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茂荫的经世思想开始了传统向现代转变过程

时间:2019-04-29 17:01:58 来源:互联网 作者: 神秘的大神

导语:王茂荫的经世思想开始了传统向现代转变过程

王大多是继承古代先贤的优秀思想。纵观王茂荫的奏折,无论是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都可以发现许多对古代儒家传统经世思想的继承和发扬。 在政治方面:抨击时政,主张革新政治风气是自古以来优秀思想家、政治家的一贯主张。曾任监察御史的王茂荫更是如此。唯一与古人有所不同的是后期增加了有关“夷务”的内容,这也是时代革新的迫切需要。这一点与同时代的先进学者们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比起绝大部分闭目塞听、盲目自大的士大夫来讲,也是走在了开放的前列。

经济方面:传统的经世实学在经济方面大多集中于钱盐漕粮,目的对百姓而言主要是纾解民困,对财政而言主要是缓解度支困难。而王的经济思想也大都集中于此,他不仅关心帝国的钱粮,也为朝廷的度支问题殚精竭虑。与同时代实学家的细微差别只是侧重点不同,地方实学家和能臣干吏多是侧重于地方,王则是着眼于中央。这种差别的造成是由于王入仕以来几乎一直是以京官的身份任职北京,与长期活动于地方的实学家不同而已。

人才方面:对科举取士的异议有清一代就没有消失过,从明末清初的经世思想家顾炎武等算起,到晚清第二次经世思潮也已有二百多年。鸦片战争后,腐朽的科考选拔、枯燥的八股取士愈发显得不合时宜。改革科举,另选旁路的提议更是如雨后的春笋呈星火燎原之势,王便是其中先行者之一,时人曾记载:“嘉庆十年,给事中汪镛奏请毋专重三场。咸丰元年,给事中王茂荫奏请毋专重头场。世风学术之变,由此可见。”货币方面:在王茂荫著名的行钞论中,也是借鉴继承了先哲们许多实用理论技巧。相比同时代的货币学者,王使得货币理论更加形象、科学化。在西方货币制度和学说还没到达中国以前,王茂荫的货币理论可以说是对古代货币知识的一次完善总结。

王茂荫的思想不光体现在对传统经世实学的继承和发扬,在对待历史固有问题的态度上,更是有所显现。从这些方面来讲,王的思想不只是倾向于传统,甚至还有些保守的意味。下面将从两个方面具体解析,以使其思想更加明了。对专制的态度:华夏数千年的君主专制大一统体制,在封建时代的历史长河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促进意义,然而辉煌时代毕竟已成为过去。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尤其是近代国门洞开后,君主专制更是成为了社会进步的障碍。

明末清初反专制的思想就已经开始萌芽,发展到晚清,世人对这种“乾纲独揽”的专制制度已不乏猛烈的抨击。王茂荫在对专制的态度上则尽显陈旧,他虽然不畏惧专制皇帝的权威,屡次触怒龙颜,但和许多作为官员的实干思想家一样,他的思想中几无一丝反对专制的痕迹。王茂荫是晚清铮臣之一,他曾三次上书谏劝咸丰皇帝,勤政便是目的所在。正是因为如此,王逐渐受到了咸丰皇帝的排斥,“王茂荫身任大员,不当以无据之词登诸奏牍,着交部议处”。

君主勤政虽于君主专制有所不同,但两者有一个共同交汇点,因为在专制集中的同时,皇帝个人的行政效率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国家的行政效率。王茂荫不断地犯颜直谏皇帝,以勤政爱民为切要,在客观上也是要求对君主“乾纲独揽”专制制度的加强。之所以如此,估计原因有二:一是咸丰对于王茂荫来讲有知遇隆恩,二是作为卿贰大臣的清朝大员,明确的反对专制也是不可能的。王茂荫虽不曾明确反对专制制度,但其思想中也有古代传统的朴素民主主义的因素,这主要体现在其所提倡的统治阶级内部的权力边缘化。比如要求放宽言路,“用人听言,著乎视听,而关乎民心者至大”,对于咸丰皇帝几番下求言诏,声称言不逆耳不可谓谏表示欣慰。然封建君主根本无法真正做到虚怀纳谏,经常借故对上书劝谏者加以打击,使得“前之言者见多,而今之言者则见少”,王便奏请宽容言臣。

​对捐纳的态度:咸丰帝即位之初,“首停捐例,一时以为美谈”。但清廷的财政压力又迫使他于几个月后采纳户部建议,行文各省开办筹饷事例,由户部统一经收。后因筹饷急促,不断的削减捐纳银数。咸丰二年,户部又奏请“准士子报捐举人、附生,援嘉庆、道光年间,奉旨赏给举人之案,以开推广捐输之例”。王茂荫对于如此开捐的行为虽然极力反对,“臣窃惜其无益于目前,而徒遗饥于后世也”,但是其对捐纳的态度却十分暧昧。首先,王只是反对此次买卖秀才、举人、进士等科考功名的捐纳,范围仅限于此。其次,王对其他捐官并不反对,或者不是彻底反对。捐官,即卖官鬻爵,正式名称为赀选,始于汉武帝时期。“夫入资拜官,虽非善政,然自汉以来有之”,王对于自古以来的弊端,虽然认清了本质之弊,但也默认了其存在的合理性,总其原因有二,一是财政危机已火烧眉毛的急迫性,另外便是王自身的保守因素在起作用,既然已流传二千年,那么继续存在也未尝不可。

点击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