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王爷活得有多憋屈?出门要打报告 靠生儿子赚钱

时间:2021-03-19 10:33:12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明太祖朱元璋妻妾成群、儿女众多。皇太子只能有一个,怎么安排为数众多的其余皇子呢?朱元璋思前想后,决定将他们分封到各地就藩。

如第二子朱樉就藩西安府,封号秦王;第三子朱棡就藩太原府,封号晋王;第四子朱棣就藩北平府,封号燕王;第五子朱橚就藩开封府,封号周王;第六子朱桢就藩武昌府,封号楚王;第七子朱榑就藩青州府,封号齐王;第八子朱梓就藩长沙府,封号潭王……

与历朝历代尽量削弱藩王权力的大趋势相比,朱元璋此举有“开历史的倒车”嫌疑。1376年,一个来自山西平遥的芝麻小官,叫叶伯巨,越级给朱元璋打了一份报告,批评三条朝廷弊政:“分封太侈、用刑太繁、求治太速。”首当其冲指向分封制。

朱元璋大怒,以离间皇亲骨肉的罪名将叶伯巨关押进大牢。不久,叶伯巨死于狱中。

多年以后,当燕王朱棣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起兵推翻朱元璋亲自确立的皇帝建文帝时,人们才惊觉叶伯巨的先见之明。

朱元璋为啥一定要分封藩王?实际上,他也有难言之隐。

在朱元璋看来,那么多皇子在京城扎堆,他们各自有一帮势力,长此以往,难免会拉帮结派,搞出一些是非来。甚至发生“玄武门之变”那种激烈的人伦悲剧,也为未可知。大家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伤着谁都不好嘛。不如将他们统统打发到外地去。

同时,明朝立国之初,北方边境尚未平静,蒙古人依然虎视眈眈,随时可能南侵。国内还有陈友谅、张士诚的残余力量,意图东山再起。朱元璋需要皇子们驻扎在全国各地,对这些不稳定因素进行防范,成为朝廷的第一道屏障。

基于此,朱元璋不但分封了藩王,还允许藩王配备一定的军事力量。燕王朱棣手下有数万精兵,宁王朱权更是拥有甲兵八万、战车六千。其余王爷少则有数千人,多的达一万九千人。

应该说,藩王在抵御侵略、拱卫王室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朱权多次出塞作战,打击蒙古骑兵;朱棣更是取得了生擒蒙古悍将索林帖木儿、收服元朝太尉乃儿不花的骄人战绩。对此,就连朱元璋也不禁骄傲地说:“朕无北顾忧矣!”

对于分封藩王的弊端,朱元璋也心知肚明。为此,他采取了几个办法。

一是严格教育。朱元璋为皇子们专门编写了两本小册子,《永鉴录》和《御制纪非录》。这两本小册子收录了历朝历代藩王作恶的典型案例,发给各地藩王认真学习,总结经验教训,以免重蹈覆辙。

二是严格管理。朱元璋给皇子们制定了相当多规矩,怎样穿衣服、怎样盖房子、怎样出行,都必须按照规矩来。稍有不慎,就“违制”了。朝廷对于“违制”的处罚,是相当严厉的。

三是不任职务。朱元璋规定,藩王“世世皆食岁禄,不授职任事,亲亲之谊甚厚”,“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从制度上限制藩王掌握实权。

而最重要的一条则是,朱元璋禁止皇子随意离开封地,也不准随意进京,以免与朝廷大臣勾结。这就是说,藩王一般都在封地养尊处优,连出趟远门、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都必须得到皇帝的批准。

“靖难之役”后,朱棣成为了明朝第三位皇帝。他深知藩王“尾大不掉”的危害,继续削弱藩王的权力。

那么,朱棣是怎么做的呢?

一方面,朱棣对藩王给予很优厚的待遇,“倍加恩礼”。不但提高经济待遇和政治待遇,还动不动就打赏银子发红包。过生日,发红包!结婚,发红包!高兴了,发红包!没事儿做了,发红包!

另一方面,又对藩王严加管控,稍有越规,轻则降低待遇,重则削去爵位。

周王朱橚是朱棣的同母兄弟,从血脉关系上看,他们最亲近。或许正是仗于这种关系,朱橚在封地上很张狂,甚至还不顾朱棣忌讳,直接向地方官发号施令。1420年,有人告发朱橚谋反。朱棣便将朱橚叫到京城,放出话要严厉处理。朱橚终于服软,“顿首谢死罪”,获得了宽大处理。回去后,朱橚主动将三护卫献还朝廷,从此老老实实。

自朱棣以后,藩王“不农、不工、不士、不商”,只是作为朝廷宗室,享受一定的经济和政治待遇。

到此,藩王俨然一群锦衣玉食的高级囚徒,被关在封地这所无形的监狱里面。

前面说过,藩王“不农、不工、不士、不商”。他们的吃穿用度怎么办?全靠国家财政供养。这也无可厚非。可是,大家很快发现,供养藩王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为啥呢?原来,明朝藩王是“世袭罔替”。皇帝除皇太子以外的其余儿子,全部封为亲王。亲王的世子袭爵,其他儿子都是郡王。郡王的长子袭爵,其他儿子要封镇国将军……以此类推。亲王“岁禄万石”,郡王、镇国将军等,均享受不同数目的岁禄。这是固定工资。每到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朝廷还得进行各种赏赐。有时候,这种赏赐比固定工资还高。

由于固定工资和赏赐,是按照人口来确定的。因此,大多数藩王都互相比赛着生儿子。毕竟,儿子生得越多,王府的收入越高;收入越高,大家的日子就越好过。因此,明朝的藩王,成为历朝历代最会生儿子的王爷。

随便拿一个藩王出来,如前面提到的周王朱橚,他生育了15个儿子10个女儿。

就这样,明朝宗室成员的规模不断扩大,人数像雪球越滚越多。根据《天潢玉牒》记载,200多年下来,到明朝后期的天启时期,宗室总人数已经达到了60多万。

所以,到了明朝后期,皇帝再也不愁藩王造反的问题了,愁起了怎么养活他们吃饭。

【参考资料:《明史》《万历野获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