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宋代,在十二个时辰中品味宋人的精致生活

时间:2020-11-20 22:23:08 来源:互联网 热度: 作者: 佚名

鲁网11月20日讯 如果说,要在中国的历史上选一个最具风雅、最懂风情、最为风流、最有风采的朝代,宋代定然能当之无愧、高居榜首。

宋人的风流、雅致是浸润到骨子里的,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人人举手投足间,皆可见风韵流转。

最近淘到一本书《道是风雅却寻常:宋人十二时辰》,这本书带领着我走进“风雅之宋”,在“十二时辰”中, 如宋人一般,体验“香球熏被”“全民簪花”“含香奏对”“雅歌投壶”“点茶画汤”“红袖添香”等风雅之事。

清院本《清明上河图》局部

本书名为“宋人十二时辰”,但由于“子时”多数人都在梦乡之中,故而书中描述的内容实际为“十一时辰”。

丑时(1点-3点):四更晨钟鸣,行者报晓声

此时为“四更天”,这个时刻本来应是人们睡得正熟的时分,可是据宋人吴自牧所著的《梦粱录》记载,山寺道观的修道之人已然起床,或打着铁板,或敲着木鱼,行走在大街小巷,为睡梦中的人们“报晓”。

报晓声可以认为是最早的“天气状况推送”,报晓的行者头陀十分辛苦,不管春夏秋冬、四时寒暑、风霜雨雪,都不敢缺席不报。报晓者没有薪酬,只是在每月的初一、十五,以及逢年过节时,挨门延户乞讨一点斋粮。

这样苦累的差事做到风雨无阻、全年无休,也算是出家人的一种修行方式吧。

寅时(3点-5点):半卷流苏帐,晓添龙麝香

焚香,是宋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件美事,居于“四雅(焚香、点茶、挂画、插花)”之首,其地位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宋代的男子与女子一般,对香气也非常迷恋,诸多王公将相、文人名士都爱香如命。

苏轼、欧阳修、蔡襄等人,关于香的逸闻趣事就更是不胜枚举了。比如,苏轼特别爱香,也喜欢把香作为礼物送给自己看重的人。

婉约派的著名词人李清照,出身书香门第,简直无一日可离香。她的诗词中,香出现的频率极高,可见香在她生活中已无处不在。

《全宋词》共收录将近两万首词作,其中,香竟足足出现了六千五百次!不难想象,香在宋代文人的生活中占据了何其重要的位置。

古人生活中,处处离不开香 (图:张旭明)

卯时(5点-7点):

月明立傍御沟桥,弄妆照花前后镜

卯时是古代官署开始办公的时间,所以又称“点卯”。不用上朝的普通官员需要到达官署“打卡”签到;而这个时候,需要上朝的朝官早已抵达宫门之外,等候上殿了。

不用上朝、出门工作的女子,此时便可坐在妆台前,慢慢精心梳妆打扮、整理仪容。不同于唐代女子夸张的化妆手法,宋代女子的妆容崇尚清新淡雅,自然韵致。

宋代女子的发式,既有承袭了晚唐五代奢华、夸张的高髻,又有清雅平易的低调发髻。宋代的那些时尚妆容也赫赫有名:红妆、泪妆、檀晕妆、梅妆、淡妆、佛妆、素妆等。

辰时(7点-9点):

友朋设宴丰乐楼,美食十二配郎酒

此时为“食时”,是古人“朝食”,也就是用早餐的时间。

对于追求生活情趣的宋人来说,美食自然也是这世间绝对不可辜负的美好事物。

当时在汴京的“超豪华饭店”就有七十二家之多,据史书记载,北宋东京汴梁七十二家正店里,规模最大、生意最兴隆的正店为“樊楼”。

其位于东华门外的景明坊,由东、南、西、北、中五座楼宇共同组成,楼宇之间有飞桥栏槛相连,可以供人往来。每座楼高三层,是当时汴京城内最高的酒楼,内里陈设富丽堂皇,极尽奢华之能事。

冯梦龙的《喻世明言》中有一篇故事《赵伯升茶肆遇仁宗》,宋仁宗与苗太监饮酒之处,正是大名鼎鼎、“好不高峻”的樊楼。

传说风流皇帝宋徽宗也曾在樊楼与名妓李师师相会宴饮、把酒言欢。

五代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巳时(9点-11点):十指春风,神乎其技

此时艳阳当空,风清气朗,正是一天中的好时光。

在家中的妇人,这时通常都会拿出针黹,或者刺绣、或者裁缝,这便是“女红”。

虽然在宋朝,商品经济高度发达,做衣有专门的裁缝,还可以提供上门服务,富裕之家甚至专门养着针线活儿出色的绣娘,为家中主人缝制衣裳。

可封建传统礼教中,要求女子嫁作他人妇时,需要具备“德言容功”四种品德,其中,“妇功”便指的是针线活儿。

所以,即使家中有绣娘,宋代的大户人家仍然会请专人教导女儿习学女红。如此,女子在出嫁后,无论是为夫君、子女或是为自己缝制贴身衣物,还是用来打发时光,针线功夫都是必不可少的。

午时(11点-13点):

午枕花前簟欲流,日催红影上帘钩

宋代文人十分注重养生,绝大多数人都有“昼寝”之习。对于文人而言,午睡之后,灵台清明,神清气爽,诗潮澎湃,妙语频现。

按照《皇帝内经》的说法:“阳气尽则卧,阴气尽则寤。”阳气极盛的午时,与阴气极盛的子时一样,正该躺下好好休息。此二时睡觉,谓之“子午觉”。

在古代养生谚语中“三寒两倒七分饱”,其中的“两倒”,便是提倡睡好“子午觉”,如此对于养生极佳。

午时适宜小憩,古人称其为“昼寝”,不宜眠长,睡上一两刻钟即可。

未时(13点-15点):

偷得浮生片刻闲,秋千蹴鞠尚豪华

这时人们午睡醒来,精神正好,恰是应当进行一些文体活动,松乏筋骨的时候。宋人十分青睐蹴鞠、捶丸,还有一些文人士大夫也会在此时挥毫泼墨、写字作画;女子还可荡秋千,或者抚琴,亦添韵致。

如果评选一项宋人最喜爱的体育运动,“蹴鞠”绝对会拔得头筹,宋代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就酷爱蹴鞠,而且是个技艺颇为高超的蹴鞠达人。从开国皇帝到市井小民,人人都爱踢上一脚,称它为“宋代国球”,应当毫无异议。

宋人除了热爱蹴鞠以外,对于秋千也格外青睐。女子荡秋千时高高飞扬,衣带飘飞,颇有几分“神仙之态”,以至于唐代宫中将其称为“半仙戏”,所以这项极具美感的运动尤其得女子青睐。

明 仇英 《蹴踘侍女图》

申时(15点-17点):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

在官署中累了一天的官员终于回到家中,来到后院,自有心爱的妻子准备好了几样精致的点心,布置好了一桌子茶具,红泥小火炉火势正佳,炉旁的执壶中装了甘甜的山泉水,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自家的官人回来后,为他浓浓地点上一盏茶汤,洗去一日辛劳。

在宋代,仕宦人家不拘男女,或多或少都会点茶,因为这是一门从小就要习学的“必修课”,不过至于点茶功夫高低,那就因人而异了。

宋代点茶不算一件容易的事,毕竟作为“四般闲事”之一,专业度很高,“不许累家”。光是点茶工具就有琳琅满目十数样,不是行家的话,别说操作了,就是准确地认出每件工具的名字都并非易事。

酉时(17点-19点):今夕家宴会,欢乐难具陈

这时夕阳西下,如是夏日,光线正佳,晚霞漫天,风光无限美好;如是冬日,天色渐暗,则开始需要掌灯了。

已经开始“三餐制”的宋人,这时正是晚餐时节,可以宴请三五至交好友,围炉把盏,夜宴清欢。

生活富裕的宋人,不愿意亲自下厨做饭的更是不在少数。就算十指不沾阳春水,不懂宴请流程,甚至不会写请柬、不会布置房舍、不会待人接物,依然可以在家中举办一场风光体面的宴会。

这全都要归功于宋代完善、出色的专业社会服务机构:“专任饮食、请客、宴席之事”的四司六局。如果某家要操持宴会,不管吉宴凶席,只需雇佣专门提供筵席服务的“四司六局”的人员来实施,必定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宋 佚名《春宴图》 局部

戌时(19点-21点):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这时人们晚餐已毕,酒足饭饱,正该出去四处行走、休闲、消食、玩耍。由于宋代取消了宵禁,夜市十分热闹,精彩程度一点儿也不亚于今人。

一年365天,每个夜晚,他们都可以洒脱自在地行走在都城的夜色中,看遍汴河或者西湖上灯红酒绿,欣赏莺歌燕舞、烛影摇红,或者与挚友亲故相约一同去瓦舍勾栏观看百戏,这可是宋代的文艺人士无论男子、女子,都很爱的娱乐休闲项目。如果精神头上佳,宋人完全可以欢乐地玩个通宵。

恐怕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亥时(21点-23点):夜深人定处,沈水卧时烧

此时夜色已浓,若非需要攻书到深夜的士子,也非通宵流连夜市的纨绔子弟,亥时便该上床歇息了,古人认为此时入睡,是最宜养生的。

对于须臾离不得香的宋人而言,睡眠之时,也需妙香相伴。不同场合用的香品,其香气扩散范围都有精准控制。

宫廷之中,空间辽阔,便会用香味浓郁、庄重端肃的“宫中香”;衙门公堂之上,空间比宫殿中要小一点,所以会用香味略浅淡少许的“衙香”;香在卧室床帏之间,那自然要用香气清雅舒缓的“帐中香”。

沉香气味沉稳甜凉,有让人宁神安心之功效,加上鹅梨汁的果香清甜,更加让人心情舒缓、愉悦。以此作为睡前焚熏的“帐中香”,不啻为“助眠神器”。

古法行香:隔火熏香

宋人的日常作息、劳作休闲,看似寻常至极,可是细细品来,桩桩件件,却都有无尽风雅之意。《道是风雅却寻常:宋人十二时辰》以十二时辰为线索,讲述了宋代文人雅士的日常生活,带你穿越宋代,领略宋人的精致生活。

书名:道是风雅却寻常:宋人十二时辰

定价:58.00元