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丢失的土地比清朝还多,为什么贬低清朝而推崇明朝呢?

时间:2021-02-20 21:32:09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背景不同、标准不同、逻辑不同,所以褒贬自然不同。

从国土上比较明朝和清朝,其说服力太弱。

第一个原因,是时代的背景不同

明朝是帝国时代;清朝后期已经到了主权国家时代。而帝国时代,主要任务是搞秩序输出,秩序能输出到哪里,哪里就是帝国的疆界。

明朝的秩序输出能力,只能确保中原、适当辐射。所以,对草原,望洋兴叹;对高原,鞭长莫及;对西域,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海洋,则是对陌生文明的恐惧。

所以,放弃承德、赤峰也好,羁縻哈密、西藏也罢,都是一种心力交瘁地秩序输出。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能力支撑不了雄心。

但,当时的时代坐标就是帝国时代,你不能说明朝落后于时代。在帝国时代里,明朝当然比不了大蒙古帝国,但也不能说糟糕透顶。特别是其对中原的精细化管理,确保了此方文明的绵延生息。

清朝前期还是帝国时代。而在帝国时代里,清朝要比明朝更有成就。明朝只能统治长城以南,而清朝则把东北、草原、西域以及高原全都囊括到了自己的治下。

但是,清朝后期,整个世界已经进入到了一种主权国家的时代。在这个时代背景中,我们只能说清朝落后于时代了。为什么甲午战争清朝打输了?大清还是老大帝国,资源有但集中不起来。日本则是新新主权国家,资源有限却能高度集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骆驼真得没有马跑得快。

第二个原因,标准不同

对于明朝,一般是以帝国的标准来评判。按照这个标准来说,明朝要比宋朝强,因为统治区域几乎涵盖了整个农耕文明区。当然不如元朝,但明朝能够确保中原不打内战,君主传承也比蒙古贵族有序多了。所以,帝国时代的明朝,可以不算优秀,但不能说不合格。

对于清朝,评判的标准就变了。

前期还可以用帝国的标准,秩序输出到哪里,哪里就是国土;秩序输出不及的地方,只能心有余力不足。但清朝中后期,就不能再用帝国的标准了。因为整个世界都已经进入到了主权国家的时代,而清朝还是老大帝国。于是,只能说清朝已经落后于时代。而就国土来说,清朝的统治能力不是不能到囊括整个国家,而是被人打得只能割地。

所以,按照主权国家的标准来说,清朝哪怕丢失一寸土地,都是侮辱。但是,这个标准不能适用于明朝,因为明朝的时代里就没有这个标准。

第三个原因,逻辑不同

无论中原还是草原,甚至把高原和西域也算上,都是陆地环境的较量。陆地环境的较量,基本的逻辑就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类似于战国时代的吴越争霸。明朝就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所以,打输了,就只能丢城失地。

清朝的环境,则已经变了。这时候,说帝国时代已经结束,主要是说大陆帝国的时代已经结束;而海洋帝国的时代,才刚刚登台。当时的海洋帝国就是大英帝国。但大英帝国与大蒙古帝国一样吗?完全就是两套逻辑,蒙古帝国不仅要你的地而且要你的人,而大英帝国则只要你的市场。蒙古帝国是陆地逻辑,而大英帝国是海洋逻辑。

所以,鸦片战争以后,除了五口通商,英国只要了香港这个支点,不会把南方几个省都插上米字旗。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都打到北京了。然后呢?然后还是跟大清谈判,要的还是大清的市场。至于土地,主要是沙俄、日本这两个国家要个没完。

在这种环境之下,最强对手,也就是大英帝国,并没有对土地的过分欲望。所以,清朝就不会失去那么多土地。可以说,不是清朝捍卫领土的能力有多强,而是最强对手不想要。

关键是这个最强对手主导了整个时代的逻辑。不仅自己不想要,而且不允许别的国家抢占清朝的土地。左宗棠收复新疆之战,背后是英国财团提供了贷款。甲午战争之后,日本索要辽东,但英国这个老大不答应。八国联军进北京,这之后,沙俄已经出兵把东北给占了。然后呢?英国唆使小弟日本死命干,硬是把沙俄给赶了出去。

如果还是大陆帝国的逻辑,清朝丢失的土地,绝不会比明朝少。甚至,这个老大帝国可能就要换一拨肤色不同、信仰不同、种族不同的统治者。

吸取教训可以,但否定时代不可取

背景不同,明朝是帝国时代;清朝是主权国家时代,在各自不同的时代里,明朝算是合格的而清朝则是落后的。

标准不同,评判明朝只能适用帝国时代的标准,而评判清朝则要适用主权国家时代的标准,两个标准对于国土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逻辑不同,明朝是陆地逻辑,清朝是海洋逻辑,在海洋逻辑之下,大清即便无力守国门,英国也不会允许它一直丢城失地。

那么,到底该贬清朝还是该贬明朝呢?我们可以吸取教训,但不应该把一个时代给彻底否定

你可以说贬清朝的人多,但贬明朝的人呢?也不少。甚至对于明朝,你都不能说贬,而是黑。比如大明是个三无朝代,即无明君、无名将、无名士。这基本等同把明朝这个时代给否定了。

这种观点非常危险。

因为单一价值观点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会与其他观点互相解释、互相支撑,构成某种解释框架。你用这种解释框架,把明朝这个时代给否定了。然后,顺着你这个思路,别人也能把宋朝、唐朝给否定了,而且能一直往前否定。最后,就可以直接说:以前的时代全无意义。以前几千年都没意义了,那现在还能有啥意义?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问题,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难处。

而一句古人的局限性,也解释不了各种历史悲剧,纯粹的事后诸葛。古人有局限性,现代人呢?同样也有局限性,又有几人洞明了当下世势的波谲云诡?

所以,学习历史,首先应该客观理性,主观上就不能搞极端否定。极端否定,不仅不会带来信息增量,而且是在彻底的黑,只能得出无意义的结论。其次是应该豁达一点儿,看到强汉盛唐就热血沸腾、读到鸦片战争就怒发冲冠,绝对是爱国好青年,却自我限制了智识增长。再有就是适时设身处地一番,把你放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之下,把你的智识限定在当时的上限以下,你能做得更好吗?

如果非要设定一个统一的评判标准,那就问一下自己更愿意生活在哪个朝代。如果道德是直觉的,那么,这就是一个非常直觉化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