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宿命:成也因钱,败也因钱

时间:2021-01-08 15:27:22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前面我们讲到,四川地区的老百姓因为太有钱了,所以被宋朝朝廷给“抢劫”了。其实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宋朝自己何尝不是因为太有钱了而经常被人抢劫呢?成立于960年的宋朝,几乎一直在想方设法的保护自己的财产不被敌国抢劫,然而使得宋朝富裕和宋朝积贫积弱的,恰恰就是宋朝人热爱的钱。真可谓:成也因钱,败也因钱。

并不像我们通常所认为的那样,宋朝一直是一个没有开拓精神,躲在家里等别人来打自己的形象。实际上宋朝人非常具有开拓精神,他们甚至还有很强的掠夺因子,然而,并不是以战争这种形式。他们更习惯对别的国家搞“金融战争”,比如对西夏,对辽国,这些都是宋朝金融战的手下败将。

从这一点来讲,《天下之财》这本书分析宋朝太合适了,因为宋朝确实就是一个“金融大佬”。它甚至都不怎么会我们中国人的拿手好戏——战争,而是精通“买鹿之谋”,也就是经济专家管仲的拿手好戏。《天下之财》前文讲到,为了防止官员与民争利,宋朝专门搞了“三冗”。这其实变相的阉割了宋朝的战争能力。

一群吟诗作画的文人,一群喝酒吃肉混日子的厢军,你是不能指望他们能够打出真正的胜仗的,除非革除宋朝的“三冗”,但那又违背了宋朝的国策。我们纵观宋朝的历史,在具有决定性的大战当中,它往往都是“掉链子”的。除了开国的赵匡胤能力太强大,让宋朝在军事上“雄起”了一把,后面宋军基本就是混日子的状态了。

所以其实也真的不能怪南宋面对敌人只能跑路,因为岳飞这样的军队在宋军当中所占的比例还不足百分之一。常言道:人多势众。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在军事上,有战力并且能够协同指挥的士兵越多当然是战力越强了;但是倘若是没有战力的士兵数量太多,那就完全是对我方的伤害叠加了。

宋朝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群宋兵给别人打仗,还没开打,因为有人受到了惊吓然后就开始逃跑——然后就变成了全军赛跑。没办法,兵败如山倒,一群人都在跑,夹在里面的精锐不跑都能被自己的战友给踩死。这也是为啥岳飞作战带的兵都很少——猪队友带多了真的是伤不起。

偏偏宋朝老是对自己的战力迷之自信。比如对西夏,就因为西夏国王改称天子,宋军就开始出兵打西夏了——这事儿在古代算是西夏挑战宋朝的道统,很严重,虽然其实就是换了个名字。以宋朝厢军那样的水平,在宋夏战争当中当然是打不出来什么名堂的,实际上还是一种“送人头”现象。

好在宋仁宗对自己的认识还是比较深刻的:打架我是不行的,但是抢钱我很在行。所以宋夏战争开战后宋仁宗第一件事不是调兵遣将,而是跑去疯狂印钞票,这一印,就是30万贯钱。1贯钱的话,在宋朝相当于1000文铜钱,或者1两银子。30万贯就是30万两银子了。不过宋仁宗并没有银子做这30万贯的准备金,而是仅仅打开了印钞机。

所以这30万贯交子,就是宋仁宗拿去准备直接对西夏搞经济掠夺的。为了防止这种“假钞”流入宋朝境内作乱,他还专门在假钞上面做了标记,宋朝人都会拒绝接受这种“假钞”。然后,宋仁宗就把这一堆没有炮火的子弹全部发放给了宋朝的边军。宋朝边军接下来的操作自然就是拿着交子“买买买”了。

这么高明的操作,刚刚从部落时代结束的西夏根本就没听说过。实际上他们一直在和四川等地的宋朝百姓偷偷摸摸的搞交易,而交易的货币当然就是轻便又靠谱的交子了。因此他们就乐呵呵的拿着自己的牛羊、兽皮、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土特产,换回了30万贯面值的交子——其实也就是废纸。

估计那时候人也不会拿这个玩意儿当卫生纸吧!等到30万贯的交子花完之后,西夏人拿着这些交子去老百姓的手上买东西的时候,他们傻眼了:同样是花花绿绿的纸条,宋朝老百姓居然不认他们手上这些花花绿绿的纸条!在经过一番极为复杂的思考之后,他们发现自己被骗了。

当然,他们并不把这当作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正如同宋朝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于搞钱一样,西夏人也非常的清楚自己的优势在于战争。所以他们当然不会跑去跟宋朝人讲道理:为啥你给我发假钞呢?相反,他们直接简单粗暴的将边境上的宋朝老百姓劫掠一空,这大约也为他们带来了几十万的收入。

不过,30万的假钞还是给西夏带来了极为可怕的经济危机,一下子使得西夏市场上“尺布至数百钱”,西夏的整个市场都被搞乱了。西夏的损失并不是30万两银子可以计量的。为了弥补这种损失,西夏则在边境上展开了反复的劫掠。所以这场金融战最终变成了互相伤害,为了停止伤害,最后宋朝还是兑换了30万假钞。

对于宋朝强大的经济实力来说,这30万就如同大海里的一滴水,很快又消除了这种假钞带来了的物价上涨。那么,是什么让宋朝在掌握着经济霸权的情况下,在战争上却屡战屡败呢?这其中,第一条原因自然是因为为了保证这种经济繁荣,宋朝不得不搞了“三冗”,而冗兵必然导致军事能力的下降。

大宋的厢军们,本质上都是被社会淘汰掉的流民,宋朝为了不使他们造反,专门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厢军”的职业。如果我们用今天都的眼光来看的话,也可以认为厢军其实就是宋朝的低保人士。他们的工资刚好使得他们不至于饿死,而他们的职业还受到了社会的广泛歧视,所谓“好男不当兵”也。

你怎么能够指望这样一群人去打胜仗呢?那么,这条弊病好不好革除呢?宋朝为啥不革除这些冗兵呢?答案是,革除冗兵与社会的经济利益相抵触。因为宋朝不限制土地兼并,所以宋朝的绝大多数的平民要么地很少,要么根本没有土地。但是宋朝鼓励“创新”,有技能、有头脑、勤劳的人还是可以生存下去的。

但是,厢军不在这几种人的行列当中。他们就是宋朝残酷的经济竞争之下的失败者,这些厢军之所以成为厢军,正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在宋朝生活下去了。厢军,给了他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也给了他们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理由。只要能活着,哪怕很卑微,他们也还是愿意夹着尾巴做人的。

可是一旦裁撤厢军,那么他们就不能做人了,哪怕是一个很卑微的人。那么只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条路可走了。所以宋朝历次改革,都没有真正的动厢军这个“老大难”,因为这是要命的。而宋朝第二条战力弱的原因就在于:宋朝太有钱了。而且他们又特别的善于搞金融战。

太容易花钱买到的东西,就会不珍惜。宋朝随便动一下钱,就能够把敌人搞得大败亏输,他们当然就不会花钱去塑造自己的武力。打仗多麻烦,费时费力,还要流血牺牲。可是动用经济手段却完全就没这么复杂了,而且比较巧合的是,宋朝除了赵匡胤之外,绝大多数皇帝还不懂战争,打一次输一次,搞出心理阴影了。

我们就说宋太宗吧。这位虽然和他哥哥赵匡胤一样对皇位有野心,却完全没有他哥哥那般能征善战。偏偏他还对自己的军事能力特别的自信,于是宋太宗在当了皇帝之后,为了平息各种“烛光斧影”的“谣言”,他就直接带着几十万大军北征了。他希望用自己的战绩告诉天下人,自己也是一个合格的皇帝。

一开始还不错,宋太宗打败了比他还要战五渣的北汉。不过,979年的高梁河之战使得宋太宗前面挣来的面子全弄丢了,他被辽军打败了,然后狼狈骑着一头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小毛驴跑路,在路上还听说了别人想要立赵匡胤的儿子为皇帝,别提有狼狈,从此再也不提北伐的事情了。

那么,辽国为啥没有继续南下,一统中国呢?因为宋太宗回家后拿起了自己最擅长的家伙开始招呼契丹人。他下令,严厉禁止北宋边境的人民与辽国交易,有敢违背的人直接拿去砍脑袋。这一招比他那一百万不成器的厢军靠谱多了,辽军还没有来得及南侵,自己先爆发了经济危机。

实际上当时的辽国也没有强大到真的可以灭掉北宋的地步,因为北宋其实是有打仗的潜力的(手里有钱,就能动员战争),但是他们过好日子太舒服了,并不想跟辽国人拼命。可是如果辽国人想要他们的命,他们拼命起来还是很可怕的。这一点后面的金兀术就体会到了。这也形成了后来别国打仗抢钱,宋国打仗砸钱的基本格局。

毕竟,打仗是打不赢的,砸钱却能砸赢别人,何必再去找人打仗拼命呢?那么,为什么这么有钱的宋朝最终还是走向了衰败呢?为什么宋朝的变法最终都失败了呢?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