳安知县常伯熙、建德知县张知良,就都是死在王命旗牌之下的。”

陈列死在“王命旗牌”的三位倒霉鬼,用实际案例予以再次震慑。注意啊,我可不是随便说说,你之前就有三个府县官死在了“王命旗牌”下。

如果对手不是海瑞,郑泌昌这配合紧密、步步紧逼的威胁很可能就成功了。

我们来看海瑞的回击——先说明马宁远是“死有余辜”,再由三人引来对新安江九个县处处决口的质疑。

然后,海瑞来了一句最为关键的威胁:

“要是真饿死了百姓,激起了民变,朝廷要是追究起来,案情总会真相大白,王命旗牌可以杀我海瑞,可最终也饶不了元凶巨恶。”

这就是海瑞手中的法宝之一,一颗毫无杂念的“爱民之心”,有了这个法宝,海瑞才不怕死,才敢于硬刚二品巡抚。

真要激起了民变,郑泌昌当然知道后果有多严重;真要彻查“毁堤淹田”的内幕,郑泌昌更是知道自己会落得何种下场。海瑞这番话一出,郑泌昌立马乱了,甚至学起了何茂才的伎俩——扣帽子。

“无端捏造、诬陷上司,你知道大明律法是怎么定罪的吗?”

很明显,此时的郑泌昌已经沦落到被怼到哑口无言之何茂才的地步,辩论不过就乱扣帽子,郑泌昌已经输了!

海瑞不再理会已经明显落于下风的郑泌昌,他的目的不是辨赢郑泌昌,而是要劝说高翰文不要在议案上签字。于是,他不再理会已经乱了阵脚的郑泌昌,转向了高翰文:

“高府台,这个议案只有六条两百余字,可这两百余字后面的实情,倘若将来形成了案卷只怕要堆积如山。我不知道你昨天遇到什么事情,可这毕竟只是你一人之事,是冤案终可昭雪,是过错回头是岸,但这件事上系朝廷的国策,下系几十万百姓的生计。期间,波谲云诡,深不见底,你也才来三天,倘若这样签了字,一步踏空,便会万劫不复。”

“是冤案终可昭雪,是过错回头是岸”,如果你被人冤枉了,终会有大白天下的一天;如果你真犯了错,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一步踏空,万劫不复”,如果不是海瑞的这次规劝,高翰文如果真在议案上签了字,硬在淳安、建德推行改稻为桑,逼反了灾民,兼任“赈灾钦使”的高翰文会落得何种下场,可想而知。

以你一人之事,一人之清名就影响了关乎朝廷国策、关乎几十万百姓民生的大事,海瑞这是将高翰文逼到了墙角里。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会不会对你造成影响,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只要你签了字就会影响朝廷国策,影响百姓民生,你的清名和性命就肯定难保。

仅凭一己之力,七品知县海瑞,完胜二品巡抚郑泌昌,完胜臬司衙门、藩司衙门一把手,将被人牢牢控制的高翰文拉上岸;这样的海瑞,将来敢大骂嘉靖皇帝,我一点不奇怪!

高翰文会如何应对,郑泌昌、何茂才又会如何对付刚硬的海瑞,我们下回分解!

(本文仅基于《大明王朝1566》具体演绎情节和人设解析,并不以历史史实为依据,个人观点,欢迎提出批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