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尔丹,后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第一人,逼得康熙三次御驾亲征

时间:2020-10-14 09:24:0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在清朝历史上,康熙皇帝应该是成就最为辉煌的那一个,清朝在他的治下走向了顶峰。其在清朝的地位,等同汉朝的汉武帝,唐朝的唐太宗,虽然不是开国之君,但名望功绩却不输任何人。

康熙是他所处时代的绝对主角,鳌拜、吴三桂、郑氏集团甚至于强大的沙俄,每一个在历史上有着重要地位的名字,都不过是他的绿叶罢了。而在这些绿叶之中,有一片最为耀眼,他叫噶尔丹,一位让康熙选择三次御驾亲征的枭雄。

公元1644年,噶尔丹出生于准噶尔部。准噶尔部是卫拉特蒙古的一支,而卫拉特蒙古的前身就是瓦剌,当年制造土木堡之变,俘虏明朝皇帝,打到北京城下的瓦剌。所以,噶尔丹的祖上有着无上的荣光,噶尔丹一直想要复制这份荣耀,这或许是他后来选择和清朝为敌的原因之一吧。

有趣的是,就是在噶尔丹出生这一年,清兵入关,正式入主中原。

噶尔丹的出身不凡,他不仅仅是准噶尔部首领的儿子,更是藏传佛教的转世活佛。噶尔丹出生之前,自知命不久矣的西藏三世温萨活佛就曾对外宣称,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珲台吉即将出生的孩子,将会是他的转世,是新的温萨活佛。果不其然,三世温萨活佛圆寂之后,噶尔丹出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四世温萨活佛。

藏传佛教在青藏地区,长期享有统治地位,其中藏传佛教的格鲁派,也就是俗称的“黄教”,更是受到清朝册封,成为了大清王朝的国教。

三世温萨活佛乃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高僧,更是西藏四世班禅额尔德尼的老师,所以在青藏地区地位极高。噶尔丹作为他的转世,自然是受到了藏传佛教的重视,很早便被接到西藏,先后跟随四世班禅额尔德尼和五世达赖喇嘛修行。

原本,噶尔丹的一生,会跟大多数修佛僧人一样,青灯古佛相伴。然而,在噶尔丹26岁的时候,准噶尔部发生内乱。噶尔丹的五哥,也是部落首领的僧格,被噶尔丹的大哥车臣弑杀,准噶尔部分崩离析。当时还在西藏朝圣礼佛的噶尔丹,在卫拉特盟主达延鄂齐尔汗,五世达赖喇嘛等人的支持下,还俗接管僧格残部,除掉了叛乱的车臣,重新统一准噶尔部。

此后,西藏没有了活佛噶尔丹,卫拉特却多了一位准噶尔汗。成为了准噶尔部首领的噶尔丹,放下了手中佛经,捡起了祖辈传下的万刀,开启了属于他的枭雄之路。凭借着前活佛的影响力,以及西藏五世达赖喇嘛的支持,噶尔丹很快便成为了卫拉特蒙古最有实力的人物。

当时的卫拉特蒙古盟主,和硕特部首领鄂齐尔图汗,根本不是噶尔丹的对手。很快,噶尔丹就率领准噶尔部统一了卫拉特蒙古诸部,称霸天山。值得一提的是,在噶尔丹统一卫拉特蒙古的时候,康熙皇帝正在平定三藩之乱,和吴三桂斗智斗勇。

当然,统一卫拉特只是噶尔丹复兴瓦剌的一个开始,在整顿好内部势力之后,噶尔丹便马不停蹄的开启了他的扩张之路。康熙十八年,噶尔丹领兵侵犯新疆回部诸国,并一度将势力扩张至中亚哈萨克人的地盘。

康熙二十二年,噶尔丹的势力范围已经从天山南面的漠西卫拉特,扩张到了南哈萨克人的游牧地区,成为中亚地区的霸主级势力。而此时的康熙已经平定了三藩之乱,正在向台湾进军。

康熙二十七年,自觉实力丰满的噶尔丹,开始向东扩张,目标直指喀尔喀蒙古诸部,将漠北这一蒙古诸部的核心地区据为己有。最初噶尔丹一切顺利,大军所向披靡,打得喀尔喀蒙古诸部举部内迁。此时的康熙,正在对付沙俄,无暇顾及噶尔丹,这使得噶尔丹愈发的膨胀。在拿下漠北之后,他的势力达到顶峰,几乎控制了新疆、外蒙古全境,以及部分中亚地区,如果加上支持他的第巴桑结嘉措,噶尔丹的势力范围还包括了青藏地区。

此外,噶尔丹还有沙俄的支持,所以野心极度膨胀。他计划与康熙以长城为界,分庭而治,重现当初也先时代的瓦剌荣光。

他还曾给康熙写信,大言不惭的说道:“圣上君南,我掌北方”。

康熙二十九年,噶尔丹的大军来势汹汹,击败理藩院尚书阿喇尼率领的满蒙联军,一度进逼到离京城只有700里的乌兰布通。

这下康熙可忍不了了,如今清朝的统治核心虽然在中原,但是当初毕竟是最先征服的蒙古,并且清朝是以满蒙为基础发的家,满蒙世代联姻,蒙古就相当于清朝外公家。因为蒙古诸部臣服于清朝,使得清朝的北方边境没有了后顾之忧。

如果噶尔丹统一了蒙古,那么就意味着清朝失去了对蒙古诸部的统治权,届时长城边关,又不知会让清朝搭上多少军队和粮饷。更为严重的是,一山不容二虎,谁能保证噶尔丹不会成为下一个成吉思汗?准噶尔部汗国不会成为又一个蒙古帝国?那么届时清朝就会面临着存亡危机。

所以,康熙皇帝选择全力应对噶尔丹,将这个威胁消除。

康熙二十九年七月,康熙率领十万大军,御驾亲征,分进合击噶尔丹。当然,康熙并没有走在最前面,当时的清军统帅是康熙的哥哥福全,而康熙则亲率禁军在后督军。双方交战,互有胜败,但清军在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所以最终噶尔丹被击败,率余兵千余,逃往漠北。

然而,不巧的是,准噶尔部在此时发生内乱,前首领僧格之子策妄阿拉布坦,趁着噶尔丹远征漠北,发动叛乱,端掉了噶尔丹的老巢。正是策妄阿拉布坦的叛乱,让噶尔丹兵员锐减、失去根据地,腹背受敌之下,不得不选择逃遁。

康熙三十四年,噶尔丹率领大军卷土重来,而一直视噶尔丹为心腹大患的康熙,也再度御驾亲征。此次清军同样是发兵十万,分三路合击噶尔丹,其中康熙亲率中路大军出击、清军本就实力占优,加上康熙御驾亲征,士气大振。而反观噶尔丹这边,不仅兵力处于劣势,士气方面也因为根据地被占而相对低迷。此次噶尔丹败得更惨,三万大军几乎被全歼,自己仅率数十骑逃遁。

噶尔丹兵败如山倒,曾经被他征服的蒙古诸部以及回部、哈萨克等势力开始联合起来反抗他,而沙俄也因为和清朝关系缓和而抛弃了他。噶尔丹往青海、西藏去的道路也遭到清朝的封锁。此时的噶尔丹成了无家可归的流寇,带着部众,四处流窜。

然而,就是对于流落到这种地步的噶尔丹,康熙依然给予了足够的重视,于康熙三十六年第三次御驾亲征,一直把噶尔丹追到了老巢。而此时的准噶尔部已经被策妄阿拉布坦控制,噶尔丹走投无路之下,最终选择了自杀。

关于噶尔丹失败的原因,除了和清军的实力相对悬殊以外,更多的是策妄阿拉布坦叛乱所导致的后院起火,直接给噶尔丹来了一次釜底抽薪。否则就算噶尔丹不敌康熙,也可以退回卫拉特,再度图谋,而不是在漠北当起了流寇。

当然,这里还涉及到游牧民族政权的一个通病,那就是他们无法在草原上建立一个稳固的政权。噶尔丹曾经的辽阔势力,是建立在自己强大的武力压迫基础上,而不是真正的归于一家。当他被击败,这些被他征服的势力就会站起来反抗,痛打落水狗。

但是,不管怎样,噶尔丹在短短二十几年的时间里,便将一个小小的准噶尔部,打造了一个几乎能和清朝分庭抗礼的强大势力,也算是一代枭雄了。毕竟康熙的背后,站在爱新觉罗家族数代人的努力,他噶尔丹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有个好侄儿在背后捅刀子。在这种环境下,还能有如此成就,实属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