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李成梁成就了一个人,更成就了一个新的王朝

时间:2020-08-25 21:42:3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李成梁是明朝后期和戚继光齐名的名将,在明将吏贪懦,边备废弛的时代,李成梁纵横北方边塞四十余年,前后镇守辽东近三十年,屡破强豪,力压各方北方游牧部落,拓疆近千里。辽东成了一道坚固的屏障,并在开原、清河、抚顺等地开办贸易市场,与当地部落建立友好关系。

但是他为人诟病的一定却是培养了努尔哈赤,放任努尔哈赤壮大势力,当努尔哈赤挥军南下之时,这位曾经为大明朝建功立业的名将也就成为了大明朝的罪人了。

这李成梁却是努尔哈赤的杀亲大仇人,同时也是努尔哈赤的军事教父,这事,还得从努尔哈赤的外祖父说起。我们来一块详细了解下。

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娶了三个妻子,努尔哈赤的生母喜塔喇氏,乃是建州卫首领王杲的女儿。这王杲(gao)足智多谋,又骁勇善战,汉化程度较深,是建州女真部的著名首领。

只是,这喜塔喇氏短命,在努尔哈赤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努尔哈赤的好日子到此为止,继母对他百般虐待,为生存他只能自求温饱。

十五岁那年,努尔哈赤不堪继母虐待,带领十岁的弟弟舒尔哈齐投奔外祖父王杲去,这个王杲,仗着实力雄厚,便常常骚扰边境。万历二年(1574年),王杲以朝廷断绝贡市、生活物资短缺为由大举进犯沈阳。

神宗任命辽东总兵李成梁为总督,剿匪平叛。李成梁六万兵力,围攻王杲营寨。王杲的营寨在山上,地势险要,又有城墙高筑,易守难攻。李成梁先以火攻,营寨漫天大火,守军不攻自破。李成梁“毁其巢穴,斩首一千余级”。

王杲骑马逃跑,因其身穿红袍,甚是好认,追兵穷追不舍,王杲胳膊中箭落马,后与随从换衣而逃。王杲刚出狼窝又入虎穴,遭遇海西女真哈达部首领王台,这个王台为邀功,将其捆绑,献给朝廷。王杲被杀,其子阿台侥幸逃脱,其他亲属被流放,投奔外祖父的努尔哈赤兄弟二人也被捕,生死未卜。

努尔哈赤跟随外祖父多年,习得一些汉语,便以汉语对李成梁极尽恭维之言,好话谁不爱听,李成梁见其聪明伶俐,爱才的李成梁心发善念,便将他们兄弟二人赦免了,还让其在自己的手下供事。

在鬼门关上走了一趟,努尔哈赤又回来了,李成梁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在养虎为患山,后患无穷。他当然更不能想象,这个手下的小喽啰,会是大明王朝的掘墓人,一念之差,李成梁成就了一个人,更成就了一个新的王朝。

努尔哈赤毕竟是马背上长的孩子,马术、弓射无不精湛,征战更是骁勇,可谓有勇有谋,是个将才,李成梁对他非常赏识,让其跟随左右,这是努尔哈赤人生的一大际遇。这三年,使他的武艺大为长进,刀、弓、剑、棍等都能娴熟运用。与敌人接阵时,努尔哈赤表现神勇,常常瞬间便将敌人斩于马下,在李成梁培养下努尔哈赤的军事素养得到极大提高。

努尔哈赤对李成梁也是无比恭敬,无限忠诚,但是,这种感情并不单纯,毕竟是杀亲仇人。他始终在报仇与效忠之间犹豫不定,这份徘徊终使他离开李成梁。

这年,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来信,让其回家成亲,努尔哈赤借机离开了李成梁。这时距离他人李成梁麾下,有三年之久,年轻力壮又有勇有谋的努尔哈赤已十九岁。王杲之子阿台逃出以后,便依山筑城,蓄积力量,以伺时机,为父报仇。还未等其准备妥当,李成梁便带兵打来了。

万历十一年(1583年),李成梁以“阿台未擒,终为祸本”为由,说服神宗,再次围剿阿台。时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也在城内。

其实这年,女真部族矛盾丛生,相互攻击、互为倾轧之事常常发生,仅仅是松散的部落联盟。建州女真办克办浒河部图伦城的城主堪外兰与阿台素有矛盾,为报仇,便自请带兵攻城。

堪外兰足智多谋,在城外宣扬凡能杀阿台者,便可为此城城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阿台部下信以为真,将阿台杀掉,树白旗,开城门。

这时明军破城而入,大开杀戒,不分男女老少,一时之间,血流成河。只可惜一片乱军之中,二人因为同样是满洲人金钱鼠尾的打扮,结果被明军误当成叛贼给杀掉了。

努尔哈赤听闻亲人遇害,悲痛不已单骑入李成梁营帐,愤怒的质问:“我祖、父故被宝?汝等乃我不共戴天之仇也!汝何为辞?”李成梁自觉惭愧,沉默良久,答:“非有意也 ,误耳!”如此便把努尔哈赤打发了,血气方刚努尔哈赤哪里肯善罢甘休,下定决心,这不共戴天之仇,终有一日要连本带利索要回来。

而朝廷为示安慰,赐予他“赦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加封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外祖父加上亲祖父、父亲被明军所杀,彻底激怒了这个年轻的少年,决心不在顾忌任何李成梁的知遇之恩,教养感情,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况且如今实力不足,需蓄精养锐,以待时机。努尔哈赤表面上欣然接受,但是仇恨的火苗,已经燃烧成熊熊烈火,这熊熊烈火将要引燃整个大明,让整个大明葬身火海!

努尔哈赤以父亲遗留的十三副铠甲起兵复仇,列举的“七大恨”第一条就是明朝杀其父祖,第一个目标便是堪外兰,以百余人的兵力将其除掉,这一年努尔哈赤二十五岁。

带着对明朝的“国恨家仇”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始终贯彻“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的战略方针。功夫不负有心人,用时三十六年后,终大功告成,一个强大的女真兴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