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第一“盗墓”太监:纵容手下侮辱良家妇女,任内挖空荆州所有大墓

时间:2019-06-29 18:30:08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太监盗墓

本文作者 倪方六

如果当盗墓者的话,选择在明朝是最糟糕的,因为一旦事发,就惨透了。

《明会典·刑律条》规定:“凡谋反及大逆(谓谋毁宗庙、山陵及宫阙),但共谋者,不分首从,皆凌迟处死。”


(湖北钟祥明显陵)


明朝对破坏皇家陵墓的惩罚毫不含糊,对盗普通民冢的,也一样严厉。

《明会典·律例九》“发冢”条规定,“凡发掘坟冢见棺椁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已开棺椁见尸者,绞;发而未至棺椁者,杖一百、徒三年。”盗墓未遂的,也要遭杖罚、流放,如果将棺材撬开了,盗墓者的命就不保了,将被活活绞死。

但是,开国皇帝朱元璋虽然狠,杀人如麻,定下的刑法制度也十分厉害,但明朝时期发生的盗墓事件并不鲜见。其中,影响最大的一起盗墓事件竟然是官盗,主谋是万间历年的大太监陈奉,实施地点在今湖北境内。


陈奉在《明史》中有传,在他的名下,介绍其人其事近千字。明朝存续277年间,宦官多得数不过来,史传里怎么会有陈奉的大名?有何德何能?我想与他的盗墓事迹不无关系,乃中国第一盗墓太监!

陈奉盗墓在明朝后期民间,影响极其恶劣,不然张廷玉、万斯同、王鸿绪这些《明史》编修大儒们,也不会给他留下笔墨,要将他写进《宦官传》中。

《明史》对陈奉的评价是四个字,“恣行威虐”。通俗说来就是——行为随便,为人残暴。


陈奉是什么地方人,何时生何时死,史书上没有交代。我查阅了一些前人笔记,从明朝“公安派”代表文人袁中道的《珂雪斋近集》(卷七)里知道,陈奉未入宫前是个赌徒,品行不好。

进宫后,陈奉受到了当朝皇帝朱翊钧的宠信,做了“御马监奉御”。“奉御”一职,相当于皇帝的大内管家,是皇帝信任的人。万历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二月,朱翊钧派陈奉到今湖北境内的荆州一带征收店税,后当上了矿税使,兼采兴国州境内的矿洞丹砂,还负责钱厂铸钱的事儿。

兼任了这几个职务后,陈奉权力大了,权力一大就没有约束,于是陈奉开始胡作非为!


陈奉怎么胡作非为的?明朝特务政治流行,陈奉也深懂其道。

他在兴国州招了一批地痞流氓、社会小混混,充当自己的爪牙,让他们给自己当耳目,常常则带着他们一块外出巡视,盘剥民财。对地方官员稍一看不顺眼,挥鞭便打。

这在今天就是“黑恶势力”。

陈奉的行为遭到了当地官员和老百姓的强烈抵制。在他从武昌到荆州途中,曾发生数千人聚集在路上呼喊示威现象,争相用砖瓦石头往他身上投掷。太监本来就容易尿裤子,这一吓陈奉更狼狈,狗一般地逃走。


陈奉由此怀恨在心,以为是当地官员做鬼使坏,便向皇帝秘奏,诬谄襄阳知府李商畊、黄州知府赵文炜、荆州推官华钰、荆门知州高则巽、黄州经历车任重等当地官员,不忠不勤不称职。皇帝朱翊钧不辩真伪,竟然逮捕、降职了一批当地官员。

大家都知道,太监是被割了生殖器官的人,但是陈奉自己没有性功能,却放纵手下的一班人胡搞。看到漂亮女孩,甚至结了婚的少妇,这些地痞流氓便公开抢到税监官署内,在办公室内“霸王硬上弓”。

这税监官署类似于现在税务局,陈奉的手下胡搞不分对象,一位姓王生员的闺女和一位姓沈生员的老婆,都被他们带到办公室强奸了。


更过分的地方是,陈奉及其手下竟然做了灭国之君商纣王干过的事情,将孕妇抓住剖开肚子,将良家小孩扔到水里溺死,不只是缺德了,是伤天害理!这不是我的编的,而有出处的,均见于《明史》——

“奸人假开采之名,乘传横索民财,陵轹州县。有司恤民者,罪以阻挠,逮问罢黜。时中官多暴横,而陈奉尤甚。富家钜族则诬以盗矿,良田美宅则指以为下有矿脉,率役围捕,辱及妇女,甚至断人手足投之江,其酷虐如此。”

陈奉所为激起了公愤,一万多人聚集起来,要找陈奉拼命,引发了民众集体暴乱。

万历二十八年(公元1600)年十二月,武昌民众走上了街头,围攻陈奉的办公室。当地抚、按、三司的官员闻讯赶来,将其保护了起来,陈奉这才躲过了被老百姓打死的危险。

陈奉坏事做尽做绝,还喜欢喜欢吹捧自己,对外称自己是“陈千岁”,以抬高身价。

地上的钱财被搜刮差不多了,陈奉便想到了地下财富——盗墓。

陈奉一改以前的搞钱手法,不发“活人财”,开始盗掘荆州、兴国州境内的坟墓,发“死人财”。


陈奉盗墓与众不同。据《珂雪斋近集》所记,陈奉安排他的手下“税务官员”,将管辖范围内有钱的、稍为富裕点的人家登记上册,然后以某家祖坟地下有金矿,朝廷要求开采为名,进行挖掘。

盗墓之外,陈奉搞钱的法子也很绝。如谎称某家地下埋藏有古物,或非法拥有御用物品,将这家人戴是枷锁逮来,逼他承认。不承认还不行,最后也只散财消灾。如此这般,当时湖北境内的有钱人家,都让陈奉搞光了,搞怕了。

《明史·宦官传》记载,陈奉在湖北期间,亲自上阵指挥,“悉发境内诸墓”。这里的境内,主要是兴国州、荆州一带。

明人袁宏道《竹枝词》,记下他当时所见所闻——“雪里山茶取次红,白头孀妇哭青风。自从貂虎横行后,十室金钱九室空。”十室九空,景况凄惨。

当时的武昌兵备佥事冯应京,是位比较廉洁正直的官员,实在看不下去陈奉所为,上奏朝廷,弹劾陈奉有“十大罪状”。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