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用死前才明白,梁山真正的老大,不是宋江也不是晁盖

时间:2021-03-17 21:32:1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水浒传·第三十七回》

我们大家都知道,当一个王朝即将灭亡之时,便是这个王朝最腐败的时候。北宋宋徽宗时期也是这样,宋徽宗在位时期也是北宋王朝后期,宋徽宗在历史上,一直都是以昏庸皇帝的形象出现。他在位时期,奸佞小人当道,官商勾结,乱臣贼子陷害忠良之士,可谓是社会黑暗,国家混沌,国家有志之士失去施展抱负的门路,逼不得已走上反抗的道路。于是108个忠肝义胆之士走上梁山聚集,企图推翻北宋王朝的残酷统治,他们同仇敌忾,劫富济贫,打击贪官污吏,严重动摇了北宋王朝宋徽宗的统治。但领头宋江对北宋政府投降,最终使得一次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走向衰落并失败。其实梁山好汉的起义失败,并不能完全把责任归咎于宋江的头上,其中还有其他原因,我们不能以偏概全。

中国四大名著中施耐庵的《水浒传》中,描写了108个好汉的起义从最开始的轰轰烈烈,最终走向失败,描写的是侠士们忠肝义胆、无惧生死反抗封建官僚、封建统治的勇气和决心。尽管最后结局令人惋惜,梁山一百零八个好汉陆陆续续的被人杀害,我们惋惜的是正义的农民起义战争没有赢过封建腐败的官僚分子,感叹的是一百零八个好汉的勇气,责任担当,是一百零八个好汉“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我们要感激我们生活在和平,幸福,安定的年代,学会忆苦思甜。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水浒传》中所刻画的吴用,吴用死前才明白,梁山真正的老大,不是宋江也不是晁盖。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吴用是一个善于未雨绸缪,为万事早做准备的人。当然, 《水浒传》中刻画的吴用的形象,同样也是一个为达目的,费尽心机、不择手段的人。为什么说他其实是梁山好汉中的领头羊,因为梁山好汉的兴起是因为吴用,灭亡也是因为吴用,换句话说就是:“兴也是吴用,败也是吴用”。吴永在一百零好汉中算是文化程比较高的人了。在宋朝,宋太祖赵匡胤一定国就建立了“尊崇士大夫”的先例,所以,宋朝本身也是一个重文轻武的朝代,社会上形成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社会氛围。

吴用最先开始想走的道路也同天下的读书人一样,通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参加科举考试一朝中榜,进入官僚阶层。最终,他成功考取功名,成了一名状元。但是由于吴用只知读书,不懂人情世故,不知道如何圆通处事,他没有用足够多的银两来打点交际,换句话讲,就是没钱买关系。所以,在晋见皇帝的时候,负责主考的官员就给吴用专门设置“门槛”,就在皇帝面前给他“穿小鞋”,再加上,“吴用”和“无用”同音,皇帝也觉得用了这个名字的官僚,国家会不吉利。所以听信奸人的荒谬言论,取消了吴用的状元资格。吴用苦读诗书10多年,为的就是一朝成名,然而上帝却像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吴用的状元就如同“煮熟的鸭子飞了”。吴用将他升官发财的机会全部都系在状元这个官职上面,却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却取消了他所有的机会,断了他的人生道路。终究,他只能带着自己的满腹经纶去到小山村,当一个乡村老师,他嘲讽自己真的成了“无用”的人。

壮志未酬的吴用响应晁盖的号召落草为寇,一口气狠下决心上了梁山。刚上梁山的时候,他与寨主王伦同时落魄书生,同是天涯沦落人。初上梁山,但王伦心胸狭窄,没有当领袖的气度,同样也没有能力,不能服众,所以他被杀死之后,他的手下纷纷倒向其他阵营。而下位则是我们要说的“晁盖”,晁盖为人热心,心胸宽广,礼贤下士,敬重有能力的人,豹子头林冲、玉麒麟卢俊义、宋江等人纷纷投靠了晁盖。可晁盖的心计终究是比不上宋江,吴用看到了宋江的领袖能力及聪明才智,立马投靠宋江。

吴用虽然足智多谋,但他却只能以军师的形象站在幕后,而不能登上台当上领袖。原因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吴用本身也爱斤斤计较,没有领导气宇轩昂的大度。比如他曾多次用计谋骗取一些好汉加入梁山,反抗朝廷。就比如朱仝,他本来的仕途之路是走的好好的,但吴用却用计谋,派遣李逵杀死他身边的衙内,最终为躲避官府的追杀,朱仝也只能走上梁山。其实这本来不是朱仝心甘情愿的,最终在吴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下,加入了梁山好汉的阵营。

吴用作为“智多星”,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讲,他没把他的聪明才智真正用于反抗朝廷的农民起义上面,而是用在一些小聪明上,用于一些取悦别人的计谋上。吴用和宋江两个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狼狈为奸,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他们俩个人骗取了很多不该起义的人起义,骗取了很多人本该幸福的生活,吴用和宋江都渴望用别人的性命去换取自己梦想中的王朝,幻想自己不付出努力及实际行动,靠才智参侯拜相。

梁山一百零八好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更多的是当代人对于好汉们勇敢、狭义的称赞还有惋惜。他们打着正义正确的虚假旗帜,劝说着无奈的人,再认真的为梁山好汉画一个起义后成功大家都被封以官职的大饼。但在面对朝廷给出真正的大饼之时,他们两个人最先臣服,最先当了叛徒。在他们的眼中,江湖人士的忠肝义胆成了鲁莽,江湖人士的勇气,决心都成为了倔强。领导人都是这样,所以在方腊起义中,起义者们更是伤的伤,死的死。在吴用死的时候,才明白其实是自己的“愚蠢”害死了梁山一百零八个好汉。

参考资料:《水浒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