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借鉴前朝兴衰史,折中元明灭亡原因,成为享国最久少数民族政权

时间:2020-06-03 11:19:22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人都有社会属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堆分群,就是派别。一个政权建立之初,首要解决的是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问题。这是非常严肃的话题,来不得半点马虎。

少数民族政权的政治同盟可选择的对象不多,因为风俗、文化的差异,不仅是中原人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观点,少数民族同样如此。由于少数民族人数更少,在入主中原后,更是胆战心惊,生怕行差踏错,招致万劫不复的灾祸。

少数民族政权关于如何定位汉民族,是他们最大政治问题,是压倒一切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很多少数民族由于自身的文明发展阶段的原因,始终无法有合理的处理办法。他们要维护自身民族的统治特权,就必然要在政治上打压汉民族。他们唯一所擅长的是以力屈人,因此普遍横征暴敛,施政残暴。汉民族则是道路以目,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日益尖锐,很快就形成席卷全国的武装起义。这些少数民族一旦失去军事上的优势,等待他们的就是反攻倒算,除了少部分融入汉民族外,多数都在民族仇杀中消失了。

苻坚

少数民族也曾想过进行串联,结盟其他的少数民族,共同对主体民族进行盘剥。可是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远比与汉民族还要激烈。苻坚倒是想糅合各个民族,建设一个大一统的多民族国家,因此对各个民族的上层人数大力笼络。可是,一旦苻坚势弱,偌大的前秦帝国立刻土崩瓦解,苻坚本人也在众叛亲离中被部下杀死。

这是因为少数民族,包括政治文化异常发达的汉民族,在隋唐之前都没有发展出来一个超出部族政治的国家管理体系,他们缺少行之有效的将社会各个阶层都管控起来的方法。他们所能够办到的极限,只是将社会顶层的人物笼络起来,然后通过一些分封体制进行管理。这套体系会逐渐形成地方离心势力的增强,汉民族在隋唐之前都已经玩不转了,少数民族就更是如此了。所以,汉民族的政权通过打破旧秩序重新建立新秩序,还能维持100-300年;而少数民族政权连建立新秩序的能力都不具备,他们的统治就像一层浮油,从来没有深入汉民族社会组织基层,所以一旦遭遇军事危机,他们的统治也就草草收场了。

在隋唐之前唯一的一个例外,是拓跋鲜卑建立的北魏政权。这个政权一开始也没有脱离这个窠臼,他们只满足于汉地豪强武装的臣服,不会去影响他们的社会地位,还给了他们一个“宗主”的职位,意思是朝廷承认这些豪强对他们领地的人口具有绝对权力。北魏的君主与其他少数民族的君主最大的不同是他们见识到了其他少数民族的旋兴旋灭,所以他们从立国开始,就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最终,他们发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终极办法:把自己变成汉民族。

拓跋宏

汉民族是一个文化民族,只要能遵行中国礼仪,则中国之。所以北魏的汉化从立国时就开始了,中间虽然屡有反复,终于在孝文帝达到了改革的顶峰,鲜卑人连姓氏都改了。

过犹不及,北魏政府的汉化改革,没有充分考虑到统治阶级内部的利益,由此造成了统治阶层的分裂,北魏王朝由盛转衰。不过,即使如此,立国170多年的北魏政权,也给少数民族留下了一个很好的样板,即是文化融入可以有更长久的国祚。

隋唐之后有两宋,后来元朝重新一统。对于元朝的统治者来说,他们对汉文化是有傲慢的心态的。有一个帮助忽必烈制定朝廷礼仪的汉官,曾经对他说起过叔孙通制定上朝礼仪使得汉高祖大为感慨“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的事,忽必烈竟不屑一顾“汉高孔目小,朕岂若是?”忽必烈是黄金家族后裔,从小就见识到了他的父祖辉煌的征战武功,那种朝贺礼仪,对他来说早已司空见惯,所以才会有此不屑。而且,中华故地300多年未曾一统,元朝混一寰宇,其功劳之大,取《周易》“大哉乾元”之意,定国号为“大元”。

忽必烈

所以,元朝的典章制度并没有从之前的历史中有借鉴多少,虽然忽必烈也做了很多旨在以汉法管汉地的措施,也任命了一些儒者,但是在基层统治层面,元朝皇帝却只满足于征收赋税。他们对汉人的文化也很是看不上,说“汉人唯课赋诗吟词,有何用处?”。基于这样的管理理念,即使有很多人建议元朝皇帝开设科举,选用文人做官,元朝皇帝都不允许。不过可奇怪的是,元朝皇帝虽然不愿意开设科举,对教育却非常上心,元朝的书院数量之多是历代之最。虽然儒者不能做官,元朝政府也还是给了很多优待,比如不用服徭役、差役,赋税也有一定程度的豁免。元朝疏于地方治理,甚至还把收税这样的事情承包了出去。虽然元朝的税率很低,可是中间商却坏透了,他们巧取豪夺,终于逼得中原皆反。

所以,元朝虽然统治了几十年,却丝毫没有借鉴到以往少数民族统治中原的经验,他们始终把中原当成牧场一样经营,满足于收取赋税。他们的统治也是浮在表面的,没有深入到基层。可能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元朝的社会管制比较宽松,也没有什么文字狱,元朝的士人除了没有官做,还是比较舒服的。这也是朱元璋恢复中华,除了受到了底层百姓的拥戴外,那些掌握了社会话语权的儒家学子竟还有不少为元朝守节的。这让朱元璋大怒,那些胆敢为元朝守节的文人士子在洪武朝没少受折磨。所以,元朝的国祚不长,与元朝的统治不曾深入有很大关系。

明朝三百年的历程,对元朝的制度有所继承也有所发展。最大的特点是借鉴了元朝治国宽松的经验教训,朱元璋成了一个制度狂魔,使得明朝社会等级森严,制度严苛。尽管如此,明朝大兴科举,在宋代科举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士绅制度。这套体系最大的特点是,朝廷通过一点点恩惠将社会上能够识文断字的读书人都给纳入到统治体系中来了。这保证了明王朝能够探知到社会底层的任何异动,而普通民众的起义由于缺少知识分子的参与,也很难成气候。为了控制这个士绅体系,明朝还建设了厂卫制度,特务政治从此光明正大地成为了中国政治的组成部分。明朝最终亡国的原因有很多,吏治腐败是其中之一,但是明朝政府对社会加大管制力度的尝试是成功的。

朱元璋

清承明制,对明朝的很多制度都有借鉴和吸收,也对元朝、北魏的制度进行了选择性继承。如果没有皇太极在关外的“改土归流”,单靠努尔哈赤的抢劫,满清绝对成不了气候。但是皇太极登台后,改用招抚政策,并开始着手建立地方政权及制度建设。满清是一个落后的部落民族,他们没有这样的人才。因此,满清统治者在关外的时候,就已经大量招用了汉人知识分子,帮助他们建设了一个运转有效的行政体系。这个行政体系包括了八旗制度、流官制度、分封制度等等。

当满清接到了李自成占领北京,吴三桂效仿“申包胥哭秦庭”乞东师报君父仇的信息后,立刻开进山海关,进了紫禁城。已经熟悉汉文化的满清高层统治者,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典章制度的建设。其实明王朝最终衰败并非是因为政治体制的问题,而是文官官僚集团与皇权的对立,使得政治运转效率降低,使得明朝政府在末年几乎处于停摆的状态,政府失去了应对灾变的能力。满清统治者与李自成、张献忠之流相比,他们有着更为成熟的施政理念,也知道如何才能快速让一个混乱的国家进入有秩序的状态。他们在关外时,已经进行了30多年的预备执政学习阶段;而他的对手李自成、张献忠却因为明朝成功的官民分离体制(科举制),使得起义军长于破坏,却短于建设。

满清朝廷继承了明朝的政治制度,并且有所改良,最大的特点是通过军事高压手段,将明朝的文官官僚集团的势力打压了下去,可是清朝又十分重视科举,在进入北京的第二天就祭天拜地,后来还专门去了孔子老家祭拜孔子。此后又大开科举,文官集团有了官做,自然不会反对清王朝的统治;通过满族人居重驭轻,对文官集团又有限制和钳制,使得文官集团不能坐大,影响皇权。这样满清朝廷的运转效率得到了保障,避免了明朝末年的内斗党争的局面。

这是清朝综合了元朝灭亡(不重视读书人)与明朝灭亡(重视读书人)的折中方案,同时还延续了明朝的士绅制度,辅之以残酷的文字狱,以封建礼法的外衣,建立起了周密的城乡控制系统。

这套管理系统,借鉴了中国历代王朝治国理政得失,可谓是集大成者,是中国封建王朝君主专制制度发展的顶峰,各项制度完备,社会犹如一个发条一样稳步运转。虽然是异族政权,却很不可思议地实现了儒者所希望的“义理”的终极目标:各司其职,并行不悖。如果不是洋人的船坚炮利打破了这个看似稳健的统治秩序,不是太平天国废掉了清王朝赖以统治的军事力量,汉族的武装力量是无法登上前台的。至于科举,那只是清王朝用于笼络士绅阶层的手段而已,惠而不费,还能收得天下人的蝇营狗苟。最终在晚清大放异彩的“中兴四臣”,还都是依靠军事起家的,终于还是枪杆子里出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