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传奇——明代御医盛寅趣事

时间:2020-11-20 22:23:30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明代御医盛寅,字启东,是苏州人。他的老师是同乡的王宾,说起他老师王宾学医的故事,还有一段趣话。

当初浙江金华名医戴塬礼来到苏州一带游玩,王宾和他是好朋友,整天陪着他一起,其实是想学习戴塬礼的医术。戴塬礼知道他的心思,笑着说道:“我原本没有什么舍不得拿出来教你的,你就不能委屈一下吗?”言下之意,大有让王宾拜他为师之意。可是王宾却不愿意,推托道:“我已经上了岁数了,不能再当你的弟子。”说是这样说,却趁着戴塬礼外出的时候,偷偷把他的医书偷了去,从此学会了戴塬礼的医术,成为一代医术名家。

这件事还有另一种版本:说是戴塬礼来到苏州,每次给人看病,开一次方子就收五两银子。当时的王宾还是个穷书生,从未学过医,见戴塬礼的方子如此值钱,心生羡慕,就问戴塬礼该如何学医。戴塬礼告诉他:熟读医书《素问》就可以了。王宾就抱着医书苦读了三年,再次见到戴塬礼的时候,王宾和他讨论医学上的问题,戴塬礼很是吃惊,担心王宾会在医术超过自己。但是王宾只有理论知识,还没有给人诊病开药方,戴塬礼有十卷《彦修医案》,全是他的老师朱彦修的实践心得,戴塬礼视如珍宝,不想教给王宾,王宾偷偷看到戴塬礼藏书的地方,趁他外出之际,把这套《彦修医案》悄悄偷走了。从此之后王宾的医术闻名苏州一喧,苏州的中医也由此大为兴盛。

王宾年老之后,没有儿子继承他的医术,就将医术教给了盛寅。永乐初年,盛寅因为受到官司牵连,被押解到南京,送到天寿山去修筑山陵。因为他能写会算,工地的监工就让他掌管书算。有一次,朝廷派来一位官员前来监督工程,就住在盛寅的屋子里。这位官员以前得过胀痛之症,盛寅将他治好了。这位官员见到盛寅十分高兴,说道:“盛先生还一切安好吗?我侍奉的一位太监,也得了胀病,病情发作的时候痛苦不堪,先生不如跟我去帮着看看?”

盛寅去了之后,开了一剂药方,很轻易地治好了太监的病。刚好明成祖朱棣在西苑围猎,这位太监前去参见他,明成祖远远见了他,竟然吓了一跳,惊讶地说道:“他们都说你得了重病,我都以为你死了呢,怎么又活过来了?”太监就将盛寅给自己治病的事说了,大大夸赞了盛寅一番。刚巧明成祖也因为多年征战劳累,身体长年疼痛难消,宫中的御医诊治许久,不见疗效,于是明成祖便召见了盛寅,让他给自己诊脉。

明代陆粲的《庚巳编》中为了突出盛寅,说法稍有出入:说是有人将盛寅推荐给明成祖,明成祖将盛寅如到宫中,有一个太监有点小病,想让盛寅先给他诊脉看看,盛寅却说道:“未见至尊,安得先及公乎?”还没有给一把手治病呢,怎么能先轮得着你?没想到这位太监被拒绝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十分佩服盛寅,把这事全禀报了明成祖,夸赞盛寅:“这个医生与众不同。”

明成祖将盛寅传来,让他给自己诊脉。盛寅用手指仔细诊脉之后,叩头回道:“此风湿也。”明成祖觉得盛寅的结论是正确的,说道:“我往年出征塞外,常年累月在外面打仗,被阴气寒湿侵入身体,所以才会这样。我就说这是风湿,可是宫里的医生却不知道这些,都误诊成其他病,还是你说得对。”明成祖让盛寅开出药剂,服用下去之后明显有了效果。于是明成祖就将盛寅留在宫中做了御医,给他封了官。

盛寅治好了明成祖的病,明成祖对他另眼相看,时常召见他,和他聊天说话。有一次,雪后初晴,明成祖将盛寅召到身边,和他说起了当年白沟河一战的惨烈。那次战役中,朱棣生死悬于一线,换了三次战马,射完了三筒箭,换了好几把兵器,差点被平安、瞿能等人砍伤。幸亏天降大风,吹折了对方的中军大旗,这才转危为安。明成祖回忆这段往事,依然激动不已。盛寅说道:“此殆有天命耳。”明成祖听了却依然高兴不起来,站起身来看雪,还让盛寅赋诗,盛寅就吟咏起唐代罗隐的诗句:“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长安有贫者,宜瑞不宜多。”明成祖身边的侍从听了都吓得变了脸色。

盛寅在御药房中,除了给贵人治病,平时闲暇的时候多。一天无聊的时候,他和另一个御医在御药房中下棋,没想到明成祖却突然来了。两个人猝不及防,连忙扔下手里的棋跪倒在地连称死罪。明成祖让两人起来,继续把这盘棋下完,皇帝就坐在旁边观战。盛寅连胜三盘,明成祖十分高兴,又让盛寅做了一首诗,盛寅也立即做了出来。明成祖随即赏他一副象牙棋盘棋子,大大夸奖了他一番。

明成祖到了晚年,还要出征塞外,盛寅曾经劝阻他:“陛下春秋已高,不宜远征。”但是明成祖却没有听信,还是率领大军出征,后来果然有榆木川之变。幸亏太子朱高炽身边的大臣应对得当,秘不发丧,让朱高炽得以顺利继承皇位。

盛寅深得明成祖的信任,但是和太子朱高炽的关系却一直不太好。虽然在这期间,盛寅还救过朱高炽后宫中一位张姓妃子的命。当时明成祖还在世,朱高炽还没有继承皇位,朱高炽的一位妃子张氏已经有十来个月没有来月事,其他医生都诊断为张氏身怀有孕,向朱高炽道贺。

盛寅却不这么认为,他说张氏这不是怀孕,而是生病了。张氏也觉得盛寅说得对,要求盛寅来给自己诊治。盛寅给张氏开的药方是破血剂,张氏正要服用,太子朱高炽却担心,如果张氏真的是怀孕了,服用这药会导致流产,不让张氏服用盛寅开的药。可是张氏的病越来越重,只好再让盛寅开药。盛寅开的药方依然是破血剂,太子担心出事,又没有别的办法,就让张氏服了药,让人把盛寅关押起来,一旦张氏服药后有异常情况,就要拿他是问。

张氏服了盛寅开的药后,排出了大量瘀血,病情也迅速好转。朱高炽这才知道盛寅是对的,重重赏赐了盛寅,让人打着仪仗,将盛寅敲锣打鼓地送了回去。而盛寅家里的人,都已经吓坏了,有不少人都以为他这次恐怕不能活着回来了。

虽然治好了张氏的病,但是盛寅还是担心朱高炽做了皇帝以后会对自己不利。盛寅的朋友袁忠彻,也就是袁珙的儿子(袁珙的故事见本人拙作《明清奇人——明代第一相术高人:袁珙》),精通相术,他知道仁宗皇帝朱高炽寿命不长,告诉盛寅不要担心,可是盛寅还是一心想躲避灾祸,仁宗皇帝一继位,盛寅就请求去南京太医院任职。到宣宗(朱瞻基)继位时,立刻又被召回北京,继续担任御医,正统六年盛寅去世,北京和南京两大太医院都隆重祭祀他,可见其医术医德都受人尊敬。

盛寅的主要医学著作有《医经秘旨》两卷。他的弟弟盛宏,也受其兄影响,精通医术。盛家的后代子孙也有许多继承祖业,学习医术,治病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